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38章 死亡诅咒

    “谢老板一番心意,盛情难却,阿敏,收下吧。”王梓轩淡然道。

    甄慧敏颔首点头,双手将巨额支票接过去。

    “王太真是靓丽,与王大师郎才女貌,这是贱内,犬子与小女,还不见过王大师!”谢老板将姿态放的极低,向王梓轩介绍他的家人。

    王梓轩微笑颔首,心知眼前的这位谢老板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王梓轩打量一眼满面憔悴的谢家公子,也为谢老板介绍众人。

    果然,谢老板看了眼长子,又道:“王大师,可否帮个忙,我这犬子在华盛顿留学,惹了祸事,可否为他化灾。”

    “哦?谢公子出了什么事,说说经过。”王梓轩仔细打量谢公子,对方颤颤巍巍,面色苍白,一脸病容。

    王梓轩心道,钱不是好拿的,就知不可能这么容易拿出千万重金答谢。

    谢公子一脸恐惧的道:“王大师,学校假期,我去同学家玩的时候路过阿灵顿公墓,遇到一名黑衣番婆,跟她吵了一架,她拿腥臭的黄色粉末撒在我们脸上。”

    “当时她恶狠狠地我们说:‘你们被我死亡诅咒了,回去等死吧,谁都治不好你们!’我们没当回事,回到学校我的同学就病了,他被送到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病,最后、最后他就死了。”

    “这是口无遮拦,招惹到西方巫婆……”黄吉小声窃窃私语。

    众人也是点头认同,方大师回头瞪他一眼,黄吉赶忙缩头禁声。

    谢家人脸色难看,谢老板的太太哀求道:“王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花多少钱我们都愿意。”

    王梓轩微笑摆手:“谢太不必担心,方大师,你为谢公子看一下!”

    “将左手给我。”方大师点头道。

    谢公子依言照办,伸出左手,方大师为他切脉,众人都看向他,只见方大师沉吟良久,摇头道:“只是身体有些虚弱,不是中毒,看他额面,也不像是诅咒,你们也都看看。”

    这可是露脸的机会,黄吉凑过去,众人知他修为高,也没跟他争。

    只见他跳到椅子上翻看谢公子的眼皮,又让他张嘴看他舌苔,面色凝重的摇头:“不是蛊术或降术。”

    杜坤右手拍在谢公子肩头,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半晌,一脸疑惑的睁眼道:“不是鬼魅作祟。”

    一干风水师各式手段上前尝试,最终皆是摇头。

    谢家人脸色越加难看,这是没治了?众人皆转头看向含笑不语的王梓轩。

    王梓轩问道:“谢公子,你和你的同学在出现症状前三五天有没有去过哪,住过酒店,受过惊吓或者缺失记忆?出现状况前,你们有没有配置什么家具,娃娃,壁画,或是古董?”

    谢公子想了想,肯定的道:“没有!”

    王梓轩沉吟:“谢老板,事后你们没找那番婆?”

    称雄濠江二十年,一代赌王的谢家可不是简单家族,如今的何家都不敢怠慢,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谢老板凝重道:“不瞒王大师,得知事情我们立刻派人过去,打听到是诅咒,重金找到这个巫婆,威逼利诱下让她说出了诅咒的方法,她说那粉末里有七鳃鳗卵,会在肚里生出七鳃鳗,血肉会被七鳃鳗吞噬殆尽死去,结果犬子那同学真的死了。”

    “七鳃鳗?”众人疑惑。

    谢老板取出一沓照片递给王梓轩。

    王梓轩示意方大师看一下,众人探头张望,皆是大惊失色,感觉头皮发麻。

    只见彩色照片上的嘴就像筒状的马桶吸,吸盘里一颗颗尖锐黄牙,如漩涡般一圈圈排列,而且不仅口腔内长满牙齿,就连舌头上也长着如牙刷般细密的小尖牙。

    “这是什么鬼东西,这么吓人!”周小寒吓得直拍胸口,甄母和张太看了一眼就不看了,甄慧敏抱住王梓轩胳膊。

    “老弟,西方巫术跟我们不一个路数,还是你出手吧。”方大师苦笑道,这鬼东西他也没见过。

    王梓轩微微一笑:“谢老板,你们先出去,我准备些东西,五分钟后再进来。”

    “好的,多谢王大师。”谢老板笑道。

    方大师他们正聚精会神,想看看王梓轩用什么办法,却听他道:“你们也出去等候。”

    众人面面相觑,只好也起身出去。

    待所有人出门,王梓轩不着急不着慌的拿着一个海碗到包房的洗手间,他塞上洗手池,拿着香皂开始洗手,洗干净后,盛了一大碗吸洗手水出来。

    王梓轩又拿起味精调理盒撒了些味精在里面,各种调理再都来一点,用筷子搅拌,又在海鲜菜盘中挑了几条生鲜小鱼用餐巾纸包起。

    五分钟一到,房门便被敲响,王梓轩朗声道:“进来!”

    众人一窝蜂进来,周小寒迫不及待四处张望,一眼看到餐桌上的一大碗,白色混浆浆的水,好奇跑过去打量。

    王梓轩当众取了张红色符纸,抖手自燃,围着碗边转了一圈丢在碗里道:“将它全部喝掉!”

    谢公子不用劝说,赶忙双手捧起海碗咕咚咚喝下去。

    “这就好了!”谢老板问道,方大师众人也看向王梓轩。

    “去洗手间!吐出来就好了!”

    洗手间?众人面面相觑。

    谢公子一听“洗手间”三个字,恶心感顿时反涌上来,飞奔向洗手间,王梓轩也起身过去。

    “你们出去,别沾染到污秽之气。”王梓轩挥手。

    想挤进去观望的众人赶忙停下脚步,谁也不想遭罪,王梓轩进去用餐巾纸捂着鼻子探头张望,谢公子隔夜饭都吐出去了。

    王梓轩拍打谢公子后背:“没事吧。”

    “王大师!”谢公子扭头挤出一丝苦笑。

    王梓轩微笑点头,另一只手的餐巾纸一抖,包裹其中的几条生鲜小鱼掉落便池。

    谢公子不经意的转回头,一下看到了呕吐物中的小鱼,登时睁大了眼睛,惊叫道:“大师,你快看,吐出来了!”

    “嗯!”王梓轩点头,将餐巾纸扔进便池,一拉抽水马桶。

    众人跑过来探头观瞧,正听见抽水马桶的声音,却只看到清洁溜溜的便池。

    “没看到,好可惜!”爬到金天命脖颈上的黄吉遗憾的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