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88章 泰式按摩

    “有意思,那个铃铛是怎么回事!”王梓轩指着酒吧挂着的一个特别的铃铛。

    郑友谊赶忙解释道:“大哥,那个没事千万别摇它,摇铃的意思是:今晚所有的酒我请客!曾经有游客手闲去摇铃,然后拒绝全场买单,弄出过不愉快!”

    “原来啊!”王梓轩起身过去,一拍铃铛大声道:“嗨喝、嗨舞、嗨起来!”

    全场立即爆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客人们举着酒瓶向王梓轩致意。

    王梓轩回来,只见郑友谊示意保镖开箱,取出一摞摞钞票摆在桌上,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GoGo的看场经理看到郑友谊的手势,赶忙吩咐服务生去通知后台的艺人,对王梓轩重点照顾。

    GoGo今天的夜场表演五花八门,有女杏的阴功秀,展示各种令人瞠目的特殊技能,譬如喝水、吹箭等等。

    还有公鸡秀,展示男杏丁丁的各种特异功能,看起来怪怪的,但深受女杏观众欢迎,从现场的尖叫声就能看出来。

    丁丁居然还可以写字,真是厉害!

    王梓轩带头鼓掌叫好,萨莉亚在旁边剥龙眼喂他,王梓轩拿起茶几上的一沓泰铢,甩手撒在舞台上,钞票仿佛雪花般飘落。

    全场再次沸腾。

    郑友谊心中惊讶,他感觉王梓轩比他还像夜场王子,显然是这种地方的常客。

    王梓轩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人都有赌徒心理,付出的越多越想有所收获,反而会因此泥足深陷,对你越加重视。

    节目不得不中断,台上的“公鸡秀”演员不住鞠躬,飞快捡钱,整个GoGo酒吧里目光全都聚集到王梓轩身上,女人们更是秋波频送。

    夜渐深,酒吧女的表演热度却开始升温。她们褪去比基尼甩到台下,观众们欢呼争抢,坦诚相见的泰妹们还相互调情,模拟各种床上运动,没有多少艺术可言,纯属打情骂俏,却令台下的观众愈加兴致高昂。

    表演舞台与吧台紧靠在一起,客人伸手就可以触及泰妹。

    一名泰妹主动向王梓轩靠近,突然冲到他眼前,展示她下身的艺术构造,伴之以迷离的眼神和扭臀等姿体语言,王梓轩的耳边传来她轻柔的断断续续的哼啊,极度惹人犯罪。

    王梓轩还没如何,旁边郑友谊的保镖已经流鼻血流。

    他心中好笑,一把钱撒出去,杏感顿时变为滑稽,泰妹跺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撅着腚跑去捡钱。

    郑友谊暗中观察着王梓轩,附耳提醒道:“大哥,今晚你可是焦点啊,所有美女都对你有意思,如果你看中哪个直接带走,服务员会直接帮你搞定大床房间,引路送套,简单粗暴……”

    萨莉亚听得目瞪口呆。

    “我有萨莉亚就够了!”王梓轩将萨莉亚拉到怀里笑道。

    凑到近前的女人们不甘的瞪了萨莉亚一眼,转身离去,另找目标,后者哀怨的看向王梓轩,又被当做挡箭牌。

    从GoGo出来,郑友谊执意让保镖送萨莉亚回酒店休息,拖着王梓轩去按摩。

    在他看来,男人之间四大铁,同过窗、扛过枪、分过脏、嫖过娼。

    各种各样的洗浴按摩分布在泰国各地,但需要当地人带领,因为这些场所大都分散在比较偏僻和隐秘的地方,外地人是找不到的。

    譬如“泡泡浴”就是一种最具特色的泰式洗浴按摩。

    郑友谊带着王梓轩到了一间高端的会所,进了“玻璃缸”。

    “玻璃缸”就是有单向玻璃隔断的房间,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的按摩师,而按摩师看不到客人。

    “大哥,挑一个,这里提供从演员到学生妹、模特到白领丽人,但需要提前预约,价格不菲,不对一般人开放,一条龙享受呀!”

    郑友谊请王梓轩挑选中意的女按摩师。

    王梓轩哭笑不得,这是一条龙难受!

    “玻璃缸”内的女按摩师大都穿着低胸紧身的齐B超短裙,胸前挂着号牌,在经过精心配置的灯光照射下,显得娇媚动人。

    盛情难却,王梓轩还指望对方联系古董鉴赏,就随便点了一个。

    郑友谊连连夸赞王梓轩有眼光,他也挑选了一名中意的按摩师,将号牌告知领班。

    整个过程王梓轩都处于被摆布的被动状态,按摩师按既定流程为他提供服务。

    按摩师不是用手,而是用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为他按摩。

    body to body(身体和身体)。

    王梓轩默念着清心咒,令按摩师却有些傻眼,她感觉眼前的男人仿佛一座神像。

    从泡泡浴出来,认为王梓轩彻底成了自己人,郑友谊让保镖开车跟在后面,他与王梓轩走在素坤逸大街上说话。

    郑友谊诉苦道:“大哥,有没有什么合作的内幕消息给我,在家族里,我很不受到待见,做不出点成绩,我这位置坐不稳啊!”

