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37章 千万重酬

    “多谢师兄!终于可以放心开车了。”杜坤顿时喜笑颜开,抱住王梓轩又蹦又跳。

    “滚蛋!”王梓轩笑骂,卷他一脚,杜坤依然嬉皮笑脸的围前围后。

    中午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甄慧敏与王梓轩夫妻陪甄母聊了一会,回房间休息。

    “我回来啦!啊,阿哥回来啦!”周小寒放学回来,一进门就叫嚷。

    王梓轩刚伸进睡袍,摸上甄慧敏的大腿,下一刻房门被推开,周小寒飞扑上来,压到他身上。

    “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胡闹,快起来!”王梓轩哭笑不得。

    “人家想你嘛,就抱一会!”周小寒紧紧抱着王梓轩不撒手。

    甄慧敏笑着起身去拿周小寒的礼物。

    “阿哥,下次带上我好不好?”周小寒拱了拱撒娇道。

    “听话我会考虑!”王梓轩道。

    “说话算数!”周小寒一下坐起。

    “小寒,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王梓轩正色道。

    “什么事?阿哥,你相信我,密斯刘对我有成见,我那是好心!”周小寒赶忙辩解。

    “密斯刘?”王梓轩幽幽的道。

    “啊,你们出门的时候,密斯刘来家访。”周小寒憋着嘴,眼珠乱转,一副心虚模样。

    王梓轩嘴角抽搐:“然后呢?”

    好好的,密斯刘怎么可能家访。

    周小寒低着头道:“阿母留他吃饭,那天楼下阿婆带涛仔来玩,也留下吃饭,涛仔那个臭小鬼在密斯刘椅子上放图钉,还向我扮鬼脸!”

    “然后呢!”王梓轩双眼微眯。

    周小寒挠脸:“密斯刘被扎到怎么办?我就好心,将椅子挪开了……”

    王梓轩面无表情看她,心里哭笑不得,他脑海里都能想象到当时密斯刘一屁股坐空的情景。

    见王梓轩不说话,周小寒愈加局促不安:“阿哥,你相信我,密斯刘那么凶,他发火起来,桌子都有可能拍烂,我哪敢得罪他啊。”

    王梓轩问道:“我相信你,密斯刘为什么过来?”

    周小寒黯然的道:“他要退休回伯明翰,下学期由密斯陈来管我们,他希望我做个淑女!”

    “小寒,密斯刘虽然严厉,但是在为你好,师生一场,好好珍惜,明天带一份礼物给他。”王梓轩摸着小寒的头发道。

    “知道了,阿哥,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周小寒问道。

    “我在暹罗泰国找到了你母亲,她已经去世,我打算挑选一块墓地,为她安葬。”王梓轩道。

    “我妈妈?”周小寒惊呆。

    王梓轩点头。

    “阿哥,我妈妈长什么样子?”周小寒扑到王梓轩怀里问道。

    “和小寒你长得很像。”王梓轩轻轻拍打周小寒的肩膀。

    “那我的爸爸呢?”周小寒问。

    “没有找到。”王梓轩摇头。

    事实上小寒的亲生父亲是谁她的母亲可能都不知道,但杜坤凭借傩术通灵却找到了,王梓轩也知道是谁,但他宁愿周小寒不知道。

    “阿哥,你不要离开我。”周小寒哭着道。

    王梓轩宽慰道:“傻丫头,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甄慧敏拎着一个纸袋回来,看到兄妹如此温馨场面,微笑坐到床头。

    只听王梓轩继续道:“……吃了我这么多粮食,给我闯了那么多祸,以后怎么也要卖个好价钱。”

    噗嗤一声,甄慧敏掩嘴笑出声。

    “阿哥,你大坏蛋!咬你哦!”周小寒顿时起身,咬牙切齿的道。

    甄慧敏掩嘴笑:“咯咯,小寒,这是给你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阿嫂,我爱你!”周小寒抱住甄慧敏叫嚷,在她脸上吧唧一口,拎着一袋礼物飞快跑去自己房间。

    “老公,小寒母亲的事和她说了。”甄慧敏问道。

    王梓轩点头。

    “老公,你的身世呢?”甄慧敏好奇道。

    “我的身世?”王梓轩愣怔了一下,微微一笑:“找不到,也不想找。”

    王梓轩不想与自己的亲人太多瓜葛,前世就伤透了心,这辈子也看淡了。

    “对不起老公,不该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甄慧敏抱住王梓轩道。

    “傻瓜,你们就是我的亲人,已经足够了。”王梓轩在甄慧敏额头轻轻一吻,柔声说道。

    傍晚,王梓轩一家,乘车去富丽华酒店吃饭。

    富丽华酒店位处于中环干诺道中1号,1973年正式开幕,曾经是一间显赫一时的酒店。

    值得一提的是,酒店的顶层设有香江第一间旋转餐厅。

    方大师一家人、张太一家人、刘大律师一家人和九龙风水堂全员参加,豪华包房,席开三围。

    甄慧敏分发礼物,瑞士指甲刀和一块瑞士手表,众人兴高采烈喊大嫂。

    在座大多风水师,能言会道,极会捧人,王梓轩即便定力极好,也被吹捧的心情愉悦。

    黄吉也被方大师破例叫了过来,只是坐在最下手,不过也得了一份礼物,喜形于色。

    张太心情极佳,最先举杯向王梓轩敬酒,她已经知道王梓轩除去贺国彰,可以说为她丈夫张大师报了仇,更为她张家去了心头大患。

    众人正向王梓轩敬酒,包房的门被敲响。

    富丽华酒店的谢老板带着家人亲自拜访。

    谢老板一进门便抱拳拱手:“王大师,诸位请多包涵,不知王大师在我谢家小点用餐,这顿饭无论如何也要我请,今后大师在我谢家酒店,无论用餐还是住宿,一律免单。”

    谢老板是上一代濠江赌王谢老榕的后人,如今濠江赌王已经是何家,而这家富丽华酒店便是谢家产业。

    之前何家将灭门八仙饭店的两名术士交给谢家处置,谢家才知道两人是当年害死谢老榕的凶手,谢老板原本要登门拜谢,但听说他出门,今天得知王梓轩在酒店用餐,特意带家人过来。

    张达容等人面面相觑,王大师好大的面子,以后来吃饭住宿都不用花钱了?谢家可是香江十大老牌家族之一。

    王梓轩淡然颔首:“谢先生客气了。”

    谢老板仔细打量一眼坐在最上首,俊美异常的年轻人,如此年纪就能受到方大师这些年过半百的风水师拥戴,一定是有真本事的。

    “这是我谢家一点心意,还请王大师一定笑纳。”他说着取出一张千万港元的汇丰支票。

    众人都是眼利,看清上面的一串零,心中不禁震惊,竟然如此巨额支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