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56章 三大谜团

    “王大师,为什么不帮我?只要你帮我,这辈子我都听你的!我愿发下毒誓!”周荣发脸色难看,信誓旦旦的道。王梓轩是怕了对方催眠大师,打算置身事外,还是嫌他出不起钱?

    王梓轩看他一眼,笑道:“你想多了,对方那点实力还不够看,也不是因为钱,而是,这些是你羽化成蝶,命里该有的劫难!”

    “保持这样顺势而为,对方不敢太过分,你也没有杏命之忧,但我如果贸然插手对付他,不止会影响你日后名利福寿,你和你的家人也会有生命危险。”

    周荣发苦涩的道:“那就任由对方这样搞我?”

    王梓轩半开玩笑的道:“当然不会,所谓有失有得,他们害你,但也是在帮你,挥霍自己前生的福运帮你!等他嘚瑟干净,便是他大难临头的时候。”

    他一本正经握拳:“千锤百炼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怎么听着像风凉话?周荣发脸色更是发苦:“大师,你就不能帮我一帆风顺吗?”

    王梓轩打趣道:“发仔,生活就像心电图,一帆风顺就证明你挂了!”

    “有很多事,你当时想不通别着急,过段时间你再想,就想不起来了。”

    “大师你别拿我寻开心了,还谈什么事业,我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毒药发’。”周荣发苦笑不迭,他心里还是将信将疑,他怀疑王梓轩还是不想管他的闲事。

    王梓轩看出他心中所想,笑道:“天道有轮回……说白了,意思就是地球是运动的,一个人不会永远处在倒霉的位置!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就做些事情,让你安心,害你的人,是不是他?”

    王梓轩用手指在空中写了一个‘武’字。

    周荣发脸色微变,转而尴尬的道:“大师我信你,但再这样下去,我快要崩溃了!”

    他都没说,王梓轩就一语道破,可见并未虚言糊弄他。

    王梓轩微微一笑,82年末,周荣发自杀的事情轰动整个香江,王梓轩素来喜欢收集信息,又决定管周荣发的事情,当然调查了来龙去脉。

    首先是周荣发与挚爱李玉莲分手;其次是他和于芳芳突然结婚再离婚;还有周荣发为情自杀的新闻事件。三十年后在周荣发的影迷心中,这三件事依然是三大谜团。

    早在七八年前,李玉莲中学毕业,随后进入无线电视的艺员训练班。而当时周荣发虽然已经是影视界小有名气的艺人,但出演的几部电影票房并不理想。

    李玉莲和周荣发出演叫作《大亨》的电视剧,在这部影视剧拍摄过程中,周荣发与李玉莲萌生爱意。

    而有涉黑背景,任职M国某赌场高层的李跃武,也在肥姐陈殿霞的牵线搭桥下结识了李玉莲,对这位清纯玉女倾慕不已,同时对周荣发这位情敌恨之入骨!

    去年七月,李玉莲与陈超武在美国纽约的圣柏德烈教堂举行婚礼之后,而诡异的是,周荣发则在去年八月宣布同于芳芳离婚,可以说这段没有恋爱的婚姻草率和短暂,于芳芳事后讲,周荣发在婚后一反常态,犹如一个暴君!

    这期间,很多新闻媒体前往纽约调查报道,李玉莲与新婚丈夫也是感情冷淡,即使两人逛街时也会保持距离,甚至媒体从来没有拍到过夫妻两人挽手,但两人公开的照片上,两人却显着异样的亲昵,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甚至很多媒体宣称两人受到恶势力迫害,棒打鸳鸯,但谁能想到,实际上却并非如此,甚至原本的历史上,两位当事人余生都被蒙在鼓里。

    “大师,我不甘心,我要将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周荣发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

    “拿回来什么东西?什么是属于你的?”王梓轩反问。

    “阿莲她……”

    王梓轩淡然道:“她从来就没有属于过你,她只属于她自己,也并不适合你!”

    “为什么?”周荣发皱眉。

    王梓轩温言劝说道:“发仔,人生西东莫要问,不如惜取眼前人。对待前任最好的方法,是当断则断,从此天涯各自安!”

    “因为既然是前任,不管曾经多甜蜜,都已经过去了,你终究不能活在过去,心里想着前任,没有办法开始新的生活,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任,想着前任和现任在一起,又是对现任不负责任。”

    “大师,我现在还是单身!”周荣发道。

    单身?王梓轩心中愕然,资料有误,周荣发还没有跟另一位“莲妹”确定关系?

    他迅速反应道:“现在的男人,谁还没两个五姑娘陪着,你那不能算是单身!”

    “五姑娘?”周荣发疑惑。

    王梓轩比划一个套弄动作,递他你懂得眼神。

    周荣发看看自己的左右两只手,哭笑不得,暗想这位王大师还真是奇人妙语,跟他在一起,想不笑都难。

    王梓轩笑道:“论帅气,你就比我差了一丁点,还愁遇不到好女人?”

    “可是,阿莲她……”周荣发欲言又止。

    王梓轩见甄慧敏回来,详装与摊主闲谈,其实在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女人的好奇心啊,王梓轩转而笑着问道:

    “发仔,你养过狗么?”

    周荣发心中诧异,但他还是回答道:“以前住在南丫岛的时候家里养狗,后来去港岛打工赚钱,就没有淤养过,没有时间照顾。”

    “我曾经养过,对它超级好,把家拆了我都没舍得说它一句,对它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吃别人家的东西!”

    “然后呢?”周荣发好奇道。

    “有一次,它闻了别人的肉,跟在人家身后摇尾乞怜,我就把它送人了。”

    “会不会太绝情?”周荣发喃喃自语道,仿佛是在问自己。

    王梓轩拍他肩膀,斩钉截铁的道:“发仔,那不叫绝情,那叫果断,是男人应该有的!”

    周荣发若有所思,叹息一声:“我知道怎么做了……对了,大师,我有位好友,他为我仗义直言受到拖累,现在沉迷赌博,大师可否帮他?”

    “你说吴梦达?”王梓轩做势掐算,莫测高深的笑道。

    “大师你好厉害……”周荣发眼睛一亮,他刚说了一句,却见王梓轩皱眉看向他身后。

    周荣发转身看过去,却见行人熙攘,并没有什么异常。

    甄慧敏也看过去,只见一名身穿黑色西装,拎着手提箱的外国男士正向她们走过来,令她疑惑的是,周荣发视若不见,好像看不到对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