    王梓轩晒然一笑:“友谊呀,你看那里!”

    郑友谊诧异的看去,只见街头花枝招展的站街泰妹。

    泰国流莺数量惊人,到底有多少?几十年后也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曼谷Asok至素坤逸大街上的,能看到大批的站街女在等待生意,居然有黑人,还有马来的,当然主力军是泰妹。

    郑友谊苦笑道:“大哥,我读书少,不像你是哈佛高材生,你还是讲白话吧。”

    王梓轩微微一笑:“那些站在街边的泰妹,都在寻找她们自己的梦想和童话王子,一天一天过去,多数人最终只是挣笔钱,带着无奈回到家乡。”

    “她们当中,没有多少人会那么幸运,但那些幸运的泰妹,即便运气使然,但也都有相同的一点,那就是眼光!”

    “眼光?”郑友谊若有所思。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道:“眼光就是机会,你看到了,抓住机会,这是你的眼光,就像她们,精心打扮用颜值和肢体语言,让别人看到,给她们机会,这就是别人的眼光!”

    郑友谊点头,感觉非常有道理。

    他察觉到王梓轩的与众不同,他想起二哥对他说过的话,对聪明人以他的智商是玩不过的,不如以诚相待,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他将姿态放到极低,满脸诚恳的求教道:“大哥,小弟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窝囊废,爱耍些小聪明,哪里有得罪的地方,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其实我很差劲,二哥他将酒店餐饮生意给我打理,是高看了我,生意上的事情我哪里会,但我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混吃等死,被人看不起,大哥,我们兄弟一场,请指点一下小弟。”

    王梓轩深深看了郑友谊一眼,笑道:“既然你说了,我们兄弟一场,当哥的就指点你一下,至于你能听进去多少,看你和你郑氏的造化。”

    “郑氏的造化?”郑友谊心中暗惊,他这位便宜大哥好大的口气,竟然扬言指点他郑氏家族。

    王梓轩微微一笑:“你如此讨好我,是在缘木求鱼,曼茨家族根本看不上你泰国郑家,他们更看重财势雄厚的香江许氏,让我过来,是为了给许氏施压而已。”

    “什么?!”郑友谊脸色微变,那他的两百多万泰铢岂不是打了水漂?

    “你是不是认为你在我身上的钱都白花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王梓轩似笑非笑的打量他,显得莫测高深。

    “为大哥花钱,弟弟我心甘情愿的。”郑友谊赶忙道,心中暗汗,他想什么对方竟然都知道,真是厉害。

    “钱没有白花的,最少也能买个教训。”王梓轩打趣道。

    “大哥,你别逗我了,什么是缘木求鱼啊?”郑友谊哭笑不得,还有人花钱买教训的。

    “曼茨家族为什么与许氏合作,又找你们郑家,你没想过?”王梓轩正色道。

    “为什么?”郑友谊若有所思道。

    王梓轩挥斥方遒的道:“因为他们看好亚洲的未来,未来亚洲将引领世界的经济发展,而华夏是商家必争之地!蛋糕就那么大,谁先下手,谁就会是大赢家!”

    “我如果我是你郑家家主,会以回乡探亲的名义,以泰国海外华侨的名义,在华夏大做慈善,大把的钱撒出去,博得华夏的好感和支持,未来全球最庞大的市场,就向郑家敞开了大门!”

    “回来之后,再建立宗亲会,华侨总会,到时候你郑家就代表了整个泰国华人,反过来加重在泰国的话语权,左右逢源,双向得利,未来你们郑家将会成为泰国首富!”

    郑友谊被忽悠的眼睛发直,他不是被王梓轩的话惊到,因为他的二哥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今年悄悄回华夏,回乡探亲,大笔的花钱做公益慈善。

    但他二哥绝对没有王梓轩说得如此透彻,甚至未来郑氏会崛起成为泰国首富家族都预见到,这证明王梓轩真有本事,甚至比他奉若神明的二哥还要深谋远虑。

    看到郑友谊的表情,王梓轩似笑非笑,他知道对方听进去了,继续道:“但具体的步骤还有很多技巧……,古董鉴赏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郑友谊的胃口被吊起,正听得聚精会神,忽然一个转折,郑友谊没留神,脚下一绊噗通摔在地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