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84章 湄南河岸

    王梓轩揩了揩眉毛,看来很有必要强调一下:“老二,人妖那东西我害怕,你可别吓我。实话跟你说,我更喜欢鉴赏古董。”

    他可不想睡睡觉,被窝钻进一位和他打台球。

    “鉴赏古董?”

    郑友谊挠脸,这意思是让他送古董?原来这家伙更贪钱,也是,有钱了什么女人没有。

    “只是鉴赏,如果老二你能做到,那就是帮了我的大忙,王梓轩煞有其事的道,提升实力才是根本。

    “好吧,下午我就去联系古董鉴赏的事,不过晚上的酒池肉林,必须给我面子,娜娜街的一条龙我都安排好了。”郑友谊认真道。

    钱已经花了,人家不退的!

    王梓轩点头:“那好吧,我出去走走,晚饭前回来。”

    房间里,萨莉亚怔怔呆坐,她发现一回忆浴室中的一幕,她便扑通扑通的心跳个不停,难道她真喜欢上了对方?

    萨莉亚正在胡思乱想,王梓轩走进门。

    “你回来了?”萨莉亚赶忙起身。

    王梓轩微微一笑,萨莉亚看得心头又是狂跳不止,王梓轩身上有一种极为吸引人的独特气质,深邃的双眼仿佛看透人心。

    “先生,你要出去?”萨莉亚见王梓轩去拿外套,好奇问道。

    “随便走走。”王梓轩道。

    “我为你导游吧,大曼谷的所有街道我都知道。”萨莉亚道。

    有个导游也不错,王梓轩笑着点头:“也好。”

    湄南河边的一处树林中。

    萨莉亚好奇的看着王梓轩在指挥雇来的工人挖土,不知王梓轩要做什么,他还让自己买来一个小棺椁。

    “宣先生,这是要做什么?”她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看着江畔景色,王梓轩黯然道:

    “这是一位我的长辈,我来为她收敛尸骨,让她落叶归根。”

    “可以和我说说她的故事吗?”萨莉亚颇有些好奇道。

    王梓轩并未隐秘,只是省去了身份和名字将周小寒母亲流落泰国的凄惨遭遇讲了一遍。

    萨莉亚听得心有戚戚:“社会真是太复杂了,有那么多黑暗。”

    王梓轩笑道:“人生是一场修行,人好是好自己,人坏是坏自己,福祸自招。”

    “但要记住,不能做烂好人,因为烂好人没有好报,最好的爱与善良要给与真正对你好的人。”

    萨莉亚点头:“宣先生,你是一个好人。”

    王梓轩嘴角微扬:

    “佛家有菩萨心肠,也有金刚怒目,有时我也很坏的,想要守护,一味的善良是不够的。”

    工人喊叫,说是发现尸骨,王梓轩上前掐诀诵咒,为周小寒的母亲超渡。

    萨莉亚怔怔的看向王梓轩,意外王梓轩会这些。

    雇人将棺椁海运送去香江,交给九龙风水堂的方大师,周小寒母亲的事情告一段落。

    王梓轩负手站在湄南河岸边,目送抱着棺椁的雇工乘船离去。

    “萨莉亚,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是我们俩的秘密。”

    萨莉亚郑重点头。

    王梓轩转身道:“听说曼谷有间拜塔卓思那兰寺,我们去看看!”

    萨莉亚鼓足勇气,主动牵住王梓轩的手。

    王梓轩打量她一眼,没有被拒绝的萨莉亚又抱住他的胳膊。

    泰国一年365天都是30多度的炎热天气,两人穿的都很少,萨莉亚又不穿胸罩,胳肘处的柔软令人心猿意马。

    王梓轩默念清心咒,眼中恢复了清澈。

    拜塔卓思那兰寺。

    这里香火旺盛,整年不断,十分热闹,许多居民来这间寺庙礼佛祈求平安,王梓轩收敛气息,与萨莉亚走在人群当中,宛如一对善信情侣。

    泰国是佛国,超过九成民众信仰佛教,信因果,敬鬼神,所以大多数泰国百姓心地善良,民风淳朴。

    “宣先生,我们去拜佛,很灵验的!”萨莉亚心情愉悦的道。

    王梓轩伸手将她拉回来,面色凝重的站在寺庙外。

    好重的阴煞之气,只是离地三丈之外,常人难以察觉。

    他凝神望气,瞬间整个世界变成黑白两色,只见拜塔卓思那兰寺的上空,万千淡白色的婴儿鬼魂在盘旋飞舞。

    而上方乌黑巨大的煞云漩涡,正将哭嚎的婴魂吸摄上去,吞噬掉。

    王梓轩心中暗凛,噬魂阴煞阵!但哪里来的如此多的童鬼?

    他运足观气术再次看去,这才心中恍然,哪里都有将造孽当成事业干的人。

    泰国的佛教寺庙不仅设有存放遗体的冷冻间,还负责火化等事宜,泰国每年大约有百万例怀孕,而非法堕胎便是个旁大的数字,但在泰国堕胎是违法的,便有非法堕胎的私人诊所为了牟利,将弃胎送到这里让工作人员偷偷火化。

    “宣,我们不进去拜神么?”萨莉亚疑惑道。

    “神是不能随意拜的,你知道拜的是神还是尸?”王梓轩喃喃自语。

    难怪附近居民大多家境贫穷,原来是误信邪尸,伤了自家福运还不自知。

    贺国彰等人好凶残的手段,在这里布下了噬魂阴煞阵,极阴生阳,用来修炼,更用以祭炼邪尸,难怪贺国彰突破到定气境。

    “宣,这种话千万不要乱讲,会出事的!”萨莉亚紧张的道。

    泰国号称千佛之国,对神佛不敬,会招来恶事。

    “我们走吧,老二该等急了,晚上还有应酬!”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这可是真正的噬魂阴煞阵,不是当初他在富康花园破掉的西贝货,即便如今的他破除也要元气大伤,何况有贺国彰等高手主持阵法,令噬魂煞阵威力剧增,即便是他也不敢擅闯,看来悄悄取回解天罡的神魂难以做到,要另寻办法。

    拜塔卓思那兰寺的后院,此时贺国彰等人正在谈论王梓轩。

    “贺大师,那叫王梓轩的小子真的破除过噬魂阴煞阵?”一名独眼的邋遢老者问道。

    贺国彰用手绢掩嘴咳嗽两声,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病态的红晕,他看了一眼手绢中的血迹,悄悄将手绢揣入衣兜,他之前落下的伤势比其他人想象的还要严重。

    他凝重的道:“此事应该属实,当时张老鬼也不敢接手。”

    身受重伤甚至差点丢命,从小带大的徒弟死的死,叛的叛,连番的打击令贺国彰杏格大变,不如以往傲气凌人。

    “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噬魂阴煞阵是当世的凶阵之一,他们深知此阵的厉害,能破此阵之人无一不是真正的强者。

    “他是什么修为?”有人将信将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