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10章 天纵奇才

    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贺国彰不止恢复了鼎盛青春,伤势尽复,修为为也达到了乘气境!

    他们不知道,升阳秘法后,升阳之人会在一天内修为提升一个大境界,并不会持久,但这也足够骇人。

    天空中的北斗九星暗淡下去,被天空中逐渐密布的乌云遮掩。

    电闪雷鸣,天昏地暗。

    “哈哈!……老夫终于逆天升阳,从此天下,唯我独尊!”贺国彰放腿下来,悬在空中,他张开双臂,仰天狂笑。

    他身前的星芒护罩随着鬼神被消灭,已然消失不见。

    “这绝不可能!”阿赞颂惊疑不定,一脸难以置信。

    “是真是假,试试不就知道了?”贺国彰闻听转过头来,一脸疯狂的咬牙笑道。

    “全力施法!”阿赞颂一声怒喝,大鲁士们加快诵念经文,身上金光徒然大放。

    六名巨大的金身罗汉虚影在空中双手合十,念诵经文,头朝下倏然降落,彷如六颗流星,其中一名罗汉向下方的贺国彰猛然冲拳。

    寺院中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地面轰然下陷,出现一记巨大拳印痕迹。

    拳印中的贺国彰双脚落到地面上,他双眼微眯仰头看着,头发在狂风中舞动,他抬起左手飞快掐算,右手猛一张,暴喝道:“雷来!”

    咔嚓霹雳闪过,空中的六名金身罗汉消失不见。

    阿赞颂等大鲁士齐齐喷出一口血:“这不可能!……”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贺国彰低头看了看他的双手,哈哈狂笑。

    他的狂妄激怒了大鲁士们,当中一名虎背熊腰的虎袍大鲁士抹去嘴角血迹,右拳隆隆锤击心口,心头血!

    他身上金光大放的同时,一声暴喝:“敢对神佛不敬!妖孽受死!”轰隆将院中地面踏出坑陷,蓄力冲拳打去。

    威猛无俦的一拳正打在贺国彰的脸上!

    令人意外的是,贺国彰却纹丝不动。

    贺国彰脸上带着戏虐的笑:“太轻了!”

    他随手挥出一拳,虎袍大鲁士瞬间消失不见,众人缓缓转头,只见寺庙墙上一个人形的窟窿。

    众人的心一下沉到谷底。

    “大胆!”一群大鲁士转回头,怒目而视,蜂拥扑了上去。

    一众大鲁士却扑了一空。

    “你说我大胆?”贺国彰阴森一笑。

    众人惊骇发现,贺国彰站在一群大鲁士身后,而他手里赫然托着一颗头颅。

    他手中的头颅瞪眼要说话,忽然察觉不对,后面那具无头的尸体怎么有些眼熟?一个念头闪过,头颅一歪。

    “废物!”贺国彰嘴角冷笑,随手将头颅抛起,一脚踢的没了影踪。

    “你该死!”大鲁士们何曾受过如此侮辱,疯狂大叫着各取武器,挥舞如风,冲杀回来。

    “不浪费时间了,你们,都死吧!雷来!!”贺国彰一张手,轰隆雷声,三名大鲁士被炸没了影子,而他们周围的大鲁士也瘫倒一片,焦黑的身体抽搐着。

    半截冒着烟的胳膊倏然掉落地上。

    阿赞颂此时心中无比懊悔,恨自己没有听王梓轩的话打断阵法,但现在懊悔已经无用。

    他将法杖一横口中念诵经文,周身金光大放,开始燃烧所有寿命和法力,酝酿决死一击。

    贺国彰却看也没看他,与他擦身而过。

    阿赞颂错愕间,反手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阿赞颂在空中翻滚着,摔落地上,鲜血狂喷。

    中年真蛊婆钻入真蛊婆头领的怀里,吓得快要哭出来:“阿达,我怕!”

    真蛊婆头领赤红双眼紧盯着走近的贺国彰,安抚道:“莲儿,不怕,我们的金蚕蛊王,天下无敌!”

    原本已经走过去的贺国彰脚下一停,转回身看向真蛊婆头领。

    后者被看得全身发毛,只见贺国彰的脸一下近在咫尺,她惊悚的动也不敢动,身体微微发抖,大颗的汗珠从鬓角滑落,眼珠转动,只见贺国彰探头在打量她肩膀上的金蚕蛊王。

    “天下无敌?虫子而已!”贺国彰撇嘴。

    金蚕蛊王嘶嘶鸣叫,身体一伏,骤然射向他的咽喉。

    贺国彰曲指一弹,仿佛弹去落在自己肩膀上的一点灰尘,空中爆出一团绿雾。

    真蛊婆头领鼻口喷血,瘫软倒地,无视中年真蛊婆伏地哭喊,贺国彰不屑的转身离开。

    “莲儿,我没事,只是反噬……咳咳……”真蛊婆头领气息微弱的道,说着又咳出一口血来。

    李兆天手里紧握太平福钱,用胳膊肘走路,已经爬到了庙门处,忽然他眼前有一双黑布板鞋,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身体被一脚蹬翻过来。

    贺国彰背着手探身看他,阴森冷笑:“李兆天,风水术,算天算地算人心,你们差我太多,你师兄张老鬼被我算死,他受伤是我借龙虎别墅那些狐妖之手做的,老狐妖也是我杀的,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中,你们都是棋子!”

    “为了今天,我贺国彰筹谋了整整十年,但百密一疏,我漏算了你的惑心符咒!你害死我两个徒弟,令我后继无人,所以,我要好好的谢你!”

    李兆天嘴里溢血,满脸堆笑道:“贺大师,你放过我吧,我一定对你忠心耿耿,否则下辈子让我做狗!”

    “哦?做狗?那我也不会选你啊!”贺国彰戏谑说着,一脚踩断了李兆天的右腿,将他踢回了院中。

    “啊!!贺国彰,你不得好死,王大师天纵奇才,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李兆天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明白了,贺国彰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只是为了虐杀他。

    “王梓轩!天纵奇才?”贺国彰猖狂的神情顿时一敛,皱眉抬头:“他是变数!”

    众人正绝望中,闻声忽然想起,王大师呢,这次怎么没有从天上掉下来。

    天空忽然传来叮铃铃的悦耳响声,众人循声看向空中,顿时睁大了眼睛。

    乌云中电光闪动,雷声轰鸣,一名白衫之人负手悬浮在高空。

    仿佛一位仙人正在云中渡劫!

    王梓轩!他也是乘气境!

    阿赞颂嘴里咯着血,却感觉口干舌燥,乘气境的高手大能何时变得这么不值钱了,竟然一下出来两位。

    “王大师!你快杀掉这个魔鬼!……”中年真蛊婆忘了恐惧,大声喊叫道。

    “嗯!?”贺国彰皱眉,带着一路虚影,倏然出现在她身边。

    喊完这句话,中年真蛊婆也后悔了,眼看一双白皙手掌掐向她的脖颈,她双眼用力一闭,眼角挂着一滴眼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