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44章 咒术反噬

    这些天李兆天异常倒霉。

    昨天下车他的衣服被车门夹住,司机踩错油门,他撞碎商铺的玻璃灯箱,身上被碎玻璃划得遍体鳞伤。

    在玛利亚医院缝了五十多针后,回到家里,徒弟们安顿他睡下,半夜他醒了在洗手间滑倒,头撞在墙上,听到巨响和惨叫声,徒弟们冲去一看,发现李兆天倒在地上,头破血流。

    徒弟们再次拨打了急救电话,两名医护人员来了,用担架抬着李兆天往外走,下楼的时候一名医护人员脚下一绊,结果担架掉在了地上,又把李兆天的锁骨摔断。

    然后就是今天,从楼梯上滚下来,可谓厄运不断。

    从急救室被推出来,李兆天的右腿又多了石膏,看到王梓轩从走廊的长椅上站起,李兆天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见王梓轩走进病房,李兆天的两名徒弟额头发汗,转头看向李兆天。

    “你们出去!王大师和我有事商议。”李兆天嗓音沙哑的道。

    待他们出去,王梓轩抬脚勾凳坐下,从床头柜的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聊聊吧,究竟你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我向来奉行人道,如果你不愿意了解人道主义,那就体会惨无人道。”

    “王大师,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李兆天装傻充愣。

    “不作死就不会死!”王梓轩看了眼李兆天高高吊起的右腿。

    李兆天汗毛倒竖,声嘶力竭的飞快辩解道:“王大师,不怪我啊,是那帮老鬼自作主张,我极力劝阻,但他们贪图岩旺的好处,阳奉阴违,背后对你下黑手,这件事跟我没关系啊!”

    “他们是谁,什么好处?”王梓轩面无表情的继续削苹果。

    “很、很多,几乎整个香江的风水师!”李兆天结结巴巴。

    王梓轩眯起眼睛道:“什么好处!”

    “突破定气境!”李兆天脸色发白。

    “岩旺说的可信?”王梓轩冷笑。

    “岩旺送了六颗破障丹,很快香会多出几位定气境。”李兆天苦笑,即便他已经突破定气境也是动心,瓶颈这东西只有体会过才知道其中的无奈和痛苦。

    王梓轩双眼微眯,岩旺身为星相术士虽然不善斗法,但定气巅峰的实力和身份在那里摆着,何况许下如此厚利。

    “你做了什么?”王梓轩将削好的苹果递向李兆天。

    “我没做什么,真的。”李兆天抬手去接,眼珠却是乱转。

    王梓轩将苹果收回,咬了一口,眉头微皱“酸!”随手往身后一抛,进了墙角的垃圾桶。

    给脸不要脸!

    李兆天额头发汗,眼神躲闪。

    “说!”王梓轩手中水果刀一挥。

    李兆天吊着的右腿Dua的声落下,撞在床头栏杆上,他一声惨叫,慌忙道:“岩旺他们逼我,我尝试了一个自创法术,我是敷衍他们啊。”

    “什么法术?”

    “运去英雄不自由!”

    “拿来!”

    “在、在枕头下面!”

    王梓轩掀起枕头,看到一沓纸,拿起翻看,图文并茂。

    运去英雄不自由:将坟头用过的黄表纸剪成人形,一尺长的仙蟾取血在纸人写上诅咒人的生辰八字和名字,而后在百年尸液中浸泡凉干,卷入八根空心蜡烛,申时15点—17点……

    王梓轩若有所思,仙蟾就是壁虎,这种削运诅咒法术他从未见过,更没有听说过,此法成功施展,会给人造成举世皆敌,英雄末路的错觉假象,从而意志消沉,行差踏错自寻死路,但申时施法跟暹罗泰国的降术近似。

    到泰国旅游过的人会发现,每天下午的申时(15点—17点),喜欢穿白色衣服的泰国人会换上黑色或者其它颜色的衣服,即便穿白色衣服也会佩戴佛牌等护符。

    这是因为泰国的众多法师、巫师多在每天的申时下各种降头术,试验各种法术,而这些降头和法术特别容易中穿白色衣服的人,所以去泰国,下午最好不要穿白色衣服出门,免得被空中乱飞的降头和咒语误中,死的冤枉。

    王梓轩抖手几张纸燃烧起来,李兆天眸中寒芒闪动,这可是他的毕生心血。

    鱼死网破?李兆天心中天人交战,身上的煞气悄然升腾,虽然受伤,但他定气境的修为还在。

    “决定要用之前,别忘了咒术反噬!”王梓轩察觉,冷眼看他。

    “咒术反噬?”李兆天悄然酝酿的底牌法术顿时一停。

    王梓轩傲然冷笑:“这法术是拼福运,对付福运浅薄或恶贯满盈之人还行,对我这种福运深厚之人就是找死,如今你几辈子积攒的福运快被你耗光,再继续下去,你会身死魂灭!”

    “啊……”李兆天脸色大变,后果竟然这么严重,他半天才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说呢?”王梓轩似笑非笑。

    李兆天咽了口唾沫:“王大师,我真不想与你为敌,但岩旺说他能帮我延长寿命,我想活下去啊。”

    “他算什么东西,这是一颗延寿金丹,全天下只有我能给你。”王梓轩翻手一颗金球弹出。

    威逼利诱,实力震慑,足够的利益,才能让李兆天拼了老命。

    补天大造?延寿金丹?李兆天紧紧抓住金球,欣喜若狂,但转而又担忧道:“王大师,我不是岩旺的对手,听说他已经定气巅峰了。”

    王梓轩嗤笑一声,傲然的道:“岩旺?他敢来,我就不是削他一条胳膊,而是他的脑袋!”

    李兆天惊呆,岩旺竟然被王梓轩削了一条胳膊,真的假的?

    他猛然想起被王梓轩斩杀的贺国彰,那可是乘气境,不禁心有余悸,庆幸刚才没有出手。

    王梓轩面无表情的又道:“你放心,我对你的会长位置没有兴趣,但我不需要废物,香江多几位定气境也不错,起码多几个选择,如果一群渣渣都解决不了,那可以去死了。”

    李兆天心中凛然,眼中寒芒闪动,不怕被人利用,就怕失去利用价值,绝不能让那几个老鬼突破成功。

    从医院出来,王梓轩上了车,示意杜坤开车。

    如果不是有“李代桃僵”符,他这次兴许真的着了道,不能再增加杀气了,否则无法恢复修为。

    王梓轩掐指寻根,半晌嘴里吐出一句话:“诸事不宜呐。”

    “师兄,咱们回家么?”杜坤问道。

    “命由天定,运由己生,脚下的路还是要自己走的。”王梓轩悠悠的道。

    香江很快会沦为角斗场,要不胜者为王,要不身死魂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