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29章 杀劫未了

    昏暗的地牢里隐隐回荡着惨叫声,充斥着霉味和血腥的气息,王梓轩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间空旷的刑房。

    这间刑房里四周都是布满铁锈的墙壁,没有门窗,而墙上罗列着各样刑具,林林种种,脚下灼热的火炉中,插着的烙铁已经烧的发红。

    目光还不及清澈,王梓轩的身上便传来了剧痛,尤其是背后。

    王梓轩本能的扭动挣扎,但却无法做到,这才发现他的双脚下吊着两个沉重的铁球,而冰冷的铁链碰撞声也提醒他如今正被吊在这间刑房中央。

    身体因为挣扎微微的轻晃,受伤的背后因为吊绑着双手,如今牵扯更疼。

    他勉力掐指推算,心中却是一惊。

    推算的结果是,杀劫未了,前途未卜!

    这次命悬一线,就是急功近利的代价,王梓轩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因为他很想知道飞快提升修为的代价。

    垂吊的手臂越加麻木,时间一点点流逝,王梓轩再次陷入昏迷。

    “哗!”

    一瓢冷水从头浇下来,让昏迷的王梓轩一下子惊醒,他的视线渐渐清晰。

    “王大师,你醒了?”

    轮椅当中,一名身穿缅军装,中将军衔,嘴唇苍白,面无血色的中年男人,嘴角带笑,眸光却异常锐利。

    “你好。”王梓轩嗓音沙哑的道,脸上淡然微笑。

    男人正是中将苏颜。

    他双眼微眯着,上下打量着王梓轩,原本他还想整套刑具用上一遍,但他此时心中感觉落了下成,如此还能从容不迫,这份气魄就令人心折。

    “王大师英雄了得,斩杀107人,重伤207人,轻伤309人,令人心生敬佩!”

    王梓轩淡然的道:“自卫而已,杀人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苏颜双手交叉道:“做个交易怎么样,向我宣誓效忠,我会给你荣华富贵,否则我只好将你交给岩旺特派员,他正在外面四处找你,如今你的尸体已经价值五百万缅币!”

    “还没有请教?”王梓轩微微一笑。

    他在这位将军眼中看到了勃勃野心,冒险救他出来,怎么可能为区区一笔钱。

    “苏颜!”

    王梓轩沙哑道:“苏颜将军,我是风水大师!”

    “你想说什么!”苏颜中将双眼微眯。

    王梓轩嗓音沙哑的道:“如果我真对你宣誓效忠,你会遭受灭顶之灾,很多人会对你杀之后快。”

    “哦?你知我知,我们不说出去,谁会知道?”苏颜中将面无表情。

    “举头三尺有神明,可以瞒得了常人,但瞒不过修行者。”王梓轩摇头。

    “可惜我一番诚意,刚下手术台就过来见你。”苏颜中将冷笑,看了眼烧红的烙铁,低声道:“来人!”

    一侧墙壁角门升起,一名黝黑的赤膊大汉进来,谦卑向苏颜中将行礼。

    “犯人冷了,为他暖暖。”苏颜将军淡淡的道。

    “遵命将军!”赤膊大汉应命,冷笑拿起通红的烙铁就朝着王梓轩的胸口烙去,面目在火盆的映射下显得分外狰狞。

    “若敢动我,你就死定了!”王梓轩看向凶煞汉子。

    “现在还嚣张,那我就先毁了你这张脸蛋!”行刑的赤膊汉子露出嘲讽的笑意。

    王梓轩星眸一寒,抛出一句话:

    “苏颜将军如此胸襟,日后如何成为九五至尊?”

    “慢!”苏颜中将忙出声阻止,抬手牵扯了伤口,肩膀的军装登时被鲜血浸红。

    赤膊大汉赶忙收手,烙铁近在迟尺,王梓轩能感觉到上面的灼热。

    苏颜嘴角抽搐的看向王梓轩,如果说不出什么,一定让他好看。

    王梓轩莫测高深的道:“你祖上埋骨之地风水很好,面相也是人龙之相,可惜你阳宅的风水太差,否则三年之内,能坐上那个位置。”

    “阳宅?三年之内?”苏颜眸光闪烁,肩膀的伤口崩裂,军装被鲜血大面积染红,他却毫无所觉。

    “阳宅便是你的住宅,天下间,能改你阳宅的人屈指可数,而只有我能帮你!”王梓轩淡然道,话里却透出强大的自信。

    苏颜心砰砰直跳:“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一番话令他的野心越加炙热,看一个人的能力,看他的对手,眼前人的对手可是大魔巴岩旺。

    王梓轩淡然的道:“人的一生充满了选择!这种赌博是理杏的,必然的!人生就是一场赌博!”

    “……”苏颜中将沉吟不语,心中权衡利弊。

    “苏颜将军不必怀疑我的目的,火炮驰援,冒险救我,我王梓轩一生不欠任何人。”王梓轩傲然道。

    苏颜犹豫了一下,歉意的道:“这……王大师,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我的手下畏惧你的本事,自作主张,为你服下了化功散,你现在已经修为尽失,你还能改风水么!”

    他目光闪烁,打量着王梓轩脸上的表情。

    苏颜中收服王梓轩,只是想多个幕后教习,为他培养修行者手下,没想到会有意外收获。

    王梓轩心中凛然,感觉自身,心里不禁暗出一口长气,他的修为只是被药力封在丹田难以调动而已,并未真正毁去,桑冲秘术还可以施展,而且他知道办法解除这种化功散毒素,虽然有些麻烦。

    他脸上先是震惊,而后便处之泰然,笑道:“天意难违,失去修为也好,少了厮杀灾劫,可以安心修行,不过风水术不妨事的。”

    “王大师真乃大师胸怀,还愣着干什么,快放大师下来送去治伤!”苏颜中将吹捧一句,和颜悦色的命令行刑的汉子。

    失去可怕修为的王梓轩更好控制,他也收起许多提防戒备。

    赤膊汉子不敢怠慢,赶忙为王梓轩松开铁链禁锢,脸色尴尬的道:“先生,进来这里的犯人先要挨上一顿皮鞭……”

    五名在外守候的白褂军医很快进来,将王梓轩放上担架,推着轮椅上就要出去。

    转眼王梓轩从阶下囚逆袭,摇身一变成为了缅甸将军的座上客。

    轮椅上的苏颜中将递给副官一个眼神,后者掏出腰间的消音手枪,一声枪响,行刑的赤膊汉子脑后血花喷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