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91章 鲁士国师

    39年前,泰王拉玛八世被神秘枪杀,其19岁的弟弟郑固临危受命登上王位,四年后加冕亲政,是为拉玛九世。

    亲政35年来,泰王郑固经历了十多次军事政变,几十届内阁,政坛多风雨,他却依靠着过人的政治手腕始终屹立不倒。

    王后吉丽与泰王郑固数十年恩爱,是泰人心中的模范夫妻。

    泰王的右眼就是因王后吉丽而瞎,经常用墨镜遮面,当时热恋中的他从瑞士开车去巴黎,急着见到吉丽,结果追尾卡车。

    为了证明自己的爱,泰王只娶了王后吉丽一人,更几十年每周拿着心爱的徕卡相机为她拍照,就连泰铢钞票上都是为王后拍照时的样子。

    “你还有什么不敢!”王后吉丽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王后吉丽今天的心情极为不好,原因是泰王郑固与军方暗斗,压力太大,竟然患上了抑郁症,就连今天为她拍照都临时改变。

    而对这位警卫的厌恶,是因从家族中来了消息,眼前这名警卫是军方派入王宫,为的是离间她与泰王的感情。

    粉红鬼神追到皇宫门前,刚要冲入,忽然城墙上的金色光芒涌动,将他阻挡。

    王宫中饲养的大象忽然躁动不安,扬鼻鸣叫起来。

    王庙中,盘坐正殿蒲团上的一名白衣老者双眼猛然睁开。

    看向供桌上晃动示警的青铜鲁士虎头。

    在泰国,不同鲁士的法相,功效也是不同,而虎头鲁士主攻调教各种大灵和古曼,可下降防降、镇邪、控灵、增权力。

    白衣老者正是泰国王室御用王庙国师,大鲁士阿赞颂。

    阿赞颂在北部鲁士公会相当有名气,被封为鲁士法门修行中最高级的鲁士马哈木尼贴,同时成为全泰国最大鲁士团长老,并在王庙担任国师。

    “何方大灵,敢闯王宫!”国师阿赞颂拍地起身,手掐念珠,几个闪身便出了正殿,踏着一双草鞋,向王宫大门疾行而去。

    警卫疑惑的看着阿赞颂过去,忽然打眼看到地上的一个精致的玩偶钥匙链,他走了过去。

    树上的王梓轩暗叫不好,刚想阻止,但对方已经捡起“李代桃僵”钥匙链。

    细看警卫的额面,这警卫眉间有黑气萦绕,命有死劫?

    王梓轩不再管他,在树上站起身,取出四神纹镜,查看外面情形。

    国师阿赞颂来到王宫门外,对向他行礼的警卫视若不见,施展法眼向外面城墙看去,两名警卫好奇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一无所获。

    周围寂静无声,寻常的虫鸣与鸟叫全部消失,透着诡异。

    阿赞颂双眼微眯,只见身形巨大的粉红色鬼神正在撞击城墙上他布下的镇邪法阵。

    他不敢怠慢,若是被这邪异鬼物闯入王宫,他这国师也就做到头了,失去皇室供奉,他再想突破平静,将遥遥无期。

    树上的王梓轩心中瀑布汗,他猜到王宫里会有高手,但没想竟然是相当于定气境中期实力的大鲁士,赶快再换一张窥天符。

    提到鲁士很多常人会感觉陌生,其实鲁士法门在三千多年前,佛法还没开始流传时便大行其道,释迦摩尼佛祖的恩师就是鲁士,而鲁士专门修法,是在深山野岭修行禅定及苦行的修行者,瑜伽术便是来自鲁士。

    国师阿赞颂抬手丢出念珠,口中念念有词,高空当中出现一座四面佛的巨大虚影,一下压去,与此同时念珠在他眼中豁然变大,套在粉色鬼神的脖子上。

    粉红鬼神一声尖叫,双手死命挣扎反抗,试图扯断念珠。

    国师阿赞颂眼中一寒,这鬼神到底是哪里来的邪物,竟然如此凶悍,四面神光加持竟然还有反抗的余地,阿赞颂取出泰银金刚杵,口中不断念咒加持念珠法器的威能。

    四面神是梵天的俗称,“梵天”在佛教中亦称造书天、婆罗贺摩天、净天,印度教、婆罗门教三大主神之一,创造宇宙之神,梵文字母的创制者。

    四面神在东南亚,特别是在泰国被认为是法力无边,掌握人间荣华富贵之神。其四面分别朝向东南西北,供信众祈福。由于外形近似华夏佛像,华语译名多为四面佛,但事实上四面佛不是佛,所以准确而言应译为四面神。

    “四面神”是个仁慈无比“有求必应”的神灵,关于他有求必应的传说在泰国已经有很多不一一累述,在印度的神话传说中,只要向他许愿,无论是“神、魔、人”,他都会应允他们的愿望。

    双方开始了斗法较力。

    拜塔卓思那兰寺。

    另一头的贺国彰九人心中都是大惊,他们释放的鬼神竟要被对方镇压,这至少需要定气中期的实力,七名邋遢老者愈加忌惮,不禁心中打了退堂鼓。

    贺国彰看出众人所想,轻飘飘的道:“若是噬魂阴煞阵的神鬼被镇压,大阵便会被破,我们都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干,我们一起弄死他!”众老者心中发狠,指甲一划眉间,眉间血!

    指尖血、眉间血、心头血,是术士的杀手锏,轻易不会动用,而心头血威力最强,眉间血次之。

    除了贺国彰与黄衣寿眉老僧,七人先后眉间血加持,寺庙上空的乌云漩涡骤然加速旋转,天空中乌云密布,闷雷滚滚,仿佛末日景象。

    王宫站岗的警卫见国师阿赞颂忽然吐血,想要过来询问。

    “滚进去!”一贯气定神闲,谦虚有礼的国师阿赞颂,竟然爆了粗口。

    见国师发飙,两名警卫慌忙进了皇宫,商议后,一人飞快前去禀报国王。

    阿赞颂心中惊怒。

    看鬼神眉间赤红光芒,对方竟然用了眉间血加持鬼神,这是军方请来的人在针对他?

    在泰国,军队有凌驾于政治之上的传统,但极得民心的国王却凌驾于军队之上,所以军方一直在窥视王权,身为国师的阿赞颂本能想到是军方在搞鬼。

    即便他是定气境中期,面对贺国彰九人联手,还有阵法和眉间血增幅的粉红鬼神也极为吃力。

    阿赞颂一划眉间,也用出了眉间血,国师的尊严不容他退缩!

    念珠法器瞬间爆为齑粉,阿赞颂自爆法器,在他眼中,天空中的四面佛虚影凝实几分,泰山压顶一般骤然向鬼神镇压下去。

    拜塔卓思那兰寺的贺国彰八人仰天喷出一口血来,寺庙上空的噬魂阴煞云团被暴力击散,虽然大阵还在,但受到了重创。

    他们面面相视,目光中惊疑不定,这样都被镇压,王梓轩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只有黄衣寿眉老僧仍在闭目诵经,忽然他双目一睁!

    粉红鬼神尖厉嘶吼,突然自爆出两块小号粉色雾团,一团穿墙而入,霎时不见,一团飞速遁走,即便阿赞颂只察觉到后者。

    王梓轩正在树上端着四神纹镜查看,手腕的窥天符忽然一热,他全身汗毛竖立!

    只见一个粉色虚影向他电射扑来,王梓轩再想反应已经迟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