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07章 大鲁士团

    两声凄厉惨叫传来,龙婆厉状若疯魔,一法杖将李兆天扫飞,扑过去,却已是晚了,两名黄袍僧人已经变成两副千疮百孔的血色骨架。

    李兆天咧嘴狠笑,牙豁带血的呸了一口:“大家一起上,灭了这妖僧!”

    众人皆虎视眈眈的看向龙婆厉,即便李兆天一方被大杀一通,但也剩下二十多人,而且这二十多人无一不是强者。

    他们蜂拥扑向龙婆厉,后者飞快抵挡,但三拳难敌四手,身上先后中招,李兆天瞅准机会,趁龙婆厉扫飞众人,双掌印在他后背,龙婆厉登时咳出一大口血来。

    李兆天等人刚想再次扑上,龙婆厉一声尖啸,众人忙去捂耳,他向着后面厢房冲去。

    众人只防备龙婆厉向外逃走,厢房处正是薄弱,一下被他冲入厢房。

    “杀进去!斩妖除魔!”李兆天挥手大喝,众人气势如虹。

    却见率先冲入的两名巫师惨叫飞跌回来。

    众人惊诧中,只见七名邋遢老者,精神矍铄的先后缓步走出,眸中带着浓烈的嘲讽与杀意。

    李兆天脸色发白,他们七个,竟然都突破了,这怎么可能!

    为首的老者弹了一下尖利的暗红指甲,狠厉笑道:“逼我们带着伤突破,你们都该死!”

    形势徒然逆转!

    七名老者犹如虎入狼群一般,身形迅疾无比,一名真蛊婆刚要操控蛊虫,便被一只手插入天灵盖,生生将头颅扯下了脖颈。

    击杀,不,是屠杀,一面倒的屠杀。

    黑魔大降师的百花飞头被四名邋遢老者捉住,四人合力拍在飞头上,口中诵咒,百花飞头发出一声声凄厉惨叫,在赤红的光芒中化为灰烬。

    他的无头尸体栽倒在地,化为一滩血水。

    短短十多秒钟,李兆天一方死的就剩下六人,除了他,还有五名真蛊婆。

    真蛊婆头领汗水进了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极力操控着金蚕蛊王上下翻飞,护着四名真蛊婆往外逃。

    金蚕蛊王速度奇快,邋遢老者又忌惮它的剧毒,才让她们撑到最后。

    李兆天被两名邋遢老者拖住,面色惶急的几次想冲出去,都被其他邋遢老者戏谑的挡住去路。

    “李兆天,风水轮流转啊!”贺国彰扶着龙婆厉,冷笑走出厢房。

    “贺国彰,你不要得意!王大师不会放过你的!”李兆天恨声道,功亏一篑,可恨就差了一步。

    贺国彰脸色阴沉,他已经从龙婆厉口中获知,王梓轩打伤了他们五人,才被李兆天他们得逞。

    龙婆厉切齿冷笑:“不用担心,王梓轩一时片刻赶不过来,除非他会飞!”

    贺国彰冷厉的道:“王梓轩又能如何,我们九人合力布阵,实力达到乘气境,他也是蝼蚁!”

    七名邋遢老者桀桀怪笑,李兆天等人现在就是案板上的肉。

    李兆天面色惨白,他心里有数,王梓轩虽然实力很强,但绝对不是乘气境,这下栽了!

    “哦,贺老魔,你说谁是蝼蚁!”一声诧异忽然传来。

    贺国彰等人悚然而惊,循声看向寺院大门。

    说曹操曹操就到,一袭白衣的王梓轩迈步踏入院中,面上带着从容微笑。

    “你不可能这么快!你真会飞不成?”龙婆厉难以置信的道。

    “你猜!”王梓轩微微一笑,气的龙婆咳血。

    “王大师,救命!”真蛊婆们喜形于色道。

    一名邋遢老者目光一寒,趁着真蛊婆头领分心,倏然闪到她身前,尖利的五指就要插入她的天灵盖。

    其她四名真蛊婆惊声尖叫,但为时已晚。

    真蛊婆头领闭目等死。

    众人只见白光一闪。

    闭目等死的真蛊婆头领再一睁眼,发现王梓轩负手站立在邋遢老者面前。

    “你,这是什么法术,怎会如此快速!”邋遢老者捂着被肿起的右脸,双眼微眯。

    刚才一瞬间,他被王梓轩用脚扇了一记耳光。

    “是你太慢了!”王梓轩嘴角微扬。

    贺国彰面色阴沉道:“大家一起上,一起做掉这个心腹大患!”

    “你们要群殴?有本事单挑!”王梓轩剑眉一挑。

    贺国彰戏虐的冷笑道:“抱歉,我们人多,若有帮手,你也可以叫出来啊。”

    “这是你说的!”王梓轩翻手取出一根“窜天猴”,打个响指,中指燃起火苗点着引线。

    “窜天猴”吱的一声飞上天空,爆出火花声响,“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开什么玩笑!……”邋遢老者们嗤笑出声。

    忽然他们的笑僵在脸上。

    贺国彰他们转头,只见寺庙围墙之上,不知何时站着十八名,身穿破旧虎皮鲁士袍的披头壮汉。

    “大鲁士团!”面色惨白的龙婆厉惊呼失声。

    大鲁士团是暹罗泰国实力最强的修行者组织之一,与寻常鲁士不同,成为大鲁士团成员的标准,是定气境初期的实力,这里竟然有十八人。

    寺庙门口,阿赞颂笑着走进来:“抱歉,王大师,我布置了一下阵法,确保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他给足王梓轩捧面,向他欠身施礼。

    王梓轩颔首微微一笑,看向贺国彰等人。

    “这不可能!你们怎么会认识?”龙婆厉震惊道。

    王梓轩嘴角微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与颂国师从始至终,都是非常好的朋友!”

    “当然。”阿赞颂笑着点头。

    他已经通过王室情报机构调查过,王梓轩的身份准确无误,而且知他真实年龄,认为他前途远大,更有结交之心。

    “国、国师,这里面一定是有所误会!……”龙婆厉想要出来当面澄清。

    阿赞颂摆手:“龙婆厉,不用解释了,天上是噬魂阴煞阵吧,煞气如此凝重,至少十万冤魂,你们胆敢在王城作祟,陛下旨意,你们必须给他的子民一个交待!”

    “不,我龙婆厉,信徒数万,即便你是国师,即便国王也不能决定我的生死!”龙婆厉怒视道。

    在暹罗泰国,僧王虽然由国王任命,但国王晋见僧王时须下跪,各级官员更无一例外,即便龙婆高僧违法,国王也无法直接将其判罪诛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