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70章 约翰王子

    许晋芳看她一眼:“阿敏,一会让阿轩休息,我们去购物。”

    “好啊,我有带钱的!”甄慧敏点头。

    “我们是好姐妹,不要跟我见外,就当大姐提前送你的新年礼物。”许晋芳微微一笑。

    “阿芳姐,你发现没有,很多男人在偷偷看你!”甄慧敏小声道。

    许晋芳一身浅蓝色呢料连衣裙,身材惹火,波浪卷发披散在双肩,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高冷优雅的气质,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除了气质之外,外貌自然也没得说,肌肤胜雪,五官精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堪称人间绝色也不为过,即便在西方男人眼中,许晋芳也是极为罕见的美人。

    “阿敏,你看到那个棕色头发的男人了吗?”许晋芳头也不回的道。

    甄慧敏抬头看去,只见一名西装革履,戴着金色十字架项链的英俊的西方男人,正满眼痴迷的看向许晋芳。

    “很英俊呀。”甄慧敏打量一眼。

    “他是我母亲为我安排的相亲对象,让我来签署协议的同时,顺便相亲,听说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相信全能的上帝可以为他化解我的克夫魔咒。”

    “相亲啊!阿芳姐你喜欢他么?”甄慧敏小声问道。

    许晋芳面无表情道:“喜欢!”

    “喜欢?!”甄慧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正愕然间,对面那名西方男人起身过来,忽然被桌脚一绊,惨叫着摔倒,头正磕在绿植花盆上,当场满脸是血,晕死过去,他的朋友惊呼过去。

    甄慧敏目瞪口呆,她听说过许晋芳克夫,但没想到这么厉害,只是说出“喜欢”就克倒了相亲对象。

    许晋芳面无表情的道:“看来上帝也救不了他。”

    甄慧敏咧嘴:“这个,只是碰巧的吧!”

    许晋芳淡然道:“这已经是第九个男人,按照阿轩的话说,只有福运深厚的男人可以受得了我,但也会因此福运大损!”

    “美丽的小姐,我是约翰弗里索,你可以称呼我约翰,可以和你一起共进午餐么?”一名十七八岁,戴着眼镜的男生,笑着过来对许晋芳用英语说道。

    他身后跟着两名黑衣保镖,显然身份不简单,隔壁餐桌上的路易斯与卡琳娜想要起身过来,被许晋芳抬手制止。

    此时正有一群酒店的工作人员快步跑过去。

    约翰弗里索?许晋芳愕然打量对方。

    据她所知,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的二儿子叫蛹翰弗里索,眼前的这位年轻人,难道是荷兰王子?再一想这位荷兰王子酷爱滑雪的风评,许晋芳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许晋芳凛然不可侵犯的道:“这位先生,打扰别人就餐,是不礼貌的行为!”

    “你知道我是谁?”约翰嘴角扬起,只要说出身份,姑娘们会为之尖叫,他可是一名实打实的王子,他凭此交往过不少平民美女。

    甄慧敏埋头用刀叉戳烤香肠,眼角好奇许晋芳会如何做,她心里希望许晋芳会遇到她钟意的人。

    “难道荷兰王室没有教会殿下应有的礼仪?”许晋芳抬起粉颈,面沉似水的道。

    约翰王子脸色微变,对方竟然知道他的身份,他本能的赶忙鞠躬:“抱歉,打扰了!”

    知道他的身份还如此淡定,难道跟他母亲认识?他也不敢怠慢失礼,否则事情传到他的女王母亲耳中,一定会禁足惩罚他。

    荷兰王室,殿下?甄慧敏看着匆忙离去的约翰王子心中惊讶。

    许晋芳解释道:“他是荷兰的王子约翰弗里索,他的母亲贝娅克丝女王是荷兰的第六代君主,在五年前继承王位,阿敏,不用为我担心,现在不是王权时代。”

    甄慧敏兴奋道:“一位王子呀,阿芳姐,就连王子也钟意你!将来也许你会成为皇后也说不定!”

    这年月,真正的王子非常稀罕。

    “你想多了,这种纨绔子弟,只是玩玩而已,或许会花几个钱,但不会付出真感情,各国王室和真正的贵族一般都会保持血统纯正,他的婚事多半自己都做不了主,如果想要娶一位平民女子,他需要放弃王位继承权。”许晋芳道。

    甄慧敏道:“现在已经是新世纪,嫁给查理王子的戴安妮王妃不就是一位平民吗?”

    许晋芳解释道:“戴安妮王妃生于诺福克,是爱德华斯宾塞伯爵的小女儿,她贵族出身,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灰姑娘,所谓的平民王妃,是王室做的一场秀。”

    “……这有必要么?”甄慧敏难以置信、

    许晋芳嘴角微扬:“翻看五年前的报纸你就会明白,在当时,英国失业率接近300万,制造能力下降了五分之一,采矿业的命脉逐渐消退,百姓不满情绪高涨,并在那年夏天,骚乱达到高潮。”

    “王室风雨飘摇,几乎要被推翻,是戴安妮的出现,转移了人们的焦点,熄灭了工人阶级的怒火,拯救了王室,并在后续的工作中稳固了王室的地位。”

    “竟然会这样?!”甄慧敏惊讶道。

    救护车到来,之前被磕伤头的餐客被担架抬走,留下的餐客们窃窃私语中散去,男人们再看许晋芳眼神异样,选择了敬而远之。

    处理完此事的酒店代表,一位精英打扮的女士走过来:“许晋芳小姐,你好,抱歉打扰你进餐,我是瑞士曼茨私人酒店股份公司的执行董事,爱丽丝米勒,可以打搅你几分钟么?”

    “我在陪伴十分重要的客人。”许晋芳面无表情的道,对待外人她一惯冷傲。

    “很抱歉,你们请继续。”名叫爱丽丝米勒的女士欠身微笑,向许晋芳与甄慧敏致歉后优雅的转身离去。

    “阿芳姐,不会打扰到你的工作吧?”甄慧敏不好意思道。

    许晋芳嘴角微扬:“曼茨家族打算扩展东方市场,需要人脉关系,需要注资合作,但又不想让出实际的利益,他们太想当然了。”

    “阿芳姐,你的意思,不打算谈成这笔生意?”甄慧敏好奇。

    “当然不是,合作协议还是要签署的,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要学会借鸡生蛋,用别人的钱做自己的事。”许晋芳莫测高深的微微一笑。

    “咦,老公!”甄慧敏忽然看向许晋芳身后。

    “什么?”许晋芳飞快回头。

    只见身穿白色立领西装的王梓轩正背着手,看向走廊墙上的一幅肖像油画。

    吃完饭的约翰王子带着两名保镖往外走,面色阴沉的对身边保镖道:“调查一下她的来历!”

    虽然约翰王子还未成年,但已经是阅历丰富的情场老手,在许晋芳处碰壁后并不甘心。

    王梓轩转过身看向约翰王子道:“这位先生,看你印堂发黑,最近会有横祸,送你一句话: 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

    “No Zuo No Die!”约翰王子对这个还未出现过的网络新词莫名其妙。

    保镖忽见王梓轩右手伸入怀里,赶忙摁下他的脑袋,飞快掏枪,却见王梓轩取出一个扩大镜,转身看向油画:“不错,非常不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