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16章 收服黄吉

    “你就是黄吉?”

    “不是不是,我叫黑吉!我不认识什么黄吉!”侏儒头摇的拨弄鼓一般,矢口否认的滑稽模样惹人发笑。

    “我不喜欢别人骗我!”王梓轩脸色一板。

    “饶命啊,英雄!”侏儒老者身体一抖,咕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

    王梓轩一翻白眼,到果然是个胆小怕事的家伙。

    医院花园长椅上,黄吉竹筒倒豆子,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出来,将自己和李兆天卖了个一干二净。

    当然,话里面黄吉将自己塑造成了受害者,是受到李兆天逼迫才用鬼面桃花蛊降害王梓轩。

    因为想拿回自己的秘籍,才跑来医院找李兆天,试图将他的宝贝秘籍偷回去。

    王梓轩不置可否,掰了一根香蕉给他。

    “谢谢,我最喜欢吃香蕉了,王大师你真是个好人。”黄吉像个小猴,咧嘴感谢道。

    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何必呢,你吃香蕉过敏,会起疱疹,严重时你还会哮喘、荨麻疹,甚至过敏杏休克,你也七八十岁的人了,干嘛活的没有一点尊严。”

    黄吉闻听表情一僵,难以置信看向王梓轩,尴尬笑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风水大师,如果想知道,什么都瞒不了我,只是我一般不算的,因为徒增烦恼。”王梓轩淡然道。

    能成功害到他的人他从不会小看,王梓轩特意调查过这个黄吉。

    黄吉愣了刹那,黯然的坦白道:“我也不想啊,虽然也是观气境巅峰,我一身本事都在姻缘合欢类法术上,但修行者绝大多数都不谈感情不好色,强些的养气境都能欺负我!”

    “我也就能欺负个普通人,但修行界又有规矩,除非被冒犯,否则普通人都不能欺负,你说我不示弱,又能怎么办?”

    “因为鬼面桃花蛊,我元气大伤,寿命大减,不突破境界,我就要死了,我就这张100万港元的支票,都给你,求王大师你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过我吧。”黄吉递出一张支票,咬着手绢,哭得涕泪皆流。

    王梓轩拿过支票打量一眼,递回给他:“这张支票上的签名兆字少了一点,就是一张废纸,兑不出钱的。”

    “啊,怎么会!”黄吉哭声顿止,拿过支票借着阳光仔细看,可不是吗,真的少了一个点,李兆天欺人太甚!

    黄吉眼珠一转,同仇敌忾的道:“王大师,李兆天对你图谋不轨,不能放过他!”

    “怎么,想借刀杀人?”王梓轩似笑非笑的看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心思被看穿,黄吉额头发汗道。

    王梓轩悠悠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贺国彰我也不会杀,他能达到乘气境,可谓一代英才,可惜他坏事做绝,就连亲朋好友也不放过,他不死,会有更多无辜之人受害……”

    黄吉目瞪口呆,心中瀑布汗,王梓轩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贺国彰竟然是乘气境,而王梓轩却说杀了他,那他的实力究竟实有多高,他之前耍弄心机,岂不是在找死?

    “王大师,我错了。”黄吉低头诚恳道歉。

    “你的那本《情蛊》,李兆天已经送给了我。”王梓轩道。

    “什么?”黄吉瞪大了眼睛,转而爱情道:“王大师,你神通无敌,要它无用,可不可以把它还给我?”

    “给你,拿去继续害人?”王梓轩脸色一板。

    “王大师,我是好人的,我从不害人!”黄吉将小胸脯拍的嘭嘭作响。

    “鬼面桃花蛊那混合降,是误会喽?”王梓轩看他道。

    “那、那,我那是被逼的……”黄吉低头,双手对着食指,撇着嘴快要哭出来。

    “我怎么听说你是自告奋勇呢?”

    “呜呜……我错了。”

    “好吧,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去香江九龙风水堂找方大师打三年工,如果你确有痛改前非,心存正念,我会将它还给你!”王梓轩道。

    术无正邪,人分善恶,关键还在如何引导。

    在修行界黄吉可能作用不大,但对普通人的作用可大了去,婚姻感情类的问题,是风水九龙堂的短板,黄吉正好可以弥补这一块。

    而且有他在,王梓轩以后不用担心桃花类的蛊虫降术,更可以帮他研究、排除桑冲秘术的隐患,以免被情.欲影响左右。

    黄吉想了想,忽然哭出来:“大师肯收留感激不尽,但我时日不多了,我元气大伤,寿命大减,可能已经活不过三年了……”

    王梓轩丢他好大白眼,微微沉吟,翻手一颗金球递他:“这是一颗灵丹,可滋养元气,益寿延年,拿去吧。”

    “噢!”黄吉双手将金球接过去,看着“补天大造”四个古朴篆字,双眼烁烁放光。

    他心说,这是增加寿命的仙丹啊!金子外壳,一看就价值连城。

    “服用之后将外壳销毁,千万不要跟人提起,小心有人会杀你放血,吃你的肉。”王梓轩吓唬道。

    “是,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

    黄吉一脸恐惧,不迭点头,吃了仙丹,他的肉就成了唐僧肉了?千万要小心。

    他毫不迟疑的捏开金壳,将丹药服了下去,以王大师的实力,一指头摁死他,而且心肠慈悲,胸怀大度,风评极佳,没理由会害他。

    王梓轩微微一笑,方大师杏格孤僻,嘴也极严,更发过誓,肯定不会将补天大造丹的事情外泄。

    现在他手里还有数十颗,以后更会源源不绝,不如拿来利益最大化,否则药效挥发干净,就成了无用之物。

    黄吉盘坐在长椅上入定吸收药力,王梓轩也不急,为他临时布下一个示警阵法,先去看望两名真蛊婆。

    高级私人病房中,中年真蛊婆正在喂粥。

    病床之上的真蛊婆头领一副憔悴模样,这次对她的打击不轻,身上的伤势还是次要,打击主要来自精神上。

    无敌苗疆的金蚕蛊王,竟然被贺国彰随手弹死,在真正的高手眼里,她数十年精心培育的金蚕蛊王,竟然只是个虫子。

    中年真蛊婆担忧道:“阿达,如果苗王知道蛊经的事情,一定会出山找王大师,他们都是乘气境,会不会两败俱伤?”

    “王大师虽然很强,但未必是苗王的对手,只是苗王与那些人有蛹定,不能轻易踏出大后山。”真蛊婆头领淡淡的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