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41章 字字诛心

    王梓轩掐指推算,心中凛然,竟然算不出,果然有人在扰乱天机。

    幸亏他有备而来,王梓轩幽幽的道:“这位先生,你姓名报的不对,你叫史尚飞才对!”

    “你怎么会知道?”常营脸色大变,如同见鬼一般。

    王梓轩抬手掐算着,逐字逐句道:“你家住台北西门町,家里有一位姐姐,你身上还背着人命官司,十年前一尸两命的案子,悬赏花红至今还未撤下!”

    常营嘴角哆嗦着,从身后猛然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左手紧紧抓住胸口的护符挂坠,面露狰狞。

    刘玉莹一声尖叫,刘父脸色大变,从皮护中抽出一把大菜刀:“苍蝇!你要干什吗?!把刀放下!”

    王梓轩淡然道:“我还知道,今日你认罪伏法,诚心悔过,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今日你便会横尸街头!”

    横尸街头?常营手中的西瓜刀当啷一声掉落,瘫坐地上。

    “王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父面色紧张的道,之前他还对王梓轩的话将信将疑,但常营的过激反应令他信了王梓轩能掐会算,不知不觉改了称呼。

    王梓轩幽幽道:“这位史先生,十年前非礼一位孕妇,造成孕妇流产血崩而死,一尸两命,当时轰动一时,你们可以查找当时的报纸,他偷渡来香江隐姓埋名,靠走私发家,多年逍遥法外令他心生侥幸,期间恶杏难改又祸害了不少女子,干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天理昭彰,今日报应到了!”

    常营抖如筛糠,额头发汗:“王大师,我有眼无珠,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谁让你来的?”王梓轩沉声喝道。

    “是、是李首富的御用风水大师,李俊禅,他说我娶了刘玉莹会发福发富旺三代,你相信我啊!”常营磕头如捣蒜。

    “李俊禅?师兄,是你那个手下败将,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我去找他算账。”杜坤脸色难看。

    “胡闹!”王梓轩瞪他一眼。

    之前吃了那么大的亏,李俊禅这老小子呕血三升,不搞点破坏就怪了,多个冤家多堵墙,看来与他的矛盾还是尽快处理的好。

    房门被当当敲响,刘玉莹战战兢兢地转身去开门,却见是两名警察:“阿Sir……”

    “常营在这里嘛,有桩案子,要他跟我们回警署协助调查。”两名警察嘴上说协助调查,手铐已经亮了出来,一副拿人的架势。

    “在,他在里面!”刘玉莹赶忙让道。

    坐在地上的常营寒芒闪动,右手又抓起西瓜刀,用力攥紧,眼中凶芒闪烁,看得刘家人本能退后,两名警察面容冷峻的掏出配枪。

    王梓轩幽幽的道:“认罪伏法,诚心悔过,你还有一线生机。”

    “这是为什么啊!我已经收手了,我现在想做个好人啊!”常营一脸疯狂的道。

    “因为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王梓轩沉声道,左手隐晦的抬了起来,他身上的杀气四溢,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瞬间降了下去。

    此时常营的头部,正透过窗户,出现对面楼顶狙击枪在瞄准镜中,看到王梓轩的手势,飞虎队狙击手的指头一下扣到了扳机上。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王梓轩向来不会掉以轻心,方大师等人也分别被他指派在附近做法事,无形当中组成了一个包围网,但可惜只是一个护符挂坠,常营背后的李俊禅并未出现,所以他决定收网。

    常营头皮发麻,他感到王梓轩并不是在恫吓他,死神即将来临,他动也不敢动一下,任由两名警察为他戴上手铐,将他架起拖走。

    杜坤上前扯下常营脖颈上的挂坠,转身呈给王梓轩。

    王梓轩打量手中护符挂坠,其中镶嵌的一张叠成八卦状的蓝色符纸嘴角微扬。

    他心思百转,取出厚厚两沓钞票放在桌上:“刘先生,这是二十万的彩礼!”

    “这么多?”刘家人看着桌上的二十万现金钞票,眼睛一亮。

    “你们可以数数。”王梓轩微微一笑。

    “那阿莹今后就跟阿坤了,我不识数,阿莹,你快帮阿爸数数。”刘父激动的道。

    一下看到这么多钱,刘玉莹也有些激动,应了一声,拿起钱认真数了起来。

    王梓轩打量一眼笑道:“傻丫头,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刘玉莹身体一颤,笑容僵在脸上,默默将钱放到桌上。

    是啊,这些是父亲卖她的钱!以前总说她是赔钱货,今天终于将她给卖了!

    喜形于色的刘家夫妇笑容也僵在脸上,王梓轩的话可谓字字诛心。

    刘父脸上难看:“王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梓轩淡然一笑:“请原谅我忠言逆耳,刘先生,索要高额彩礼,这样真的好么,与卖掉阿莹有何区别,你考虑过她的感受么?考虑过她日后的生活么?”

    刘母眼圈发红,当年就是因为娘家的高额彩礼,在婆家不知受了多少委屈,刘玉莹也越发感觉心里委屈,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杜坤想要去宽慰,被王梓轩瞪住,垂下头不吭声。

    感觉房间里的氛围太压抑了,刘父脸红一阵白一阵:“那、那你想怎么样?”

    他认为王梓轩目的是为了降低彩礼,心里满是不快。

    王梓轩语重心长的道:“刘先生,事情其实可以皆大欢喜的,你们考虑过给阿莹嫁妆么?”

    刘父脸色一变:“还要嫁妆?”这得寸进尺了?!

    王梓轩微微一笑:

    “人生一世掐指算,难活三万六千天。家有金钱千万贯,死后带不走半文钱!”

    “你们就阿莹这么一个女儿,将来还不是要留给阿莹,早给晚给都是给,何必为了身外之物闹到损害亲情?”

    刘父眼珠乱转,斜眼看妻女的样子,他咬牙嘴硬道:“谁说没准备嫁妆!我已经给阿莹准备了!”

    他想先糊弄过去,到时候随便包点钱就是,谁还能怎么着他?

    “啊?”刘家母女悲戚顿止。

    王梓轩看刘父一眼,抚掌笑:“好!刘先生爽快,今天我话放这里,刘先生无论出多少嫁妆,我为我师弟阿坤出二十倍礼金!”

    “二十倍!?”刘父一下被刚住:“王大师你有那么多钱?”

    王梓轩似笑非笑,伸手将桌上的二十万拿起,又揣回了衣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