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08章 平安福钱

    阿赞颂昂头道:“帕耶僧王已点头,僧伽议会、内阁和法庭都已判定你有罪,龙婆厉,你已被逐出佛门!”

    “不!不会这样的!”龙婆厉难以置信的哀嚎道。

    “将他们拿下,交于帕耶僧王处置,违抗者,格杀勿论!”阿赞颂挥手冷厉道。

    得知龙婆厉与叻帕将军的关系密切,国师阿赞颂更加认定他们是军方之人谋害自己,所以即便不反抗他也不会放过,他要杀一儆百,以此树立他国师的威严,震慑宵小。

    见虎皮大鲁士们跳下围墙,贺国彰一掌拍飞李兆天,双眼微眯:“布阵,还有一线生机!”

    七名邋遢老者会意,盘坐地上,掐诀诵咒。

    龙婆厉犹豫了刹那,眼中寒芒一闪,也盘坐下来,飞快念咒。

    只见贺国彰双手连连变幻,掐诀诵咒:“整服乘三素,旋纲蹑九星!

    龙婆厉八人依次掐诀念诵:“天枢星归位、天璇星归位、天玑星归位、天权星归位、玉衡星归位、闓阳星归位、摇光星归位,洞明星归位!”

    贺国彰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笑容,最后道:“隐元星归位!”

    王梓轩双眼微眯,察觉有些不对:“不能让他们成阵!”

    眼看九人移动,在院中草地上摆出九星图样,一层星芒流转将他们护在其中。

    阿赞颂不以为然道:“我这次带来了梵刹婆罗阵!”

    “梵刹婆罗阵!?”王梓轩皱眉,右手飞快掐算,天机却是一片迷雾。

    再看十八位虎袍大鲁士,或探手、或沉思、或两手掌心朝天,十八种姿态,种种皆有不同,口中诵经,身体绽放大片金光。

    阿赞颂傲然道:“梵刹婆罗阵乃是释迦摩尼佛祖传下,可将所合阵之人的威能提升一个大境界!足以镇压一切邪魔!”

    王梓轩心中一凛,十八名定气境初期实力的大鲁士布阵,提升一个大境界,岂不是能达到乘气境实力。

    源远流长的鲁士一门果然底蕴深厚。

    他抬头看去,天空北斗七星闪耀,而两颗隐星也隐隐出现。

    《天荒衍典》中的北斗九星阵!

    释迦摩尼佛祖传下的梵刹婆罗阵!

    究竟孰强孰弱?

    轰隆隆巨响,天空闷雷滚滚,仿佛地动山摇一般。

    噬魂阴煞阵轰然爆开,天空浮现一只巨大的灰色鬼神。

    这鬼神头顶双角,身上不住有萤魂挣扎要出来,全身密布痛苦人面,仔细看去恐怖至极。

    大鲁士团的十八位虎袍鲁士们口中嗡嗡诵经,天空霎时间出现一尊恍若实质的巨大金身罗汉虚影,倏然向鬼神头顶冲拳下去。

    李兆天捂着胸口爬起,幸亏来时借了一件极品法器内甲,他踉跄到王梓轩身边,五名真蛊婆也躲到他身后,金蚕蛊王蛰伏在真蛊婆头领的肩膀上蛰伏不动。

    双方斗法十分凶险,只有于王梓轩身边才能感到安心。

    王梓轩从容不迫,身上白衫被狂风拂动,他负手抬头,面上犹自带着淡淡的微笑。

    阿赞颂暗中观察身旁的王梓轩,不禁点头,单是这份定力就不凡,这次正好让王梓轩见证他们鲁士的强大。

    王梓轩打量一眼李兆天等人。

    “王大师,我们受了重伤,让我们离开吧。”李兆天哀求道。

    “是啊,是啊!”真蛊婆们也纷纷说道。

    “外面更危险,这样吧。”王梓轩取出三枚“太平通宝”铜钱和红绳,双手飞快动作,很快制作出三条内平安福钱挂坠。

    他抖袖取出墨玉笔,点沾朱砂,在华夏结上又写下福字。

    此福字非同寻常,“礻”部借鉴唐太宗李世民的草书“平”字,“畐”部借鉴了书圣王羲之的“安”字,而“福”字中还隐含着一个“和”字。

    红色华夏结上的这个朱砂“福”字仿佛画龙点睛,在光线照射下出现荧光流转,一下令艺术雅致的平安福钱挂坠更加不凡。

    但三条平安福钱护符也有不同,其中一条多了一个精致的盘坐人偶黄梨木像。

    他随手将三个挂坠递给李兆天道:“李大师,这三个平安符你拿去分一下。”

    李兆天接过去,喜形于色道:“王大师果然高明,竟然随手制作出中品法器,给你们两个!”

    王梓轩淡然一笑,实际上他也是超长发挥,而且这三枚“太平通宝”质地很好。

    打眼一看,李兆天果然留下带人偶的平安福钱,王梓轩嘴角微扬,不出所料,李兆天果然选这个。

    “王大师,我们有五人。”真蛊婆头领为难道。

    “抱歉,我身上只有这三枚太平通宝,若你们谁还有,我可以帮你们制作。”王梓轩继续抬头观战。

    谁出门身上还带着铜钱,真蛊婆头领迟疑了下,自己留下一个,剩下一个护符给了她的孙女,中年真蛊婆。

    天空上的打斗激烈,灰色鬼神与金色罗汉一时间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半个小时后,天空中依然在打斗,难以分出胜负。

    阿赞颂脸色愈加阴沉。

    贺国彰等人也是心焦,他们身上都有伤,王梓轩与阿赞颂还未出手,夜长梦多,他们一起划破指尖,将指尖血涂于眉间。

    天空上顿时一改僵持局面,鬼神眉间发红,大发神威,挥拳将罗汉打的节节后退。

    十八名虎袍大鲁士也削破指尖,再度加快诵经,身上金光更胜。

    天空中巨大的金身罗汉倏然身影一分为三,三名罗汉暴起,顿时将鬼神打的倒退。

    只见天空中的鬼神张开双臂,仰天咆哮,背后鼓起大包,而后长出一双粗壮手臂,一拳将一名踢来的罗汉打爆。

    为首的大鲁士噗嗤一声喷出一口血,扑倒在地,气绝身亡。

    阿赞颂大怒。

    梵刹婆罗阵绝不能被破掉,他赶忙上前顶替。

    却见贺国彰不着痕迹的打量王梓轩一眼。

    袖口的窥天符一热,王梓轩心中一凛,只见天上的鬼神并未乘胜追击,反而遮天蔽日的巨大一脚已然朝他踩下来。

    王梓轩汗毛倒竖,险之又险的避开,只来得及拉走距离最近的两名真蛊婆,李兆天与三名真蛊婆被鬼神巨脚踏在下面,三名真蛊婆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成了肉饼。

    恰好有一块顽石抵住,李兆天虽被重创,但侥幸逃得一命,他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平安福钱,将其攥的紧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