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66章 小寒身世

    灵气竟然被他很快吸收一空。

    这么一大块帝王绿的极品玉石,竟然就这点灵气,他凝神望气,心中顿时不屑,竟然是唬人的东西,极品帝王绿玉石只有削面的一层,后面都是石头而已,难怪灵气会如此少。

    想起先前郑老先生的作为,王梓轩也未客气,面无表情的道:“郑老先生,这里块玉石多少入手的?”

    “这一块出自老坑的帝王绿玉原石是我太太的心爱之物,是非卖品,如果非要说个价格,至少一个亿!”郑玉东微微自意道。

    “呵呵,你说是便是。”王梓轩付之一笑,走向别处。

    何老先生心中诧异的快步跟到王梓轩身后,他是识货之人,知道这是好东西,但见王梓轩的反应有些好奇:“大师,看这成色,确实是极品的帝王绿,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我之前看过,就有心想要买下来,大师你看如何?”

    “投资需谨慎,不要被表象骗了!”王梓轩笑道。

    “大师,你是说,这石头有问题?”何老先生一下醒悟,诧异的道。

    王梓轩微笑点头。

    郑玉东跟上来:“老何,这帝王绿如何,你若喜欢,我劝劝我太太,八千万让给你。”

    何老先生似笑非笑看他一眼,跟上王梓轩:“你新世界缺资金了?”

    郑玉东愕然,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以前一直惦记他这玉石,怎么忽然就不要了。

    王梓轩走了一圈下来,恢复到观气境后期,实力恢复了大半,王梓轩正心中暗喜。

    凝神望气,查看头顶的庆云,在得到周荣发的气运之后,果然大为改观,他的福运再次呈现灵芝状,虽然窃取古董灵力沾染了一些业力,但正被福运气抵消,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王梓轩心中正高兴,忽然看到中间的架子上竟然突兀的摆着一张相框,里面一张身穿无袖旗袍女人的黑白照片。

    他微微一怔,拿起相框,照片里的女人竟然与周小寒极为相似。

    “大师,这是我太太的幺妹,可惜当年在除夕走失,我太太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只留下这张照片。”郑玉东上前道。

    王梓轩面无表情的将相片放回去,这位应该是周小寒的母亲,真没想到,小寒竟然出身香江的老牌豪门周家。

    “大师,此处可有赝品?”郑玉东道。

    王梓轩微笑不语,摇了摇头。

    见他不言语,郑玉东又问道:“大师,你看那块帝王绿玉原石能价值多少?”

    王梓轩抬手竖起一根手指。

    “大师也认为价值一个亿?”郑玉东喜形于色。

    王梓轩又摇了摇头,率先往外走去,他已经达到了目的,不打算再给人免费鉴定,因为之前的假库,王梓轩对面前这位珠宝大佬失去了好感。

    摇头是什么意思?郑玉东察觉到不对,赶忙快步跟上去:“大师,还请明言。”

    王梓轩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毕竟占了人家的便宜,指点一下,就当是还人情。

    他面无表情的道:“郑老先生,这块石头有问题,如果你贸然转卖出去,买主一定会对你心生怨恨。”

    “大师,何出此言,这块玉石来路很正,都有正规手续。”郑玉东不悦道。

    “还有,我没碰过的玉器都是近代高仿的赝品,请人好生鉴定一下吧,言尽于此,郑老先生,告辞了!”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转身率先出门。

    郑老先生一脸尴尬,见他出去,不悦的道:“老何,这位王大师好大的架子,竟然给我脸色看,难道看不起我郑玉东!”

    “老郑,别怪我说你,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王大师为你家看风水,未收你分文,指点良多,你却拿个假库糊弄他,这事你做的不对!”

    “他跟你讲了这么多,已经看在我的面上,那玉石一定有问题,还有那些瓷器,他是真正的风水大师,不是那些沽名钓誉的老家伙,跟他玩弄心机,徒然被他看轻啊!”

    何老先生洒然一笑,也迈步出去,郑老先生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僵在原地,他意外的是,作为合作伙伴的何洪森竟然也如此看重王梓轩,竟然他的面子也不给。

    “老公,何先生和王大师怎么离开了?”郑玉东的太太周绯樱走进藏宝室。

    “老婆,你帮我出出主意,我好像得罪了这位王大师!”郑玉东赶忙将之前的经过道出。

    周绯樱不只是贤妻良母,还是郑玉东的智囊,很多大事郑玉东都会和她商议,可见对她的倚重。

    听老公述说了经过,周绯樱微微沉吟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老公,让人将玉石拿去解掉,如果没有问题,就当什么没有发生,对他敬而远之就是了。”

    “但真如这位王大师说得有问题,那么去请求他原谅就是,如果他真是德道高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耿耿于怀。”

    “阿樱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是这个打算!”郑玉东思索道。

    郑玉东出了藏宝室便叫来管家,吩咐他安排人取出帝王绿原石,准备切玉,他倒要看看有什么问题,如果玉石没有问题,丢了面子,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但如果真有问题,那他也拿得起放得下,登门向王梓轩致歉。

    何洪森亲自将王梓轩送回富康花园小区,才寒暄道别。

    王梓轩若有所思的回到家,周小寒的身世不知道便算了,知道了必须要调查一下。

    他拨打电话叫杜坤过来,使用通灵术调查周小寒的身世。

    书房里,杜坤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讲述经过。

    果然没错,周小寒的母亲周绯寒出自周家,年少的时候被周家竞争对手暗中派人掳走,卖去了曼谷的妓寨,周绯寒因此有了身孕,生下了周小寒。

    或许是不想女儿跟她遭罪,周绯寒留下一封血书,将还是婴儿的周小寒用木盆装着,放到湄南河中,顺流而下被途经的谢天罡遇到……

    而杜坤表情古怪的看向王梓轩,欲言又止。

    王梓轩打眼色,示意杜坤闭嘴,他却尴尬挠头:“师兄,师傅收留小寒,是打算给你做童养媳,而且……小寒她也知道……”

    书房外忽然传来摔碎东西的声响。

    坏了!王梓轩随手一个“板栗”,杜坤这个笨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