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96章 震慑群雄

    “情蛊”以七情以蛊为食,是以修炼“情蛊”之人,首先要让“情蛊”入脑寄生泥丸宫,与自身七情六欲融为一体。

    “情蛊”入脑后,十年方会孵化,但若是有“金蚕蛊”为食,则一月之内就可破壳成熟,“金蚕蛊”本身就珍稀之极,培育极难,也非易得之物,是以“情蛊”极难现世。

    经“金蚕蛊”喂养的“情蛊”可迅速成活成熟,其威能也逐渐显露,宿主修为会暴涨,相貌也会变得如同神仙中人。

    “情蛊”在宿主体内成熟之后会结成“松果”茧,会将宿主的神魂精魄全部吸走,化作一滴伤心泪,从宿主的左眼中坠下,此后宿主修为尽废,瞬间苍老而死,魂飞魄散。

    但承迂这滴伤心泪的人,却继承了“情蛊”与宿主所有的威力,而且消去蛊毒戾气,再无危害,继承者会修为大进,将突破一个大境界。

    王梓轩看得心中暗惊,这《情蛊》好邪门,那岂不是说,定气境可以直接用此蛊术直接到乘气境,几只情蛊就成仙了?

    不过这种东西他是不敢碰的,太邪门了,不是正途,而且谁会无私到牺牲一切去成全别人。

    李兆天去到楼上一说,众人就炸了。

    师门和祖上绝艺不可轻传,他们徒弟都不肯全部传授,竟然让他们交出自家秘籍,真是欺负人到家了。

    李兆天道:“王大师说,如果你们同意,他就出手一次,帮我们对付贺国彰。”

    “那也不行,大不了我们豁出命去,跟他拼了!”一名白发苍苍的红眼真蛊婆尖叫道,她是在场所有真蛊婆们的领头人。

    众人见有人挑头,他们不顾李兆天的阻拦,蜂拥下楼去找王梓轩拼命。

    红眼真蛊婆率先冲来楼下,微微有些忌惮的保持距离,恨声道:“你竟敢窥视我苗家蛊术,当我们怕你不成!”

    王梓轩淡然道:“严重了,只是看看。”

    一名降头师站出来,指着王梓轩的鼻子叫嚣道:“小杂种!这里这么多同道,即便你强……”

    不待他说完,王梓轩就骤然闪到近前,一脚踹他脸上,降头师撞破窗户惨叫飞了出去,众人慌忙掏法器,却见王梓轩已经回到椅子上坐着,仿佛之前动手的不是他一样。

    好快的速度!众人心惊。

    摔到院中的降师连血带牙吐了一口,惨哼着爬起,灰溜溜回来躲去人群后面。

    王梓轩淡然的看他一眼道:“既然口无遮拦,要那些门牙,还有什么用?”

    “当我们死人吗!你看我金蚕蛊王的厉害!”真蛊婆退到同伴身后,双眼赤红如血,从腰间取出个小坛,掐诀诵咒。

    她身边周围的七名真蛊婆手持环状法器小心戒备,她们的耳环很大,耳洞和大。

    她们都是正宗的苗女,而正宗的苗女的耳环都很大很重,耳洞特别大,这是被沉重耳环长年累月给拉大的,与普通苗女并不难区别。

    “嘶嘶……”声响听得众人头皮发麻,客厅地板上污渍和灰尘土屑瞬间消失干净,蛊虫大多不喜尘土赃物,金蚕蛊极为如此,这是它要出现的征兆。

    在苗家做客,某些客人会在进门时在门口磕一下脚底的土,如果土瞬间消失,主人家里一定养蛊,客人常以此法试探,而加以小心。

    除去真蛊婆们,跟下来的李兆天众人赶忙退后,怕被误伤。

    金蚕蛊王相当霸道,大意的话,修为再高也凶多吉少,这蛮婆子就是仗着金蚕蛊王的厉害,眼高于顶,平日里将他们都不放在眼里。

    李兆天等人不着痕迹的相识一眼,蠢蠢欲动,如果王梓轩稍微露出破绽,他们将出手合力击杀。

    众人都是桀骜之辈,即便王梓轩再强,他们也不甘心屈服交出修行秘法。

    王梓轩心中狂跳,传说如来佛祖都被蝎蛊蜇伤过,两辈子他都忌惮蛊术,何况是蛊虫当中极为厉害的金蚕蛊王。

    好在对方是女人,他的桑冲逃命术偏偏克制女人。

    王梓轩暗中掐诀,随意似的一挥手。

    在李兆天等人的惊骇目光中,被层层保护的真蛊婆双眼一直,直挺挺抱着坛子仰面栽倒。

    “阿达!你醒醒!……”手持环状法器挡在前面的三名真蛊婆转身惊呼,将她扶起,却发现怎么也叫不醒。

    在苗疆“阿达”是外婆的意思。

    一名中年真蛊婆跪到地上哀求:“王大师,我们愿意交出秘籍,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阿达!”

    真蛊婆们也纷纷跪倒,脸上的冷傲也被惊恐替代。

    她们的头领十多年未遇过敌手,还在她们保护当中,竟然被王梓轩随手放倒,当真吓坏她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李兆天身后众人大气都不敢出,全神戒备。

    这位真蛊婆实力很高,是其她真蛊婆的头领,在他们当中实力能排进前三,还在其她真蛊婆保护当中,竟然被王梓轩挥手制服,毫无反抗的余地。

    那岂不是说,王梓轩杀他们也易如反掌?

    王梓轩一副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架势冷笑道:“你们这些真蛊婆,仗着蛊术害人无数,今天除去你们之后,我便去一趟苗疆老后山,会一会苗王,为世间彻底除去蛊毒一害!”

    苗疆极为偏僻隐秘的老后山,是真蛊婆们的修行之地。

    众人暗惊,王梓轩这是要抹除苗疆,斩草除根?

    传闻他轻易不出手,但历次出手便是杀伐果决,狠辣至极。

    风水术亦能杀人,亡族灭种的手段鬼神皆惊,刘伯温当年斩尽华夏成型龙脉,神佛都不敢站出说道。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打量一眼,悄悄准备百花飞头降的黑袍老者,赶忙低下头不敢轻举妄动。

    飞头降大成的术师,外表一如常人,谁都认不出他奇特处,但却有一特征,那就是在看人的时候,他的瞳孔中没有对方的倒转人像。

    中年真蛊婆哭声哀求道:“不要啊,求你,王大师,求你高抬贵手,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我们从未主动害人过!……”

    王梓轩杀机凛然的看她:“哦?还有不甘,给你三分钟时间,讲不出个子午卯酉,你第一个死!”

    李兆天身后的众人又是蠢蠢欲动,所谓狗急跳墙,事到临头,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