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03章 幸福圣树

    王梓轩打了嘟嘟车,到曼谷北站,登上去往乌泰他尼的大客车。

    乌泰他尼,又称“色梗港”,是泰国中西部城市。

    车窗外,森林繁茂,河流遍布,沃土纵横。

    由于乌泰他尼的人口不多,所以这里格外宁静,有着清新宜人的空气,静谧安逸的河上竹筏生活,犹如与世隔绝一般。当地独特的风情,即便是在泰国的其他地方,也难以寻觅。

    晋入定气境,王梓轩接下来的修行不止需要足够的灵气,想要突破下一个境界,乘气境,需要定六气,聚七宝。

    所谓定六气,便是将自身体内的阴阳之气分定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太阴湿土、少阳相火、阳明燥金和太阳寒水。

    王梓轩现在首先要定厥阴风木,乌泰他尼有一棵三百多年历史的巨树,王梓轩要借其定气。

    风者,厥阴木气之所化,在天为风,在地为木!

    王梓轩来到巨树下抬头观瞧,这棵树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树附近有无数的分支墩根,从树干到达地面,用来支撑这棵巨树。

    站在树下,会令人感叹自己的渺小。

    树上还挂着一个蜂蜜巢,工蜂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这里距镇中心约15公里,而这棵巨树生长在私人土地上,主人闻听王梓轩慕名而来很高兴,将他带过来介绍了一番才离去。

    忽然一头棕熊奔跑过来,王梓轩吓了一跳。

    却见棕熊看也没看他,仰头盯着树枝上的蜂巢,舌头舔嘴,一副吃货的呆萌馋样。

    棕熊直立起来,一蹦一蹦却够不到蜂巢,跑去拍打撞击树干,试图将蜂巢震下来,但它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力量,巨树砰砰作响,留下一个个熊掌印,却纹丝不动。

    棕熊嗷叫了两声,垂头丧气的钻进丛林。

    王梓轩不敢大意,周围是茂密的原始丛林,天然野生动物园,也存在危险,他在周围临时布下四方神阵,又布下圈神阵,将三清帝钟挂在树上示警。

    他盘坐树下,手结太极决放于下丹田,双眼半睁半合,开始修炼。

    “阳从地起,生意乃萌……”

    第二天一早,主人过来送饭,惊讶的看到,一袭白衫的王梓轩缓慢打着一套拳法,动作缓慢,却给人一种玄奥之感。

    他虔诚礼拜后,模仿着王梓轩的动作学起了太极拳,他认为王梓轩是有意传授。

    连续三天,主人晨曦过来送饭,都会跟王梓轩学半个时辰的太极拳,作为饭菜答谢,王梓轩指点他几句,因为学的极为用心,主人已经有了一点太极拳的意思。

    他对王梓轩越加崇敬,如果看他在打坐,便换过饭菜悄悄退去。

    第四天,王梓轩已定厥阴风木,但他还不想从奇妙的感悟当中退出,他在思索李晓龙的精武指,想在精武指的基础上,融合六气,创出他独有的精武定气指。

    第四天中午,王梓轩忽然双眼一睁,右手食指向前一点。

    凝神望气,在他眼中,一道淡青色的气柱划破空气,途经的绿草瞬间萎靡蔫倒下去。

    厥阴木气,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人为肝。

    融合厥阴木气的精武定气指打在植物上,会令其木气抑郁而不生,打在人的身上,则会伤及肝脏。

    第六天,主人一早又来送饭,却见王梓轩缓步踩着巨大树干走了下来,解下树枝上的铃铛系在腰间。

    他双手合十跪倒地上,“大师,你要离去?”

    “好好练习太极拳,行善积德,会增加你的寿命!”王梓轩微微一笑,快步离去。

    此地主人心中不舍,在后面追赶,追到岸边,却见王梓轩踩踏水面,如履平地,飘然若仙。

    他跪在岸边不住磕头礼拜。

    王梓轩不知道,他无意之举,为这里留下了一个传说,有鹤发童颜的水神在巨树下悟道,而巨树也因此被当地人称为幸福圣树。

    泰国有钓鱼天堂之称,而普吉岛钓鱼极为著名,吸引了不少西方钓鱼爱好者慕名而来。

    王梓轩一身白衫,买了一根钓鱼竿坐在湖边的一棵树下钓鱼。

    南面缓步走来一名身穿黄衣的寿眉老僧。

    对方左手杵着一根法杖,右手托钵,身后还跟着四名黄袍僧人。

    泰国修行者大致有三类,一是出家的和尚,光头,穿黄色僧袍,在泰国有两个称呼,泰南称为“龙婆”,在泰北称为“古巴”。

    一类叫鲁士,修行类似于中迎佛教里的苦行僧,所以鲁士相对看起来邋遢一点,大多不修边幅。

    还有一类就是阿赞,阿赞类似于中迎佛教的带发修行的居士,能细分为两类,一类叫白衣阿赞,一类叫黑衣阿赞。

    寿眉老僧走到近前,将法杖往地上一杵,将手里的钵盂交给身后僧人。

    四名黄袍僧侣躬身施礼,去周围四角盘坐诵经,王梓轩眼角看去,四人竟然都是定气境初期的实力。

    寿眉老僧正是拜塔卓思那兰寺的龙婆厉。

    他这些天带人跑遍了泰国,终于在普吉岛找到王梓轩,难道是来旅游的不成,竟然还有闲情逸致钓鱼?

    龙婆厉收了心思,向王梓轩行礼,盘坐到了王梓轩身边,看他钓鱼。

    见王梓轩就不说话,龙婆厉拿出一个金丝卷轴,语气淡淡的道:

    “施主,这卷是我寺内的《清净道论》,是古今共认的禅修宝典,它以戒定慧三学总摄一切佛法,可破除真理迷障,在渐次升进的历程指引修行,对你大有裨益,施主可以回家去好好参详。”

    龙婆厉舍出寺中宝卷,便是为了劝退或者稳住王梓轩,避免他们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事后再拿回来。

    王梓轩打量一眼,这卷轴灵气盈盈是真货,可以帮他化解桑冲逃命术的副作用,确实裨益巨大,但好东西却不是好拿的。

    见王梓轩未应声,龙婆厉语带机锋的道:“施主,一根鱼竿和一筐鱼,你会选哪一个?”

    王梓轩转头看他一眼道:“我要一筐鱼。”

    不出所料,龙婆厉摇头笑道:“施主肤浅了,古人有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你懂吗?鱼你吃完就没了,就像你手中的鱼竿,有了它可以钓很多鱼,可以用一生!”

    王梓轩揩了揩眉毛,说道:“我要一筐鱼把它们卖了,可以买很多鱼竿,然后把鱼竿出租给别人,收租金作为利润,再自己留一根鱼竿,继续可以钓很多鱼。”

    龙婆厉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

    王梓轩微微一笑:“大师,可否请教几个问题?”

    “施主请讲!”

    “为什么喝酒的叫夜店,过夜的叫酒店呢?”

    龙婆厉寿眉一挑,这是什么问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