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64章 东床快婿

    极尽奢华的地下宝库,有20多个展柜,收藏了近几个世纪以来自东西方各国的宝物,从珠玉、饰品、武器到王座、皇冠、服饰等宫廷用品,应有尽有,其中大多数来自亚洲各国。

    灯光有些暗淡,但足以反射这些珍宝的光华。

    物以稀为贵,再珍奇的东西,如果多得泛滥,也就熟视无睹了。这些珍珠玛瑙钻石金银,就那么随意散落在柜子里,甚至从盛放的碟子里溢将出来。看到柜子里那些镶嵌珠宝的精美盒子,不禁让人想起“买椟还珠”的故事。

    王梓轩摸着一个黄金地球仪,一脸欣喜,暗中飞快吸取上面的灵气。

    也就是王梓轩会吸灵之术,其他术士还要打坐进入忘我状态才能依靠自身缓缓吸收灵气。

    何老先生暗中观察王梓轩的表情,见他喜形于色,眼中却没有一丝贪婪,摸了摸便去了下一件古董,心中暗自点头,眼前这位王大师的定力倒是过人。

    一排排楠木货架过去。

    王梓轩放回一个青花瓷瓶,双眼微闭,呼出一口浊气,他顺利突破,恢复到了观气境初期。

    “大师,我何家的藏宝如何?”何老先生笑道,藏宝室的钥匙即便家人他也没给过,王梓轩是这里的第一位参观者。

    王梓轩凝神施展望气术,打量一眼说道:“良莠不齐,有些是假货!譬如这件玉玺,应该是近代的高仿。”

    “这乾隆皇帝的‘乾隆御览之宝’玉玺是假的?”何老先生愕然,“大师,你看看再说,我之前请过很多人鉴定过。”

    “我真是风水大师!”王梓轩自信一笑,迈步走向其他藏柜。

    何老先生脸色难看,他竟然被人拿假货糊弄了,王梓轩话里的意思,压上他的名声,那证明这乾隆玉玺多半是假的了。

    王梓轩挨个藏柜走过去,检查出的假货占据了藏宝室藏品的三分之一,看来即便精明如何老先生也难免被人蒙骗,但也可见这些假货以假乱真到何种地步,因为他们都是被人鉴定过的。

    何老先生面无表情,心里盘算着尽快联系拍卖行,将王梓轩认出的赝品拍卖出去,即便是假货,它们也有许多鉴定师的证明文件,谁能说是假的,看来今后有货进来,要先请眼前这位王大师掌掌眼,以免日后被人认出假货,平白被人讥笑。

    观气境中期!王梓轩心中大喜,这次来何家,可当真是收获巨大。

    王梓轩表情却是淡然,微微遗憾道:“何伯伯,就这些收藏?”

    何老先生心思百转,转而笑道:“郑玉东也有藏宝室,他做珠宝买卖,古董收藏更多,我联系他,不过大师,不过要帮他看看家宅风水,而且……赝品的事情,还请大师不要传出。”

    “什么事?”王梓轩愕然。

    两人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坐上一号车牌的劳斯莱斯幻影,两人赶去附近不远的浅水湾12号周府别墅。

    去见珠宝大亨郑玉东为何去周府?因为这位大亨还是老牌豪门周家的上门女婿。

    说来有些无语,香江首富、濠江首富和亚洲珠宝大佬,这三位都是靠娶到一个好老婆成功上位。

    到过浅水湾的人,都会对该地留下深刻的印象。

    蓝天白云下,是碧波翻逐的南华夏海,眼前水环沙细,美丽而浪漫,任你腹中闷气几多,总会在这怡人景致之中荡涤尽净。

    “香江水秀何为最,浅水应为第一湾!”

    绝佳的风水位置,成就了居住在这里的一位位财团巨子,商业名流。

    郑玉东出身平凡,这位香江珠宝大亨,可说是香江早期的新移民,他原籍GD,在濠江长大,15岁辍学来香江,在周大福当学徒。

    他在周大福短短10年间,掌握了珠宝经商的诀窍,他的买卖“手腕”连其老板也心悦诚服,并得到其独生爱女的垂青,令这位“学师仔”一跃成为周家的东床快婿。

    有了财力雄厚的姻亲做后盾,为郑玉东奠定了事业成功的基石。

    经过一番发展,郑玉东的经营目光开始转向地产业。短短几年已经建立起他地产王国的桥头堡“新世界”,筹集了雄厚的资金。而他一生的转折点,就是收购蓝烟卤地皮,即现在的新世界中心所在地,从此奠定他成为地产大亨的“胜局”。

    这个“胜局”,据说就是他迁进浅水湾12号华宅开始的。

    得知何赌王这位老友请来何氏御用风水大师帮忙为他豪宅看风水,条件是欣赏他的古董收藏,正在府上的郑玉东赶忙和妻子好生安排。

    要知道王梓轩这位风水大师可不是谁都能请动的,就是五百万的高昂费用,就是郑玉东都感觉贵,这可不是三十年后的香江,五百万不是一笔小钱。

    但他又不觉得王梓轩漫天要价,因为李氏、何家、邵氏、许氏都言明,是人家不要钱,他们自己愿意给这位王大师的,可见当真有本事。

    而前一阵,这位王大师与霍家的霍鸿安卯上,结果后者却委婉赔礼结束,令他也摸不清这位王大师的根底,所以更加不敢怠慢。

    现在免费来看风水,郑玉东求之不得,周府是圆拱形大门,他早早便带着妻子家人在拱门迎候。

    见劳斯莱斯幻影停下,菲佣小跑过去开门。

    “老何,这位就是王大师!果然仪表不凡,大师气度!……”郑玉东笑着道。

    “老郑,大师我可是为你请来了,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啊!”何老先生不忘讨人情。

    他们这些大佬之间,一个人情就是利益攸关,天价难得。

    郑玉东精乖的很,当没听见,一番寒暄过后,为王梓轩介绍他的家人。

    待家人离去,郑玉东笑着抱拳:“大师,看我这地方如何?”

    王梓轩打量四周景致,笑道:“郑老先生眼光独到,浅水湾行龙,从渣甸山脉而下,至黄泥涌水塘附近,冲起直上紫罗兰山,其气蓄聚分枝降龙,一走赤柱一奔浅水湾。”

    “支脉再分旁枝,经浅水湾19号,再下12号,即这别墅所在之地。郑宅坐北向南,前朝深水湾,俯伏其下为深湾高尔夫球会,坐后渣甸山暗拱。”

    “在风水学中,暗拱为贵人,指背后有人撑腰,隐然不见,有宅如此,宅主必多权贵之交。”

    郑玉东却并未满意,笑眼微眯道:“大师,和其他大师所言略同,不过他们还讲,此处宅子山午向七运入伏,犯上山下水局,形势前临深水湾,坐靠渣甸山,按玄空风水理论为既不旺丁亦不旺财,我正有打算搬离此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