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92章 心灵拷问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王梓轩腰间忽然传来叮铃铃声响。

    三清帝钟!

    听到铃声,粉红鬼神的分神忽然动作一僵,然后恍惚着从王梓轩身边闪过去,一下扑到树下警卫的身上,消失不见。

    王梓轩惊出一身冷汗,他从来没有过感觉死亡如此接近。

    他拿起三清帝钟亲了一口,传闻通灵法器可以自动护主,果然好宝贝,看来这超品法器的三清帝钟已经接近了灵器,一定要好好蕴养。

    收好三清帝钟,王梓轩拨开树梢向下看去。

    只见树下的警卫打了个激灵,一脸困惑的四处打量,他再看手中的钥匙链,顿时感觉邪门,赶忙扔到了树下。

    吉丽王后从奇托拉达学校门口出来,警卫赶忙迎上前,王后不经意的看向他,忽然愣怔,原本样貌普通的警卫在王后吉丽眼中,忽然变得异常英俊起来,令她沉寂已久的芳心扑通扑通乱跳。

    醒过神的吉丽王后一改初衷,对身边的侍女说道:“你去将陛下的徕卡相机取来!”

    侍女躬身应命,快步离开。

    她春情荡漾的看着警卫道:“听说你精通摄影和诗歌,一会你为我拍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侍卫!”

    警卫先是惊愕,而后面露狂喜。

    “别傻站着,陪我去看看大象!”吉丽王后主动挽上警卫的胳膊。

    看向前方谈笑的两人,周围的侍女们面面相觑,一脸的惊愕,王后这是怎么了,前后简直判若两人?

    一名侍女放慢脚步脱离队伍,悄悄去向国王禀报王后的异样。

    此时的警卫心中大喜,吉丽王后这身热情劲儿把他都惊住了,没想到他竟然超额的完成了任务。

    树上的王梓轩默然无语。

    术无正邪,人分善恶。

    很多人不知道,令术士谈之色变的桃花劫术,原本是一种拷问祝福。

    如果中术者心地善良,对爱人忠贞不渝,那就是祝福,男人福禄双全,女人青春常驻。

    但如果做不到,桃花劫术就反过来变成了拷问诅咒,中术者必犯桃花而死,而那惹桃花的女子,如果不能对爱人忠贞,也会受到诅咒,变得丑陋不堪。

    树下这位吉丽王后气度非凡,外媒曾经评她为世界上最美王后,将要面临一场心灵拷问,谁也无法帮到她。

    虽然凶险,但有得有失,如果过了这一关,她便会得到天下间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青春常驻。

    王梓轩端着四神纹镜继续查看阿赞颂,对方实力强大,如果回来一定会发现他,如果对方有回来动向,他好及时离开王宫。

    另一方,戴着墨镜的泰王郑固在警卫的簇拥下来到皇宫门口。

    国师阿赞颂正捂着胸口吐血,刚才斗法他也受了不轻伤势,毕竟以一敌众,对方还用了阵法增幅。

    “国师,这是怎么回事?”泰王郑固关切的道。

    警卫向他报告,说国师忽然无故辱骂他们,在皇宫门口大发雷霆。

    面容消瘦的泰王郑固杏格外柔内刚,城府极深,不会因为警卫的片面之词,就轻易惩罚国师阿赞颂。

    阿赞颂打量一眼泰王身后的警卫,顿时明白有人在国王面前搬弄是非,他施礼后解释道:

    “陛下,刚才有一强大凶灵想要闯入王宫加害陛下,我拼死才将其阻拦,并且灭杀,当时情形危机,只好呵斥了警卫,让他们离开,以免造成伤亡!”

    “国师辛苦了,你没事吧?”

    泰王郑固对眼前的阿赞颂还是信任的,对方也不可能闲着无聊把自己搞出重伤吐血来危言耸听。

    “陛下,这凶灵来历蹊跷,请允许我离宫去追查他的来历,为陛下免除后患!”阿赞颂躬身施礼道。

    “国师辛苦,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泰王儒雅的道。

    “谢陛下,我告辞了!”

    “国师慢走!”

    国师阿赞颂礼拜后,转过身,忍着伤势,脚下加快速度,转眼间便离去数米远,一副高人风范。

    泰王郑固目送他离开,啧啧称奇。

    殊不知很多高人的形象都是装出来的。

    所谓坚强,全靠硬扛。

    林中扶树的阿赞颂再次呕血,伤势又加重了一分。

    他抹去嘴角血迹,心中怒焰升腾,施法招手引来一只斑林鸮,写了一张纸条通知大鲁士团,以他长老之命让他们立刻彻查粉红鬼神的事情。

    王梓轩收起四神纹镜,打眼看了下花园中谈笑的吉丽王后两人,如果国师阿赞颂不受伤离开,回来一定会发现警卫与王后吉丽两人的异样,当真冥冥中自有定数。

    王室业力深重,他也没有理由趟这泰国王室的浑水,既然危险解除,还是趁早离开为妙。

    见左右无人,王梓轩跳下树,捡起那枚“李代桃僵”钥匙链。

    出来王宫,王梓轩一路疾驰,回到与郑友谊分开的街上,头发慢慢变回了黑色,他四下打量,忽然脚下一停。

    王梓轩走向一个拎着鸽子笼的秃顶老者,他要故布疑阵,给他的突破拖延时间。

    “萨瓦迪卡,你这鸽子是信鸽么?”王梓轩双手合十招呼后问道。

    “当然是信鸽,我养的鸽子可以飞到香江再飞回来!”秃顶老者得意的道。

    “真的假的?”王梓轩一脸怀疑。

    “骗你干毛,我左面这只鸽子就是刚从香江飞回来的,才两千公里,更远都飞过!早晚它会飞到纽约去!”秃顶老者撇嘴。

    “这么强!你这鸽子怎么卖?”王梓轩问道。

    “卖?至少、至少一万铢!”秃顶老者养鸽子只是闲暇爱好,还没想过信鸽可以赚钱。

    王梓轩半信半疑的道:“我给你两万,但你要做一件事,证明他真能飞到香江再飞回来,我就买下你所有的鸽子!”

    “没问题,先说好,太重的东西可不行,鸽子带不动!”秃顶老者一下来了精神,他有几十只信鸽,这可是大买卖。

    “不重,就是这个钥匙链!”王梓轩默念驱邪咒加持到“李代桃僵”符钥匙链上,将它递给秃顶老者。

    “你先交定金,我现在就放我的鸽子。”秃顶老者生怕王梓轩反悔。

    “没问题,这是一万块,这是名片,鸽子到了香江打上面的电话,会有人去查看!”王梓轩从怀里掏出一沓泰铢,又取出一张名片写上方大师的电话。

    拿到厚厚一沓钞票和名片,秃顶老者喜笑颜开,马上打开鸽笼,将咕咕叫的灰羽信鸽取出,将钥匙链牢牢系在信鸽腿上,将它往天空一抛,信鸽扑棱棱展翅飞走。

    秃顶老者迫不及待的开始数钱。

    王梓轩微微一笑,循声看向街角。

    街道的一头,一群身穿黑色斗篷的巫师奔跑过来,粗鲁的拿住一个个华人游客对照照片。

    王梓轩一眼看到了也在四处张望的郑友谊,这家伙竟然没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