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12章 斩杀强敌

    天荒衍典上的灵气不对,显然动过手脚,别人看不出来,王梓轩却是一眼看穿。

    “哼,我就不信你会不动心!”贺国彰将《天荒衍典》秘籍往外一抛,闪身扑向厢房,雷劫随时会再来,一次强过一次,他必须争分夺秒。

    落在最后的李兆天正在爬,忽然一个东西砸到头上,他刚想咒骂,待看清东西,飞快将其揣到怀里,左右看没人发现,李兆天心喜若狂。

    贺国彰冲进厢房,眼看摸到桌案上的油灯,心中一喜,胸口却骤然挨了一脚,喷血飞出厢房。

    王梓轩放下右脚,目光冷厉的看他。

    “咳……”贺国彰吐出一口血:“你再聪明又如何,只要心存仁慈,修行路上注定难以走远,除非你能斩却七情六欲!”

    “反派就是话多!”王梓轩冷笑一声,招手吸来一把虎头刀,缓缓走去。

    “你别得意,你的雷劫马上也会到!你没修雷法,抗雷肯定不如我!”贺国彰捂着胸口,往后倒退冷哼道。

    说话间咔嚓一个霹雳巨响,贺国彰一挡脸,不是他!

    贺国彰幸灾乐祸刚想出言讥讽,却愕然发现,王梓轩安然无恙,庙外传来凄厉惨叫,天空闷雷滚滚。

    李兆天全身焦糊的冒着烟,他心中怒骂,这《天荒衍典》拿到手竟然遭雷劈。

    贺国彰双眼微眯,难以置信道:“你怎么会没事!?”

    王梓轩嘴角微扬:“人有善念,天必佑之,福禄随之,众神卫之,说白了就是:老天给我面子。”

    他手心发汗,幸亏他多个心眼,婉转塞给李兆天一个“李代桃僵”符,让他帮忙顶雷。

    “特吗的,天道不公!”贺国彰不甘怒骂,狼狈爬起飞快逃跑。

    他要拿住阿赞颂等人,以此来逼迫王梓轩就范。

    “多行不义,必自毙!”王梓轩一舞刀花,闪身不见。

    贺国彰几个纵身,瞬间来到寺庙大门外。

    众人见他面目狰狞的扑来,皆是惊呼失声。

    似乎听到了贺国彰之前的脏话,下一秒,咔嚓一个紫色霹雳轰落地面。

    贺国彰双眼一直,冒着浓烟的头颅滑落地上,焦糊的无头尸体一侧歪倒在地上。

    紫色雷球不断砸落在头颅上面,轰然火起。

    所有人惊呆,看向后面。

    王梓轩左手撑着地面,右手挥刀姿势,呼呼喘息。

    “幸亏大师来的及时!手刃此魔!”阿赞颂心有余悸,一众习惯沉默寡言的大鲁士也不住点头。

    当真惊险,可谓千钧一发。

    王梓轩并未自得,如果不是雷劫太寸,他一时半刻也奈何不得贺国彰。

    “大家都没事吧!”他上前伸手搀起阿赞颂道。

    众人赶忙应声。

    王梓轩转头看天,背后右手飞快掐指推算。

    贺国彰已死,按理说天机应该恢复明朗,但却依然一团迷雾,杀劫未了?

    只有他知道,他之前在天上云中发现端倪。

    如果不是他的观气术特殊,也不会发现乌云之中藏着一个人。

    乘气境高手,真正的乘气境高手!

    或者是为《天荒衍典》,或者是解天罡牵扯的那件宝物,招来高手窥视。

    “王大师,你在看什么?”阿赞颂疑惑道。

    “风雨之后见彩虹,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诸位无需感伤。”王梓轩收回目光,感慨一声。

    说出来只会平添众人恐慌。

    “王大师说得是!”阿赞颂不禁想起牺牲的大鲁士,双手合十,一脸悲痛诵经祷告。

    咔嚓一声巨响伴随着嘶声裂肺的惨叫,众人看去,只见李兆天又挨了雷劈,如果不是他曾经偷修过雷法,他现在已经挂了,但这一下,也使他借来的极品内甲法器彻底损毁。

    天空雷声滚滚。

    王梓轩摇头叹息:“为人不做亏心事,雨天不怕遭雷劈,李大师,你该好好检讨一下了!”

    李兆天闻听差点又吐出一口血来:“我明明看过风水,今日大吉大利,为什么还诸事不顺,为什么遭雷劈?”

    王梓轩正色道:“所有的风水之中,第一风水是人,人的第一风水是心!”

    “真正的好风水,其实就是我们内心的高贵!”

    “人们知道风水养人,其实人也养风水,当一个人行善积德,无愧天地良心,就能积攒起自己的风水,从而一生平安,万事如意。”

    “李大师,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人品攒够风水自然就好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贺大师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王梓轩说完,迈步往里面走去。

    阿赞颂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李兆天,若不是香江港督私下照会泰王,这次一朝将他也办了。

    中年真蛊婆愤恨的看向李兆天,死了这么多人,都是这个人搞出来的,难怪遭雷劈。

    众人互相搀扶着去到厢房,佛龛的阵法消失,王梓轩快步上前拿起那盏火苗微弱的油灯。

    手触摸到油灯的刹那间,王梓轩脑海传来一个迫不及待的虚弱声音。

    “轩仔,是你吗!……”

    “契爷,是我,我来救你了!”

    “能查到我在这里,将油灯偷出来,你一定吃了不少苦,你和小寒都好吧?!”

    “还好,我和小寒生活的都很好,你放心吧!”

    众人见王梓轩握着一盏油灯不动,莫名其妙,阿赞颂看清拘魂灯,猜测出什么,示意众人一同出去,将房门带上。

    “那就好,我也走的放心了,小寒养大点你就娶了她,她是香江周氏后人,生两个娃再带她认亲,你这辈子就不愁吃穿啦!”解天罡道。

    王梓轩哭笑不得,难怪张大师叫解天罡老不正经,心思凭多,不过也是为他考虑,谁人能没有私心,王梓轩心中反而微微一暖:“契爷,我已经结婚了。”

    解天罡的神魂惊诧道:“啊,不是小寒?你娶的哪家姑娘,你可是八字纯阳皈依命,福气不够迟早会被你克死,我好不容易为你找到小寒,虽然她福运差了些,但足够给你挡住血光之灾。”

    王梓轩无语,这些话若是被小寒听到,一定会哭晕过去,小寒可是一直以为解天罡跟她最亲,上坟上香比他用心。

    他岔开话题道:“放心,我已经成功逆天改命,福运加身,功德护体,不再担心什么八字纯阳皈依命,现在开了一家九龙风水堂,一群风水师跟我混,方殿友方大师知道吧,他现在也跟我混!”

    “什么,怎么可能,轩仔,你修炼到什么境界了?”解天罡的神魂将信将疑道。

    “乘气境。”王梓轩揩了揩眉毛道,虽然只是一天内,但眼下他的修为确实乘气境。

    “什么!乘气境!?……”解天罡惊呼,油灯火苗乱颤,差点熄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