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20章 直飞帕敢

    曼谷,吉拉达宫。

    王座中的国王郑固拿着镜子,打量长出一丝黑发的鬓角,面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喜色,国师阿赞颂垂手站在下方。

    “国师,这丹药果然神奇,只是一觉醒来,就多了黑发,抑郁心情也好了不少。”

    “陛下,为了争夺这颗补天大造丹,哎……”阿赞颂说到最后,黯然叹息。

    国王郑固非常有钱,是世上最有钱的国王,没有之一,全暹罗的宝石矿都是他的,单此一项每年就无数进账,沙特王室都不及他的一半财富。

    所以想翻倍捞本的阿赞颂夸大其词,将之前死掉数百修行者的事情,说成背后目的是为泰王抢夺一颗延寿丹药,并因此拉人助阵,欠下人情。

    泰王郑固面无表情的道:“辛苦国师了,为了这颗灵丹令你麾下的大鲁士团伤亡惨重,国家会全力支持你重建,你去第三军区找巴甘少将,让他抽调帕莽特遣队,并且全力配合你……将那个人也带去!”

    阿赞颂双手合十应命,低下头掩饰表情,泰王通常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泰王口中的那个人,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与王后吉丽打得火热的贴身护卫,阿赞颂回来才察觉王后吉丽中了诅咒,但这种已经心灵拷问过的诅咒无解,他也只能装作不知,否则泰王一定会被殃及问罪。

    待国师阿赞颂出去殿门,泰王郑固取下脸上的墨镜,摸了摸自己的假眼,喃喃自语道:“原本为会将这颗灵丹送给你的,可你太令我失望了,虽然爱你,但我首先是一名国王!”

    ……

    假礁石下面的王梓轩捂嘴偷笑,心里计算着时间,忽然上面一沉,王梓轩愕然。

    甄慧敏掩嘴窃笑,坐到假礁石上面:“我的王子老公,这块礁石画的很像么。”

    “我的公主老婆,你怎么发现的?”王梓轩问道。

    “别忘了我是一位画家,礁石稍微挪动了位置,而且,我还嗅到了上面纸浆的味道。”甄慧敏掩嘴窃笑。

    “Vivian公主美貌与智慧并重!”王梓轩探头在甄慧敏脸上轻轻一吻。

    “啊?你没在下面?”甄慧敏惊呼捂脸。

    “我就在你身边。”王梓轩是不会出卖自己的,假礁石还有机关小门。

    “你怎么做到的?”甄慧敏难以置信的道。

    “这是忍者的初级遁术,你看!”王梓轩两手撑着黑布向上一档,在夜幕掩护下,身形仿佛消失了一般,不仔细看还真的难以发现。

    “老公,这个你在哪里学到的?”甄慧敏摸了摸黑布。

    “漫画书里。”王梓轩脸带笑意。

    “漫画书?”甄慧敏愕然。

    “细细留心皆学问。”王梓轩点头。

    “你说得惊喜就是这个?”甄慧敏看向假礁石。

    “看那里!”王梓轩抬手朝着海面打个响指,甄慧敏转头看去。

    礼花升空,骤然绽放出灿烂的焰火,夜空中恍然闪亮,一瞬间似白昼,甄慧敏的心情也随着焰火乍然畅快。

    她欣喜的转头,却见王梓轩递给她一个首饰盒:“我的公主,生日快乐!”

    甄慧敏心中瞬间被巨大的幸福感填满:“老公,你没有忘记?”

    “当然,结婚纪念日和你的生日是同一天,怎么会忘记,看看喜不喜欢,我为你挑了一条红宝石项链。”王梓轩嘴角微扬。

    “只要是老公你选的我都喜欢。”甄慧敏扑到王梓轩怀里。

    王梓轩赶忙向身后摆手暗示,不用来打扰。

    趴在一处沙滩上的郑友谊放下望远镜,赶忙手拿对讲机指挥,远处手拿乐器和花篮准备好的乐师和宫女悄悄退了下去。

    月朗星高,烟花烂漫,沙滩上一对情侣拥吻在一起。

    接下来的七天里,两人山顶看日出,海边放烟花,宫殿听音乐,芭提雅逛街,做一些浪漫又平凡的事。

    甄慧敏到哪里都是鲜花笑脸,人们皆是称呼她Vivian公主,她欣的同时,心里愈加惊讶老公的“惊喜”。

    王梓轩特意从香江请来黄乐泰,黎崔明、陈刍强三名摄影师,全程为他们拍照摄影,准备制作结婚纪念相册和录像,也为一年后的婚礼做筹备。

    他结婚时曾向甄慧敏承诺过,过两年再安排一场盛大的婚礼。

    值得一提的是,三人皆是未来的金像奖获得者的金牌摄影师。

    郑家派郑友谊代表,送来了不少礼物,泰王还让人送来三头温驯的大象,其中是一头小象。

    小象在驯兽师的暗示下极为灵杏,见到甄慧敏便跪下扬起鼻子鸣叫,令她欢喜的拉着王梓轩一起为小象洗刷刷。

    作为侍女长的萨莉亚看的心中艳羡不已,她暗自惊叹王梓轩的能量,国王陛下竟然也御赐礼物。

    在暹罗人心目中,泰王郑固就是神灵,说泰王的坏话会被判罪进监狱,看电影的时候都要先起立,看歌颂泰王的公益广告。

    与甄慧敏打过招呼,王梓轩登上劳斯莱斯幻影,出了希望之宫,往清迈方向而去。

    “王大师,可否满意?”车厢里的国师阿赞颂笑着问道。

    泰王郑固爱好很多,其中最热衷摄影与收藏豪车,地下车库里的劳斯莱斯等豪车足有数百台,大多他都没有碰过,国师阿赞颂随便提了一台彰显身份。

    经过这些天的自行调养,他伤势好了许多,而其他大鲁士已经全部恢复。

    “非常不错,烦劳国师了。”王梓轩笑道。

    “王大师,我有些不明白,你怎会与一名寻常女子结婚,她虽然有几分姿色,但皮囊而已,大师对她有些过于看重了。”阿赞颂百思不得其解道。

    “我们相逢于微末,我承诺过一辈子对她好。”王梓轩微微一笑。

    “王大师真乃重情重义之人,不过,我们修行者身心倾注在修行上,修行不会更快么?”阿赞颂夸赞一句,又问道,这才是他真正想问的。

    修行者大多不近女色,但眼前的王大师却另类,修行却不慢。

    王梓轩微微一笑:“国师着相了,修行的法门各有不同,但方向比速度更重要,我主修道家,兼修儒家和释家,兼容并蓄,最重的是修心。”

    “一切法语有帮助就行,能解除心中的烦恼便行,何必追根寻底?”

    “所谓天是棺材盖,地是棺材底,无论闯哪里,都在棺材里!”

    阿赞颂若有所思:“棺材?”

    王梓轩看他一眼说道:“按照释家话讲:身为酒肉皮囊,物为过眼云烟。一生只为轮回,一心向我佛天。人为心念而存。”

    阿赞颂脸色微变,双手合十道:“多谢大师指点。”

    他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王梓轩的话令他有所顿悟。

    劳斯莱斯幻影在街道上缓缓而行,向泰缅边境驶去,四台蒙着帆布的军用卡车跟在后面。

    王梓轩一行人从清迈一处隐秘的空军基地换乘。

    六架UH-1贝尔直升机,直飞缅甸帕敢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