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54章 催眠巫术

    众人愕然看向王梓轩,却见他面无表情,这么多人看着,王大师哪里有于扮鬼脸?这小孩真的产生幻觉,病的不轻!

    王梓轩心中暗笑,他可不想进女洗手间的糗事传播出去,他是不会出卖自己的。

    他咳嗽一声,面色凝重的道:“小孩子最为敏感,看来这邪道魔头虽被消灭,但对这里已经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

    众人脸色微变,李院长看向任达嵘:“任警司,你看这里……”

    任达嵘看向王梓轩,见杜坤点头,王梓轩颔首笑。

    任达嵘会意,命令道:“灭火,将尸体带走!”

    “大师,这次承你人情,以后养和就像你的家一样,还请多多照顾。”李院长上前拱手道。

    王梓轩微笑点头,李院长话里的意思,以后到养和医院看病可以省钱了。

    “老弟,你要去哪里,什么要事,我亲自去替你办。”方大师道。

    一帮人闻听纷纷请愿,要求去替王梓轩办事。

    “这个老哥你们真代替不了,我去陪老婆去九龙街市买菜,看样子今天只能逛逛夜市了!”王梓轩笑道。

    甄慧敏闻听抿嘴微笑,她的妈妈说过,女人一生就八个字:“妻以夫荣,母以子贵”,众人对她的态度变化被她察觉到。

    牛志强坐在轮椅上看向人群中被众星捧月一般的王梓轩,轻声对身后的保镖吩咐道:“去通知阿伟,不要再打压这位王大师,尽快约好时间,我要亲自登门拜访。”

    他想起王梓轩之前说他是‘双珠朝口’的面相,将来老婆是美女,还会为他生双胞胎并且旺他,但需要遇到指点他的贵人,这位王大师,会不会就是他的贵人呢?

    王梓轩不着痕迹的与许晋芳对视一眼,笑着抱拳拱手:“诸位,告辞了!”

    “王大师,慢走!”众人皆是还礼。

    在众人目送下,王梓轩和甄慧敏出了养和医院,坐上出租车离开。

    任达嵘找来法警拍照取证,地上诡异蠕动的白色草叶看得令人发毛。

    养和医院的李院长感觉头疼,要跟很多人签署保密协议,看来要花费大笔的遮口费。

    九龙街市。

    王梓轩正和甄慧敏有说有笑的在选鱼,一名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过来。

    “王大师,好巧啊!”

    王梓轩并不意外,转头看他,感觉好笑:“发哥,有没搞错,大晚上戴墨镜,不怕撞墙?”

    周荣发有些尴尬,转而笑道:“没事的,我可以看清路,大师,这里的摊档我很熟的,你们买什么我可以帮忙,轩嫂好!”

    甄慧敏笑着点头:“前些天还看到你这许文强。”

    周荣发呵呵两声,似乎有话要说,甄慧敏看出,见王梓轩点头,笑着道:“老公,我去那边看看濑尿虾,阿发你们聊。”

    待她离开,周荣发压低声音道:“大师,你一定要帮我。”

    王梓轩笑:“你大晚上跟了我们两条街,就是找我帮忙?有必要这样吗?”

    他之前便察觉到,有人尾随在他们身后,只是发现是周荣发,并没有于意。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说出来,你别笑我,大师你的身价太高,我出不起那么多钱请您出手,想等机会帮你点小忙,趁机开口向你求助。”周荣发极为诚恳的道。

    “我的身价很高?你知我原则?”王梓轩明知故问,走向一个摊档。

    对方日后注定会名扬海外,身家不低,只要求他,王梓轩不会拒绝。

    周荣发跟在他身后道:“大师的出手价位都是以百万为单位,很少人请得起,但大师你轻易不出手,向来帮朋友。”

    “新出锅的红豆味钵仔糕,要不要?”摊主殷勤的招揽生意,将倒扣的瓷碗掀开,露出里面的红豆钵仔糕。

    “老板,来两个。”王梓轩笑着点头,端起一碗。

    周荣发赶忙抢先付账。

    王梓轩插入筷子,拿起棒棒糖似的红豆钵仔糕,他品尝着,转身看了一眼,笑道:“发哥,你也一起吃?”

    “大师,你吃就好,你还是叫我发仔吧,发哥我不敢当。”周荣发不好意思道。

    见摊主去忙自己的,王梓轩微微一笑,开口道:“那好,发仔,现在吃了你的钵仔糕,就是把你当朋友。”

    周荣发面露喜色,低头摘下了墨镜。

    王梓轩眉头一皱,难怪周荣发戴着墨镜,很重的黑眼圈,仿佛大熊猫。

    “大师,你看出来啦?”周荣发苦笑。

    王梓轩面色凝重的看他。

    “大师?……”周荣发脸色难看,看来他的事情很严重!

    王梓轩拍他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一滴精,十滴血!做那爱做的事也要节制!”

    周荣发哭笑不得:“大师,不开玩笑,要出人命的!”

    王梓轩嚼着钵仔糕,笑道:“开个玩笑,你的印堂晦暗,确实遇到事情,说说吧,怎么回事?”

    周荣发左右看了一眼,戴上墨镜后一脸紧张的道:

    “大师,你一定要救我,最近我总梦见脏东西!这阵子也一直在走背运,都成为业界内的‘毒药发’,大师,上次你讲有时间会找我,我等了很久,这次我躲不过去了,你一定要帮我!”

    王梓轩瓷碗放下:“还有呢?”

    周荣发继续道:“我的妈妈这段时间总忽然跟我发脾气;一位跟我要好的朋友,原本他事业很好,忽然成了烂赌鬼!”

    “我的前任女友忽然执意要去拍艳情片,怎么劝说也不听,并且非要跟我分手!我也稀里糊涂的跑去自杀威胁,赌气似的结了婚又离了婚,一切回想起来匪夷所思,我就好像中了降头一样。”

    王梓轩仔细打量他,微微摇头:“不是这阵子,而是这几年吧?老实跟我讲,你招惹了什么外国人?”

    周荣发愕然:“外国人?”

    王梓轩点头:“你中的不是降头,而是来自西方的一种巫术,西方人称其为:hypnotism!催眠术!”

    ……

    铜锣湾百德新街,珠城大厦29楼。

    一间公寓内,一名清丽脱俗的女人正站立窗前,神情木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