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65章 独食肥龙

    王梓轩淡然一笑:“先前的大师们看得确实无错,但他们只看了天地,却忽视了人心!”

    “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此处如果换一个好逸恶劳之辈居住,确实会江河日下,但郑老先生便不然,此地将助你成长为香港地产界叱咤风云的巨子,七运事业日出中天,一步步日创辉煌。”

    “哦?王大师,可否细说一下!”郑玉东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这里不像其他大师说的那般不好,竟然是一块风水宝地?何老先生在旁边也听出了兴趣。

    王梓轩微微一笑:“此处郑宅是一条富龙,乃龙脉终结,气聚结穴之所。”

    “经云:“星峰圆厚带浊气,主出富”。”

    “从郑宅观测青龙,你们看,也就是左方的紫罗兰山,星峰圆且厚,树木茂密不秀故为浊。”

    “坐下若无真气脉,眼前空有万重山!”

    “即是指没有龙气结聚的屋宅,前朝空有靓山靓水,故别墅风水最重视这个龙字。”

    “郑宅除了有富龙结穴之外,更难得的是‘独食肥龙’,所带而来的仓库亦‘集万千宠幸在一身’,其富可知,得此家宅,郑老先生余生可望名列华人十大富豪!”

    “竟然有如此好?”何老先生左右打量,被王梓轩说得,他都有些对此地动心了。

    即便城府极深的郑老先生也是喜形于色,此地竟然如此之好?

    王梓轩继续讲解:“好上加好的是,此穴属于上聚穴,又名压煞穴,即穴结与斜坡之上,有压煞之功,而上聚则处境稳定,有利宅主做长线投资,譬如地产业……”

    郑玉东听得频频点头,不愧是众多豪门交口称赞的风水大师,这位王大师当真油料。

    王梓轩继续道:“南朗山在郑宅白虎也就是右方,起为木星,木为贵人星,右为阴,故此星为女贵人,其属下得力者应是女强人。郑宅得南朗山秀峰回护,故此宅出靓女或可得女贵人的扶持,贤内助亦包括在内,恭喜郑老先生。”

    “南朗山一带形似仓库,仓库即是储积谷麦之地,谷麦在古人来说就是财富。仓之形为金,库之形为土。今南朗群山,圆头身阔,草木浑浊,是为财星正格,故判此女贵人星带来的是财禄。”

    郑玉东挑大拇哥:“大师果然高明,一眼看穿,我确实有个贤内助,也是我的太太带财给我,才有我的今天。”

    王梓轩微微一笑,又皱眉道:“但财多有流溢之虞,美中不足的是,此财星龙脉伸延,直而向外,未能锁紧水口,虽财多却有,流溢之虞,最佳的化解方式是多做向外发展的投资,以克应散溢之无情,而财亦可望有回流之日。”

    “你们看那里!南朗山的水口不紧,但其对外喜得南丫岛做屏障,成银瓶盏注格局,以兜截水口,不使财禄过分流失。”

    “银瓶指小山上尖而下圆,即银洲岛,盏注指小山圆而平者,从郑宅朝向观测正合吉格。”

    “郑宅白虎方可谓朝对有情,但一宅之完美须四隅八方配置得宜,方可以全吉论之,此宅青龙为左方,见熨波州,风水中称之为灵龟岛,单看偈名便知龙与凤,龟主寿,更加通灵,其气势可知。”

    “郑宅青龙白虎皆贵人,中正面无偏侧,福惠绵长。大门为浅水湾道,反弓无情,带动流煞贴身割向郑宅,为割脚水”。

    “门为圆拱形,是郑宅的门楼。门以方为吉美,取其气态端正平和,而郑宅取圆舍方,不利纳气,纳吉亦欠佳……”

    王梓轩说着往别墅里面走,邵老先生与郑老先生跟在身后,聚精会神的倾听。

    “……屋后设泳池呈猪腰形,风水中称之为环抱水,有意有情,水近屋宅为近水,可促富。池后见空,空后见山,空本来是凶,但将后山戴正,成为坐空朝满格,利‘扒逆水’。但扒逆水须有胆识利养此气。”

    “纵观全宅,仅圆门割脚水不利,所谓人无全美,风水亦然,此局为‘树大招风’,惹人讥评,郑老先生若能看得开,不争口舌便宜,自然凶煞消弭于无形。”

    郑玉东听得双眼微眯,便息了从新改过大门的念头,抱拳拱手,对王梓轩心服口服道:“王大师名不虚传,当真本事,里面请。”

    “不敢当。”王梓轩微微一笑。

    茶点过后,郑玉东带着何老先生与王梓轩参观了他家的藏宝室,古董宝物琳琅满目,大多是瓷器和珠宝。

    王梓轩摸摸看看,便面无表情的提出告辞,眼前的珠宝大多数是真的,但瓷器大多是高仿赝品,灵气浅薄,显然不是周家真正的藏宝室。

    “王大师,对我家藏宝室不太满意?”郑老先生似笑非笑,他太太精心布置的假库,来过多少人都没看出来,所谓财不露白,他家的宝贝怎么可能轻易示人。

    “郑老先生,做人失了真诚,福运难以久持,寿禄也会损耗!”王梓轩失望的道。

    他心中极为不悦,眼前这老狐狸竟然小看他,拿假库来糊弄他。

    郑玉东不悦道:“大师何出此言?”

    “这里的瓷器古董,大多是高仿的赝品,足足占了七成。”王梓轩面无表情的道。

    郑玉东脸色难看,拿起一个青花瓷瓶道:“大师,这不可能!这都是真正古董,你看,这明代的青花瓷,明如镜,薄如纸,白如玉,这还有拍卖行的鉴定书!……”

    何老先生在旁边冷眼看着,等待看老友出糗。

    却见王梓轩拿过那个青花瓷瓶,随手摔在地上,郑玉东愕然的看着青花瓷瓶落在地面上,摔得粉碎。

    郑老先生脸色阴沉:“你在干什么,这个花瓶一百多万!”

    王梓轩并不应声,蹲到地上,在瓷器碎片中拨弄着寻找,拿起一片,递给郑老先生道:“如果是真的,它何止百万,价值连城啊,它证明了香江在明朝时期,就有制作青花瓷的工艺!”

    何老先生探头看去,只见瓷瓶底部的碎片上,隐约有四个字的暗印:香江制造!

    郑老先生愣了一下,忽然哈哈一笑,竖起大拇哥道:“王大师果然不凡,当初张大师都被瞒过,却被王大师你一眼看穿,当真高人,快这边请!”

    “哦,原来是假库啊。”何老先生似笑非笑的打趣道,令郑玉东老脸不由一红。

    郑家地下室中的藏宝室,并没有何家的富丽堂皇,但名贵的各类珠宝却是奇多,一块一米多高,削了一半的翡翠玉原石放在中间,绿莹莹的喜人,竟然是帝王绿,光是这一块玉石就价值不菲。

    王梓轩左摸摸又看看,脸上面无表情,郑玉东轻声问道:“王大师,这里绝对没有假货和赝品!”

    “呵呵。”何老先生笑。

    王梓轩并未应声,不置可否,走到高大的玉原石前,右手摸在上面,闭上眼睛飞快吸取灵气。

    不对!王梓轩倏然睁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