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11章 天雷滚滚

    “贺大师,久违了!能布下如此逆天阵法!天时、地利、人和无不精准到位,你不愧风水大师之名!”

    中年真蛊婆听到王梓轩的话,一睁眼,发现身前多了一个英姿挺拔的冷峻身影,不是王梓轩还有谁?

    阿赞颂听得心中暗惊,王大师好快的速度,这魔头竟然也是一位风水大师?

    贺国彰双眼一眯:“你也不赖,虽然不愿,但我也要称你一声王大师了,弱冠之年,修行到如此地步,可谓天纵奇才,即便我也心生佩服,自叹不如!”

    王梓轩淡然一笑,不置可否道:“将解天罡的神魂给我,今天我放你一马,待他转世投胎,让他自己找你算账!”

    贺国彰一脸诚恳道:“他没有将宝物的下落告诉我,虽然华夏福祉与我无关,但那件宝物事关通天道的秘密,不如我们一起分享,共参大道,你现在已经有了这个资格,我们打来争去,最终目的还不是为了这个?”

    王梓轩微微沉吟,也诚恳的道:“说的有道理,两败俱伤不如化敌为友!一心修道,兴许我们一起成为神仙也说不定!到了另一个世界谁还认识我们,我们还可以相互帮衬,是不是贺道友?”

    在场的阿赞颂等人脸色大变。

    贺国彰压低声音,抱拳拱手笑:“正合我意,升阳秘法也有弊端,雷劫将至,王道友早做准备,明日我在因他农山,扫榻相迎!”

    他忽然大声道:“对了,他们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慢走不送!”王梓轩笑着抱拳。

    众人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和气融融的两人同时转身,却见下一刻,两人徒然手里多了一把刀,架在一处。

    当的声响,刀身断裂。

    贺国彰狰狞冷笑道:“果然想要偷袭老夫!”

    王梓轩哼声道:“早知你也没安好心!”

    两人倏然分开,同时将断刀掼在地上。

    原来王大师与魔头是尔虞我诈,峰回路转让阿赞颂等人暗出一口长气,但不知王大师能否是贺国彰的对手。

    “那就手底下见真章!雷来!”贺国彰右手倏然一张。

    王梓轩倏然一闪,来到他的身后空中,翠玉般的四神纹镜在他双手间翻转:“四神灵威……诛邪!”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咆哮着冲向贺国彰,之前双方斗法,王梓轩并没闲着,悄悄临时布下四方神阵。

    贺国彰一声咆哮,右手瞬间变成利爪,将四大神兽的神魂抓破消失。

    法术跟不上境界修为,已经很难伤到对方,王梓轩将四神纹镜收起。

    贺国彰也放弃了掌手雷,打不到对方,再强也没有用。

    两人对视冷笑,默契的放弃了法术,以拳脚与速度来对敌。

    左手背在身后飞快掐算,王梓轩单手拳脚对敌,虽然力量不及,但速度却比贺国彰快了一倍不止。

    两人速度太快,一会在天上,一会再屋顶,一会在院中,漫天拳影,众人眼睛跟不上了,最后干脆看不到了两人身影,所到之处,过后才刮起一阵狂风。

    “老乌龟,追不上我吧,哈哈你也打不到……”王梓轩声音传来,只见围墙不断轰隆出现巨大的窟窿,两人仿佛在拆家一般。

    “即便杀不了你,你也奈何不了我!”贺国彰冷笑:“我就先当着你的面,杀光你的这些朋友,帮你斩七情,你不必谢我!”

    “休想!”王梓轩沉声道。

    听到两人回荡在寺庙空中的对话,众人大惊。

    阿赞颂赶忙往外面爬,好死不如赖活着,幸存的八名大鲁士满脸焦黑,也不顾形象的挠着地面往外爬,中年真蛊婆也抱着真蛊婆头领拼命往外拖。

    “咦!鬼王德,你不是死了吗?”李兆天惊诧道。

    只见满脸是血的鬼王德尴尬一笑,手脚并用,飞快爬了过去,后面又上来几名黄袍和尚,知机装死的不止鬼王德一个。

    李兆天眼瞅着所有人都超过他,欲哭无泪。

    咔嚓一声巨响,紫色闪电落下,院中地面炸出一个冒烟的坑陷。

    紧接着天雷滚滚。

    众人忽然听到贺国彰的惨叫,不禁好奇回头张望,透过庙门,只见贺国彰显出身形,浑身哆嗦着,头顶的头发支棱起来冒着浓烟,而他后背还插着两把不知哪来的匕首。

    王梓轩脚尖挑起一把鲁士的虎头刀,呵呵:“遭雷劈了吧,让你装13!”

    “别笑太早,你的雷劫马上也会到!”贺国彰恨声说道。

    “忠朋益友今何在?可叹龙婆厉救你三次,被我击伤还担心你安危,赶回来救你,而你却骗他害他?苍天有眼,也只会劈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王梓轩冷笑道。

    一番话字字诛心,贺国彰恼羞成怒:“住口!”他纵身一跃,凌空踹向王梓轩。

    王梓轩往后闪退一步。

    意外的是,贺国彰咕咚一声,膝盖着地,跪在了他面前。

    “没过年不给红包!下跪也没用!”王梓轩呵呵道。

    贺国彰没有理睬王梓轩的话,惊疑道:“我的腿怎么会抽筋?”

    “久行伤筋!”王梓轩一本正经道。

    他不停的在用“精武定气指”伤贺国彰的肝脏,但他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胡说八道!”贺国彰恼怒。

    两人再次无影无踪,王梓轩之前站立的地方轰然出现一个弧形大坑,碎石飞溅。

    贺国彰虽然含怒出手,破坏力惊人,但速度放慢,又是连连惨哼中招。

    两人再次现出身形,贺国彰身后插满了兵器,仿佛刺猬一般,再看寺庙院中的刀剑兵器都不见,去了哪里显而易见。

    “没道理,大家都是乘气境,你的速度为什么那么快!”贺国彰龇牙咧嘴的摸了一把身后,一把血,他不禁大怒。

    “这要感谢刘佳良师傅,我们没事互相切磋,我教他太极,他教我轻功。”王梓轩赞叹道:“黄飞鸿传下来的佛山无影脚名不虚传,用来跑路一级棒。”

    “信你个鬼!”贺国彰恼恨道。

    王梓轩露出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想拖延时间恢复?我也是这么想的,别忘了你在流血,超过1000cc你也会死的,而且那些武器上面好像个别有毒!”

    “你!”贺国彰瞪眼,色厉内荏道:“我想走,你留不住我!”

    他的脸色苍白,显然失血过多,而伤处不痛,流的血也不是正常颜色,王梓轩的话不假,他真的中了毒,心中不禁萌生退意。

    “你会甘心空手离开么?”王梓轩笑着反问道。

    “好狡猾的小子,让我带走拘魂灯,它就是你的!”贺国彰克制着怒火,咬牙切齿的掏出半本《天荒衍典》。

    “我只要一样东西!”

    “你想要什么?”

    “你的命!”王梓轩脸色一沉,眸中杀机闪烁,气势徒然暴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