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51章 白发白衣

    “哦,重名啊?”杨茜桦恍然大悟道,香江就人山人海,还别说,她就遇到过很多人重名。

    她紧接着又追问:“你去过地球外面?月亮上有嫦娥和兔子吗?”

    杨茜桦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满眼的好奇。

    王梓轩低头揩了揩眉毛:“没有嫦娥,但是有兔子,而且还有蟾蜍,很大!在晚上你可以自己看到!”

    “我可以看到?!”杨茜桦听得一愣。

    王梓轩笑着解释道:“没错,蟾蜍和兔子是古人对月亮表面阴影的直观想象。月亮上的阴影,实际上是月球表面上低洼平坦的大平原的反映,夜里我们从肉眼看来,阴影大致分为左右两大块,左边的面积较大,酷似张开前肢的蟾蜍,右边的部分则像奔跑的兔子,有空你可以仔细看!”

    “这样啊?”杨茜桦半懂不懂,又问道:“你怎么不去打恶魔?”

    “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我是在积蓄能量,等待出手的时机。”王梓轩义正言辞的道。

    “你带我走吧,我不想读书了!”杨茜桦道。

    “不行,我那里到处是吃小孩的怪物,地球很安全,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我要走了!”听到外面静下来,王梓轩打算出去。

    “别走啊,我也要出去。”杨茜桦不依,抱住王梓轩的胳膊。

    “外面的恶魔最喜欢吃细皮嫩肉的小女孩,不过喜欢吃干净的,你在这里最安全,千万别出去!”王梓轩一本正经的忽悠道,他可不想带个拖油瓶。

    “好,好吧!你有空要来找我玩啊。”杨茜桦嘟着嘴道。

    “OK,你闭上眼睛!”王梓轩点头,一只手在背后掐算,使用“桑冲逃命”,另一只手装模作样的两指贴在眉心处:“瞬间移动!”

    杨茜桦闭上眼睛,闻听赶忙睁开,他发现王梓轩真的不见了,她目瞪口呆道:“天啊!妈妈快来,我看到了孙悟空!”

    ……

    养和医院里鸡飞狗跳,许家众人正在李院长的陪同下在餐厅用餐,降师老者忽然气急败坏的杀到,曾给许晋安下过降头,所以感应到他,找了过来。

    “他是那个死亡车库的那位保安!”许晋芳忽然道。

    众人哗然起身,那不就是制造“尸家车位”数起惨案的那名恐怖降头师?

    许家的保镖见许良镛一家如临大敌,飞快掏枪。

    餐厅里登时一静,他们怎么有枪?餐客们哗然。

    降师老者脸蛋抽搐着,腹部钻心般绞痛,阴阳草降极为难解,所以被称为绝降,何况是寒潭阴阳草混合降。

    寒潭阴阳草混合降落降后,会在人体内迅速滋长,直到某个数量之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

    这个时候,中降者会莫名奇妙的全身麻木,失去痛觉,接著就会发狂而死!死时阴阳草会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有如稻草人般,中降者只有等死一途,现在降头师老者便在临死发狂的阶段。

    “嘿嘿嘿,你们今天都要死!”感觉到自己飞快流逝的生命力,老者恨欲发狂。

    砰砰砰接连枪响,餐厅登时大乱,病人餐客们惊叫着四下逃窜。

    诡异的是,中枪的降师老者身体颤动,但身上却未流出任何鲜血,反倒是从弹孔中长出白色的草叶,看得众人无不骇然变色。

    林根宝皱眉起身,赶忙将甄慧敏护在身后,两名许家保镖掀翻餐桌,持续开枪射击,其余保镖掩护众人后退离开。

    正坐着轮椅在餐厅用饭的牛志强也看得心惊,这是什么怪物?!

    众人落荒而逃,拐过走廊,许晋芳与甄慧敏一眼看到王梓轩,众人见到他飞快围上来,仿佛遇到救星:“大师,救命啊!那个降头师追过来了!”

    “慢慢说,有我在,不用怕,怎么回事?”王梓轩神色淡然,明知故问道。

    “就是那个害我的降头师,他不怕枪,打不死的!……”许晋安一脸慌张的道。

    “哦,方大师和任警司他们不是去追他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王梓轩有意拖延时间,等待降头师自己挂掉。

    “大师,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快出手对付他啊!”许晋安快要哭出来了。

    “不着急!”王梓轩风轻云淡的道。

    随着他的话,一名许家保镖惨叫着飞了起来,摔在一张餐桌上,又掀起一片惊叫声。

    牛志强的保镖也推着轮椅飞快过来,心里暗自胆颤心惊,不怕子弹的怪物,他也不敢冒险。

    “阿强,好巧啊!”王梓轩笑着招呼。

    众人回头,又一名许家保镖被“怪物”一把扫飞出去,惨叫着撞在墙上,滑落地面人事不省,众人满心急切,却闻听王梓轩还有心情跟人打招呼,众人为之绝倒。

    这是泰山崩于面而不惊?王大师这心有多大啊!?都什么时候了。

    “阿轩,你们也快走吧,那一定是怪物!竟然不怕子弹。”牛志强催促道。

    “区区邪魔歪道,世间邪不胜正,根宝,你去试试他的斤两!”王梓轩从容淡定,微微一笑。

    “是!”林根宝颔首应命,打量着老者,缓步走了过去,面上毫无惧色。

    林根宝本身就是武者,再修炼到养气境界,全身气血比普通术士要强盛得多,又修炼精武指,手上戴着秦皇玉韘,全身煞气包绕,寻常法术对他无效。

    众人见王梓轩如此从容,不由得镇定下来,甄慧敏紧紧抱住王梓轩的胳膊,感觉分外有安全感。

    最后一名许家的保镖被老者抓住丢飞出去,摔在一张餐桌上面,杯盏狼藉,周围惊呼四起,养和医院的保安拎着橡胶棍惊骇的不敢靠近。

    林根宝瞅准时机,脚下助跑冲到近前,双脚鸳鸯连环踢在降师老者身上,砰砰作响,将后者踹的不住倒退。

    好俊的功夫!在场不少人惊叹。

    众人看得目不转睛。

    却见老者身体踉跄,劈手来抓林根宝的脚腕,但被他躲过趁机又将老者踹退一步。

    看似占尽上风,但林根宝脸上并无丝毫得意之色,反而眉头微皱,他刚才仿佛踢在草垛当中一般。

    明白拳脚无用,林根宝闪身到了降师老者的身后,嘭的倏然弹出右手中指。

    “精武指!”

    噗嗤一声,林根宝点在对方心脏,降师老者察觉不好,他身体内里已经被阴阳草占据,身体越来越僵硬,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降师老者胸前猛地凸起,嘭的一声爆裂开!

    众人发现老者胸口开了一个骇人的大洞,还是没有流血,却见许多白色的草叶在地板上蠕动,诡异得令人头皮发麻。

    “嘿嘿嘿……我是不死的!”降师老者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大洞,切齿诡笑,左臂回轮猛扫!

    林根宝全力使出精武指,气血还未恢复,躲闪不及,闷哼一声飞跌出去,众人惊呼。

    却见一道白影闪过,将林根宝接住,原地转了一圈卸去力道,将他放到地上。

    白发白衣,是王大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