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85章 桃花劫术

    贺国彰面色难看的道:“之前是观气境巅峰,他消失一段时间,回来先后除掉了搞出死亡车库的姚三缺,还有养邪鬼仔的翟家兄弟,听说是随手而为,他们三人毫无还手之力。”

    一名老者大惊失色:“什么,姚三缺死了?!我和他交过手,他的寒潭阴阳草混合降厉害无比,曾经干掉过三名定气境,竟然就这么死了?”

    贺国彰阴沉道:“我猜想,王梓轩他应该已经突破到定气境!”

    他心中苦涩,谁能想到打个盹的功夫,他不放在眼里的后辈小子,竟然已经成了气候,令他也不得不心生忌惮。

    “这姓王的小子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一名全身符文的光头老者不忿道,他们如今也只是观气境巅峰。

    贺国彰双眼微眯。

    七名邋遢老者面面相觑,不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向佛龛下的一盏油灯,心中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贺国彰在打什么哑谜。

    只有黄衣老僧寿眉一耸,他知道油灯里是解天罡的神魂,而解天罡是王梓轩的养父契爷。

    只听贺国彰又道:“现在李兆天这老鬼也突破到了定气境,召集到不少帮手来曼谷,善者不来,不过噬魂阴煞阵足以挡住他们,现在你们尽快突破定气境才是关键,到时他们都是些土鸡瓦狗!”

    “但王梓轩却是个变数,他八字纯阳,天生克制鬼术,还精通符咒阵法,如果他趁机破除噬魂阴煞阵,反噬会要了我们的命!”

    这些请来的帮手桀骜不驯,只有事关自身的利益,才能驱使他们全力出手。

    邋遢老者们眉头深锁,绝不能让王梓轩破坏阵法。

    他们之所以一直没有对付李兆天,就是因为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只要再有三天时间,他们就有把握突破定气境。

    贺国彰转头问道:“厉上师,可否查出他的动向?”

    一名盘坐在蒲团上,闭着双眼,身穿黄衣的寿眉老僧开口:“观星法阵显示,他昨天在瑞士,现已到达阿姆斯特丹!”

    观星阵法是由泰国乌汶府观星石滩筛选的灵石布置而成的一种追踪法阵,古时常被用于观察星辰。

    贺国彰轻声道:“这小子不戒女色,我们联手施展‘桃花劫术’,至少让他无暇他顾,诸位!距离太远,我又伤势未复,我们联手借助噬魂阴煞阵施法!至少让他无暇他顾坏我们的好事!”

    七名邋遢老者相视点头,掐诀诵咒,将法力加持到贺国彰的身上。

    拜塔卓思那兰寺上空忽然乌云汇聚,电闪雷鸣。

    泰国多雨,街道上的路人习以为常的加快脚步。

    心中忽然翻起警兆,正要登上嘟嘟车的王梓轩抬头,凝神望气,在他眼中,天空煞云翻滚,噬魂阴煞阵徒然加快了运转。

    煞云中忽然分离出一个粉红色的巨大鬼神悬立空中,身形一晃,眨眼不见踪影。

    贺国彰在借助噬魂阴煞阵施法,粉红鬼神,这是桃花劫术!

    好恶毒!这是要对付他!

    嘟嘟车师傅等的不耐,他刚想开口,王梓轩随手掏出一张泰铢给他,后者满脸堆笑的趴在把手上耐心等候。

    王梓轩手抚在右手袖口的窥天符上,心中忐忑,不知那枚“李代桃僵”符可否真的起到作用。

    术无正邪,人分善恶。

    很多人不知道,令术士谈之色变的桃花劫术,原本是一种祝福。

    古时有术士为奖励心地善良、忠贞之人,发明出这种祝福之术,只要通过了灵魂的拷问,男人会因此福禄双全,女人会因此青春常驻。

    但祝福到了邪道术士手中,却变成了拷问诅咒。

    如果心地晦暗,对爱人不够忠贞,中术者必犯桃花而死,而招惹桃花的女子,如果对爱人不够忠贞,也会受到诅咒波及,容貌尽毁,变得丑陋不堪。

    王梓轩虽然主张积德行善,也做过不少好事,但自问不是心地善良之人,如果遭受桃花劫术的灵魂拷问,肯定凶多吉少。

    不知多久过去,忽然天边雷声隆隆,王梓轩定睛看去,只见粉红鬼神一路霹雳带闪电的狼狈逃回,一头扎进噬魂阴煞阵中不见身影。

    被反噬了?

    王梓轩暗呼一口气,幸灾乐祸的跳上嘟嘟车。

    天空的乌云忽然散去,与此同时,厢房中的贺国彰九人仰天喷出一口血。

    一名邋遢老者咳着血,难以置信的道:“他的福运如此深厚,竟然堪比皇室子弟。”

    贺国彰擦去嘴角的血迹,阴森冷笑:“这就没错了,王梓轩逆天改命,福运加身,否则也不会修炼如此快速。”

    他不着痕迹的打量老者们,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什么,你怎么早不讲出?现在神魂阴煞阵受损,我们也都受了伤,突破又被拖延。”一名老者不满道。

    贺国彰冷笑:“知道又怎样,难道就不做么?”

    “你!”见对面的同伴微微摇头,老者悻悻的不再吭声。

    “大家同一条船上,同舟共济才是!”寿眉老僧说了一句,起身过去扶起贺国彰:“贺大师,你伤势过重,我带你去正殿后面疗伤。”

    “多谢厉上师!”贺国彰拱手道。

    两人出来厢房,寿眉老僧一挥袖,施展隔音秘法后朝厢房皱眉看了一眼,回过头打量贺国彰道:

    “贺大师,我已为你做了如此多,事到如今,可否坦诚相待?”

    贺国彰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厉上师言重了,并非我有意瞒你,而是和珅宝藏的秘密,解老鬼还没有完全讲出,我所知有限。”

    寿眉老僧默然无语,意思等待贺国彰继续说下去。

    贺国彰沉吟道:“既然上师想要知道,那我就将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寿眉老僧打量了他两眼后说道:“贺大师请讲!”

    贺国彰负手看天,仿佛回忆的悠悠说道:“当年,和珅被嘉庆抄家,不是因为贪,而是因家中藏有一件宝贝,怀璧自罪!”

    “世人皆以为‘倒和珅,肥嘉庆’,和珅宝藏,金山银海,但其实那些只是些外物而已……”

    老僧寿眉微微皱起,打断贺国彰道:“贺大师,那十亿两白银,在你眼中只是外物?”

    贺国彰沉声道:“厉上师着相了,我等修行之人,何必在意那些身外之物。”

    寿眉老僧不悦,反驳道:“那些金银可以建起无数寺庙,大千刹海,令万千信众,灌沐我佛金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