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81章 鬼面桃花

    这些人不禁心里将王梓轩这个名字划上了重点符号,心中不由得羡慕嫉妒恨,凭什么他们数十年还是观气巅峰,一个黄毛小子竟然成了定气境。

    见众人听进去,李兆天阴毒的道:“不过王梓轩也有弱点,那就是女人,对付他要催旺他的桃花!让他牡丹花下死!诸位谁能做到,我马上百万重奖!论功行赏之时,也优先助他突破定气境。”

    王梓轩害他减了十年寿命,更拿走了他的《茅山真解》,李兆天真能不怀恨在心。

    “此言当真?!老夫有一宝,可以对付他!”人群后方有人喊嚷。

    众人一惊赶忙回头查看,却不见人影,低头一瞅不禁有人发笑,只见是名一米身高,酒糟红鼻、斗鸡眼的秃顶老者。

    “黄矬子,你那半吊子情降能对付得了定气境高手?”有人认出他是谁,不屑笑道。

    矬矮老者名叫黄吉,人送错号黄吉老人,善于情降与和合之术,实力低微,胆子极小,一遇斗法就跑,一遇强敌就倒戈投降,典型的墙头草,被很多同行耻笑。

    李兆天眼珠一转,和蔼可亲的道:“大家稍安勿躁,黄大师,如果你做得到,当场诸位给我作证,我李兆天说到做到!”

    他心中庸恨王梓轩,但忌惮他的实力修行界奇人异士无数,改良后的邪门术法也五花八门,兴许成功了也说不定,即便失败,他也没有什么损失。

    “说话算数,李会长,你看,这是我精心培育的‘鬼面桃花降!’”

    “鬼面桃花降!?”众人闻听定睛看去,只见黄吉老人献宝似的,右手托起一只巴掌大小的白色蜘蛛,而在蜘蛛背后有酷似人脸的花纹图案,随着蜘蛛肚子的起伏,人脸好似在咧嘴发笑,十分的诡异。

    请将不如激将,李兆天笑着将一根头发递出道:“黄大师,现在就开始吧,让大家看看你的通天手段,这是王梓轩的胎毛!”

    “好,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知道我黄吉也不是吃素的!”黄吉昂着头沉声打量众人。

    修行者大多禁色禁欲,这令他一身所学的和合之术少了用武之地,大多数巫师和术士都不怕他,甚至后辈中的强者也能欺负他,碰壁多自然学会了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但他也一直在憋着一口气。

    黄吉老人将毛发喂了蜘蛛,掐诀诵咒,口中念念有词,他手上的蜘蛛忽然动了起来,张口咬住黄吉老人的手腕,开始吸血。

    白色的蜘蛛变的红若桃李,而黄吉老人的脸色却转白,眼看他红色的酒糟鼻也逐渐在变白。

    粉红的鬼面蜘蛛开始摩擦鳌肢,发出交配时发出的高频率波声。

    这种声音常人是听不到的,别墅附近的狗纷纷惊悚抬头,警惕的望向别墅。

    在场真蛊婆随身携带的瓶瓶罐罐中的蛊虫也开始躁动不安,真蛊婆们纷纷念咒安抚。

    随着黄吉老人咒语念诵的越来越快,粉红色的鬼面蜘蛛肚子越来越大,接近了海碗大小,而黄吉老人却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忽然,鬼面蜘蛛喷出一道粉色光线,飞向天际,嘭的一声爆裂开来,粉色蛛丝一团团飞溅的到处都是,众人慌忙躲避,只见粉色蛛丝落到地面却融化消失。

    “失败了?”李兆天目光闪烁的问道?

    “不,我成功了!这个王梓轩福运深厚,仿佛皇室成员,令我寿命大减,但还是中了我的鬼面桃花降!”

    “千里孽缘一线牵,他即便相隔千山万水,即便他实力再高也躲不过!”黄吉老人头发变的花白,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岁,嘴里往外咳着血说道。

    他摇摇晃晃,面无血色,但却是一脸的疯狂表情,一双斗鸡眼却是精光四射,令人不敢小觑。

    众人心中暗惊,这矬子发起狠来也很恐怖,竟然能降到定气境高手。

    李兆天哈腰拍了拍黄吉的肩膀,递给他一张支票:“这是一百万汇丰支票,黄大师辛苦了,好生休养,以后还有仰仗你之处,来人,去多买些补品为黄大师补身体,不要怕花钱!”

    他的徒弟赶忙应命。

    “李会长果然仗义诚信!……”受宠若惊的黄吉老人拿着支票,感激涕零的被扶走。

    李兆天脸上和蔼可亲,心中却是冷笑,他这支票确实是真的,但他少写了一笔,根本废纸一张,这个黄吉要好生养着,如果王梓轩无事找来,可以拿他来背锅顶账。

    “李会长果然仗义四海!”见李兆天当场兑现诺言,众人纷纷夸赞道。

    李兆天道:“好啦,现在我们商议下,如何对付贺国彰和他请来的那些老鬼!为那些被他害死的同道们报仇雪恨!”

    上次在害死追杀贺国彰的巫师全部死光,李兆天全都推到了贺国彰的头上,而且只得到了半卷《天荒衍典》,对付贺国彰也是希望另外半卷中有破解“祝由嫁病”之法。

    “李会长,你说事成之后说有战利品归我们,还有一人一百万港元,而且帮我们突破定气境!”人群中有人确认道。

    李兆天傲然负手:“这一点大家放心,我李兆天身为香江风水协会的会长,言出既诺,如果我违约,让我李兆天下辈子投胎做狗!谁要是立下大功,我还会额外奖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了之前黄吉老人的抛砖引玉,众人开始表态。

    “好!我谢山就赌了这把,这一回我将师门的蝎神蛊带来,神挡杀神!”一名胡子拉渣,满身布袋的邋遢老者仰天狂笑。

    一位苗人装束的红眼真蛊婆也诡笑道:“我们这次带了族里最厉害的金蚕蛊王,她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来多少阿赞都不怕!”

    “老夫黑魔的百花飞头降,刚刚大成,正好一试威力!”一名盘坐地上,面色灰败的老者,用腹语阴森的说道。

    李兆天微微一笑,向人群中递出一个隐晦的眼神,一名老者越众而出道:

    “诸位,蛇无头不行,我提议建立诛邪盟,由李会长任盟主,带领我们一举诛除贺老魔头,还东南亚修行界一个朗朗乾坤!”

    “好,我同意!”众人群起响应。

    之前开口的三人见众人如此,也默然点头。

    李兆天在连番推辞下,被推上了代表诛邪盟主的上座。

    ……

    曼谷的拜塔卓思那兰寺,香火旺盛,整年不断,深受当地居民的欢迎,他们经常光临寺庙礼佛祈求平安。

    桂万德前天接到一个电话,就因为这个电话,使桂万德连夜从吉隆坡出发,来到曼谷的拜塔卓思那兰寺。身为一名降头大师,桂万德在马来凶名赫赫,被吉隆坡当地居民称之为“鬼王德”。

    站在寺庙大门,桂万德心里突然翻起警兆,而这种感觉,是他每一次碰到凶恶的阴灵,才会有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