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97章 寿眉老僧

    中年真蛊婆赶忙解释。

    自古苗女多情。

    山里的女儿天真、单纯、敢爱敢恨,哪里知道人心的险恶,有时虚情假意的海誓山盟,也会当成情郎剜心掏肺的真情告白。

    所以,为了保护美丽的苗女,苗人巫祖自古传下一门传女不传子的独门技艺:蛊术。

    使得苗疆的离婚率自古徘徊在低水准。

    学会了放蛊的苗家女,用之害人的极为鲜见,只能利用蛊术来捍卫自己的家庭和爱情,否则也将受到类似“五弊三缺”的反噬惩罚。

    而这些真蛊婆都有一个伤心过往,都是伤心的可怜之人,但她们坚守处世规则,从未无故害人过。

    王梓轩看了一眼地上的真蛊婆,语气和缓下来:“其情可恨,其情可悲,其情可悯,其情可怜,其情可叹!”

    众人面面相觑,暗吁了一口气,看来这位王大师还是讲理的。

    “王大师,这是我们的《腹中虫解》!”见王梓轩有放过她们之意,一名真蛊婆飞快从怀里取出一个古朴卷轴,用膝盖走路,双手高高举起呈给王梓轩。

    “嗯,我并未伤她,一刻钟后自然醒来,记住,没有下一次!”王梓轩凝神望气打量一眼,伸手拿过卷轴道,最后又警告了一句,眼睛却扫向其他人。

    “多谢王大师宽宏大量!”真蛊婆心中庆幸不已,赶忙和同伴搀起老迈的真蛊婆离开。

    “你们,是下来送书的?”王梓轩明知故问道,目光似乎在他们当中寻找一只“出头鸟”,或者说是一只“倒霉鸡”。

    众人的心弦一下又紧绷起来!

    李兆天站出来,大义凛然道:“我来说句公道话吧,王大师不会贪图你们的东西,我可以为王大师担保,如果他看后不还,你们找我李某人算账!”

    他这话里有话,一来讨好了王梓轩,二来借王梓轩的势,慑服众人增加他的威信,三来也是拿话架住王梓轩,以后也归还他的《茅山真解》。

    王梓轩听出话里的意思,心中冷笑。

    还是当然是要还的,他有自己的原则底线,但什么时候还,怎么还,那要看他心情。

    以后谁敢不乖,让他心情不好,那就烧给他们。

    有了前车之鉴,再有李兆天的保证,众人先后交出了自家秘籍。

    李兆天讨好的找来密码箱,将东西全部装好。

    这些秘籍多种多样,有些是卷轴和古书,甚至是刻着古字的龟壳或石头。

    王梓轩微微点头,拿起油纸伞,拎起密码箱就走。

    全力外放气场威压消耗巨大,他快要吃不消。

    留在这里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群起围攻,蚁多咬死象,好虎架不住狼多,到时候就是他本事再高也凶多吉少。

    李兆天赶忙追上:“王大师,你答应过的,出手帮我们对付贺国彰,至少帮我们破开噬魂阴煞阵!”

    “他们已被重伤,噬魂阴煞阵现在也运转不灵,你们可以前去验证,诸位,告辞了!”王梓轩淡然的摆手。

    外面还下着雨,王梓轩出门撑开油纸伞,缓步走出。

    看似走的缓慢,众人却见王梓轩几步就迈出老远,眨眼间身影就出现在铁栏门外,消失在蒙蒙烟雨中。

    众人皆是长出了一口气,有人急忙冒雨去检查法阵。

    “所有布置法阵的法器,都被废掉了!”他们回来双手拿着灵力尽失的法器苦笑道。

    “王梓轩精通符咒阵法!神魂阴煞阵也破除过!”李兆天叹气道。

    “你怎么不早讲!”

    损失太大了,众人都用不满的目光看向李兆天。

    “贺国彰他们已经重伤?”李兆天心中发汗,视若无睹的道:“黑魔大师,烦劳你用飞头降术去查探一二,我们为你护法!”

    现在众人憋一肚子的怨气,已经对他这位盟主不满,如果贺国彰他们真受了重伤,那就是软柿子,正好拿来转移内部矛盾。

    “好!”双眼布满血丝的老者盘坐地上,口中念诵诡异的咒语,披头散发的头颅诡异的离体悬空,霎时从敞开的门口飞入了雨中。

    拜塔卓思那兰寺。

    “关帝显圣?”贺国彰等人皱眉。

    关帝显圣在史书中有过无数记载,否则关帝也不会香火不断,几乎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人供奉关帝,但真正听到也是让人匪夷所思。

    鬼王德捂着肩膀,面色惨白的道:“贺大师,我也不确定王梓轩是不是在龙尾古庙中,但关帝显圣是我亲眼所见,一名观气巅峰的高手被其一刀斩杀,十分厉害,我远远只被瞪了一眼,便被击成重伤!”

    “难道这个王梓轩是哪位大能转世?修行如此快速不说,还有神灵庇护?”面色苍白的邋遢老者们忧心忡忡。

    “诸位不必担心,我去会一会他,在我佛国暹罗,即便他实力过人,也不敢当众动手。”寿眉老僧道。

    “他修为那么高,厉上师不是对手,太凶险了!”一名邋遢老者摇头。

    寿眉老僧微微一笑,释放出威压气场,邋遢老者们为之侧目:“厉上师隐藏的好深,你竟然是接近定气中期的高手,难怪一人操控噬魂鬼神逃回来!”

    “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看看情形再说!”贺国彰却并不意外,他早知寿眉老僧的修为。

    寿眉老僧起身道:“不必了,王梓轩一定精通替身之术,观星法阵显示他已经到了香江,但他现在一定在曼谷,贫僧这就去寻他!”

    “一路小心!”贺国彰也不再阻止,点头道。

    鬼王德心中惊讶的看着寿眉老僧出去,明哲保身,他故意自伤想要急流勇退,并未说出发现王梓轩实力惊人的秘密,

    他苦着脸抱拳拱手道:“贺大师,如今我身受重伤,反成了拖累,可否让我回马来休养……”

    贺国彰打量鬼王德,后者的畏缩心思被他看穿,看到厉上师的实力还畏惧?贺国彰心中咏加惊疑不定。

    “桂万德,这次你做的不错,留在这里养伤修炼,尽快突破定气境!”

    鬼王德心中发苦,抱拳拱手:“多谢贺大师。”

    “贺……国彰!……”

    贺国彰耳窿中忽然传来呼唤声响,令他眉头皱起,这该死的飞头又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