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89章 三清帝钟

    王梓轩心中坏笑,他看到郑友谊脚前有石头,故意的,算计他的人必须小惩大诫。

    他伸手拉起郑友谊,后者揉着膝盖:“哎呦,我联系了三家喜欢收藏的古董的家族,还联系到国家博物馆的副馆长,还有PapayaStudio!”

    “国家博物馆就算了。”那地方盯着的人太多,最主要的是,只能看不能摸。

    他好奇道:“PapayaStudio是什么?”

    郑友谊解释道:“新开的一家店,号称亚洲最大的古董家具市场!5000平米的大仓库,有超过十万件藏品。”

    “不错!”王梓轩满意点头。

    第二天一清早,王梓轩就随着郑友谊拜访喜欢收藏的泰国豪门。

    在接连三天的古董鉴赏中,王梓轩逐一指出其中的赝品,显示出不凡的鉴赏能力,三家豪门的家主极为惊讶,令一同的郑友谊也对他刮目相看,越加对他心生敬佩。

    王梓轩心中暗喜,收获巨大,他的灵力已经压缩了七次,却再次接近溢出,可见充盈到何种地步,他要自然而然的冲击瓶颈,那还需要更多的灵力。

    下一站,PapayaStudio。

    走进PapayaStudio,这家最大的古董家具市场。

    从门口的古色古香,到店内的金碧辉煌只是几步之遥,大件的家具、小件的工艺品不胜枚举,一眼望过去令人心生震撼。

    宝贝!王梓轩喜形于色,快步上前。

    他发现一枚鎏金铃铛,这枚铃铛口径7.5厘米,高17.6厘米,用黄铜制造,外表鎏金,“山”字形柄,铃内有舌。

    铃铛上刻符咒、神像、经文、篆字以及装饰有金银玉器,光彩照人,可谓“琳琅满目”,左右镂刻“掷火万里,流铃八冲”八字,后方符咒,前方镂刻古朴的四个篆字:

    三清帝钟!

    这是一件灵气内敛的超品法器!

    王梓轩喜形于色,他拿起铃铛轻轻摇动,悦耳的声音直击灵魂。

    三清铃是道士的重要法器,又名帝钟、法钟、法铃、铃书。

    柄的上端称作剑,呈“山”字形,以象征三清之意,具有降神除魔的作用。

    老板见王梓轩拿起铃铛摇晃,笑着介绍道:“这枚铃铛来自古老的华夏,三年前我在法国买回,是一件漂亮的古董,造型和做工都十分精致。”

    “一看就是件工艺品,还古董?”郑友谊不屑的道,这铃铛太漂亮了,常人一眼看去仿佛塑料假货。

    “老板,这件多少钱?”王梓轩问道。

    “一百万泰铢。”老板试探的道,等着王梓轩压价。

    “老二,付钱!”王梓轩将三清帝钟系在腰间,随口道。

    郑友谊咧嘴叫嚷:“啊?!这破铃铛要一百万?!”

    “呃,三十万吧!”老板也感觉自己狮子大开口了,谁成想他漫天要价,对方却没有落地还钱。

    “最多十万,不卖就算了!”郑友谊黑着脸随口道。

    “成交!”老板赶忙拍板,令郑友谊顿时更有上当的感觉,再想砍价,话已经出口,怏怏不快的示意保镖给钱。

    老板飞快接过钞票,揣到兜里,数都没有数,心说这俩大头,一个旧家具的搭件,被他洗擦了一下就卖出十万,今天赚大了。

    郑友谊无语,如果不是王梓轩之前显示出过人的鉴赏能力,他肯定会劝说王梓轩。

    王梓轩推着梯子去欣赏吊挂的油画,老板殷勤的为他忙前忙后扶梯子,陪着王梓轩里里外外将5000多平方米的大仓库走了一遍。

    遗憾的是,王梓轩没再有看上眼的东西,只是到处摸摸看看。

    王梓轩紧闭着嘴吭哧吭哧。

    如果会王梓轩的望气之术,会发现他的七窍在溢出丝丝灵气,王梓轩汲取的灵气太多,即便已经压缩到第八次,灵气也再次满溢。

    他盘坐到一张古董沙发上,掐诀诵咒,第九次全力压缩外泄的灵气。

    郑友谊看得莫名其妙,跟王梓轩说话他也不吭声,老板过来被郑友谊拦住,他瞪眼道:“花十万块,坐一会还不行?”

    老板翻白眼,嘴里碎碎念的去一边算账。

    足足等到日落西山,郑友谊等的已经等的心焦,来回踱步,王梓轩才伸展懒腰起身。

    王梓轩喃喃自语:“不错,九次压缩,灵气已经足够,但怎么还差临门一脚?”

    “大哥,你刚才在做什么,你在修炼内功,你会武术?”郑友谊猜测道。

    “武术?我只会一点强身健体的太极拳。”王梓轩实话实说。

    “大哥,我对你真是佩服到高山仰止,能文能武,文武双全。”郑友谊夸赞道,他越发感觉到王梓轩的神秘不凡。

    南荷兰省,海牙王宫。

    约翰王子面无血色的怔怔坐在沙发里,手里的一张体检报告单滑落在地毯上,爱死病?!

    “该死!”他气急败坏,一脚将眼前的茶几踹翻,茶几上的“李代桃僵”钥匙链飞起,一下落进了旁边的壁炉当中。

    壁炉中火焰忽的汹汹而起,仿佛浇了汽油一般,吓了约翰王子一跳。

    轿车中,闭目养神的王梓轩猛然睁眼,不好!

    “怎么了大哥?”郑友谊疑惑道。

    王梓轩淡然一笑:“没事,友谊,我下去走走,你先回酒店吧!”

    与此同时,市郊别墅中。

    一名降头师飞快跑过来。

    “今晚我们这样……什么事慌里慌张?”正在和众人商讨的李兆天慢条斯理的皱眉道。

    他身旁的一干人也好奇看向降头师。

    “李盟主,发现王梓轩,他就在曼谷,距离我们37公里的素坤逸大街!”

    “什么!”众人惊声起身,黄吉那矬子失手,王梓轩找来了?

    李兆天心中一凛,微微思索后催促道:“快,派人过去看看,如果真是他,先不要动手,礼貌些将他引过来,我们布下阵法陷阱,合力对付!”

    拜塔卓思那兰寺。

    后院厢房中。

    “该死,那个该死的百花飞头昨晚又来捣乱!”一名邋遢老者愤恨的道。

    李兆天等人这些天并未闲着。

    之前贺国彰借阵法威力使用桃花劫术,结果被反噬令噬魂阴煞阵威力大减,李兆天等人便趁此机会各种蛊虫骚扰不断,还放了不怕煞阵的百花飞头降进来,半夜在他们耳窿中大叫,使得他们整个人弹起,中断了修炼去捉,但他又逃出去。

    昨晚他们暗藏桃木剑,对方半夜又放飞头降,被他们联手斩到惨叫逃走,但他们也一夜未敢修炼。

    贺国彰冷哼道:“这是李兆天的疲兵之计,为了引诱我们出去,等大家突破后,他们都是土鸡瓦狗,忍耐些吧!”

    黄衣老僧猛然睁眼:“王梓轩来了,就在附近!”

    “什么!前一刻你还说他在荷兰海牙,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室内打坐的众人无不大惊失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