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24章 杏花离殇

    “这位大师,我们无心冒犯!”大魔巴岩旺嘴上示弱,眼珠乱转思考对策。

    “如果你是我,会怎么做?”王梓轩极力克制着心中杀意,修为进境太快带来弊端,心境难以跟上,刚才被打搅,差点害他走火入魔。

    “所有人自断一根手指,向这位大师赔罪!”

    众人面面相觑,只见岩旺将左手小指往下一掰,嘎巴一声脆响。

    闷哼声此起彼伏,很快跟随岩旺过来的修行者们都自行掰断了小指。

    僧侣与比丘尼们却是不动。

    阿瑟拉禅师抬手,让搀扶他的弟子后退,缓缓踏出一步。

    缠身的降红袈裟无风自动,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一般,他缓缓向王梓轩推出气势惊人的一掌。

    “僧人就不必了,我与一位高僧有旧!”王梓轩大度的向阿瑟拉禅师一挥手。

    精武定气指!

    阿瑟拉禅师身体微微一颤,踉跄退后一步,他身后的两名弟子忙来搀扶,他颤颤巍巍的站好,面无表情的深深看了王梓轩一眼,双手合十行礼,被搀扶着离开。

    大魔巴岩旺悄悄握紧的拳头松开。

    身缠粉色僧袍的证慧法师挥手,一名中年比丘尼跪在地上,她坐在其背后,接过一把造型特异的缅甸竖琴。

    缅甸的比丘尼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比丘尼,清一色的粉色僧袍让她们显得煞是妩媚动人。

    “我不喜欢打女人,你们也走吧。”王梓轩打量一眼身姿妙曼的绝色尼姑,指着她道。

    证慧法师不为所动,撩动琴弦,空灵的声音一起,周围环境瞬息一变。

    众人置身初绿的草原上,粉红或雪白的杏花,惊艳盛开,绵延无尽头,形成一个花的海洋,一个迷人的仙境,既有大气磅礴的场面,又有形单影只的妩媚,令人陶醉其中。

    却随着王梓轩的这一指,嘭的一声,琴弦崩断,幻境消失。

    证慧法师脸色微变,躬身施礼,头也不回的带着一群身缠粉衣的比丘尼们离开。

    转眼缅国的修行者走了一半。

    大魔巴岩旺额头见汗,不能再等下去,他刚要拼死反扑,却见王梓轩在他肩膀一拍。

    “这次就放过你了,以免有人说我以大欺小!”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多谢大师!”大魔巴岩旺喜形于色。

    却听王梓轩又道:“但你中了我的‘七日半步颠,顾名思义,七日之内绝不能走半步路,否则会尿血阳痿,血管爆裂而死。”

    大魔巴岩旺面色如土。

    “将你的人全部带走!”王梓轩冷声说道。

    大魔巴岩旺示意手,两名巫师壮着胆子去抱起两名女巫的尸体。

    他回头乞求,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顺着手下的目光回头看去,发现王梓轩不知何时又坐回之前的山丘间。

    乘气境果然可怕!

    一干大鲁士看着大魔巴岩旺带着众人离开。

    后者一蹦一跳的走路,忽然脚下失误,一声惨叫扑跌,看得他们不禁发笑。

    暹罗修行者谈之色变的缅甸大魔巴活阎王竟然也有今天!

    阿赞颂却没有笑,他心中遗憾,如果能趁机将这些人铲除,那么对暹罗将极为有利,可惜王大师太聪明,不愿被人当刀使。

    看了一眼继续修行的王梓轩,他让其他大鲁士救起特遣队员,得知20个人只剩下3人,即便阿赞颂也怒气腾腾。

    “王大师,你不该这么轻易放他们离开!”阿赞颂沉声道。

    “颂国师,你不该泄露行藏将他们引来!”王梓轩淡然道。

    “我!……”阿赞颂脸色微变,试图辩解。

    “出家人不打诳语!”王梓轩闭着双眼道。

    “……,王大师,抱歉了,我处在暹罗国师这个位置上,周国强敌于侧,还请体谅我的苦衷。”国师阿赞颂沉吟了下,诚恳施礼道。

    “没有下一次!”王梓轩冷哼道。

    “我保证!”阿赞颂心里发苦,这次将王大师得罪了,这些牺牲的队员岂不是也要背在他的头上?

    “颂长老,那个人也死了!”一名大鲁士领着一具尸体。

    “好生保管,带回去!”阿赞颂看一眼王后吉丽贴身护卫的尸体,面无表情的道。

    泰王交代的任务总算完成,但愿王后吉丽可以死心,了却了这段孽缘。

    阿赞颂也心有余悸,他只想将大魔巴岩旺引来,让王梓轩收拾,没成想对方狡猾如狐,竟然发动整个缅甸修行界来对付他,如果不是王梓轩出手,此时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山丘树林中,缅国的修行者们重新聚到一起。

    “证慧法师,你当时为什么收手!你的‘杏花离殇’都未弹奏!休想让我为你劝说乃安提高比丘尼的地位!”大魔巴一蹦一跳的来到证慧法师面前。

    “贫尼尽力了,这位大师不惧迷幻,被他一指破掉!”证慧法师苦笑摇头。

    “真的?”岩旺将信将疑。

    “大魔巴这是怎么了?”证慧法师打量岩旺,岔开话题道。

    “我中了他的七日半步癫,七日之内不能走路!”岩旺脸色羞恼,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怎么从未听说过这种法术?”证慧法师疑惑。

    岩旺却没再理她,看向阿瑟拉禅师:“阿瑟拉国师,你身为二级国师,理应为国分忧,为什么不动手?休想让你的弟子昂善接替你的国师位置!”

    阿瑟拉禅师面无表情的道:“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那里灵气氤氲,显然被他布下阵法,一动手我们皆是凶多吉少,不过……”

    “不过什么?”岩旺脸色阴郁,闻听追问道。

    阿瑟拉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不过,我用秘法看出他的修为,只是定气中期而已,所以才放我们离开!”

    “定气中期!”众人一片哗然。

    “他只是仗着阵法虚张声势,离开阵法,他只是个定气中期,但阿赞颂说他杀过一个乘气境!”岩旺惊疑不定。

    “有可能重伤未愈,所以急于养伤。”阿瑟拉禅师淡然道。

    “那我这‘七日半步癫’也是假的了?”岩旺阴狠道。

    “大魔巴试试就知道了。”阿瑟拉禅师淡淡的道。

    岩旺脸色难看,尝试着迈出一步,没有事情,忽然他有些尿意,闪身去了一棵树后放水。

    鲜红的弧形水线看得他脸色大变,竟然尿血,不禁想起王梓轩之前的话。

    ‘……七日半步颠,顾名思义,七日之内绝不能走半步路,否则尿血阳痿,血管爆裂而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