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49章 李代桃僵

    傍晚的海面上,风平浪静。

    缉私艇终于追赶上了一艘渔船,当即打开两舷探照灯,并用高音喇叭表明身份,要求该船停止航行接受检查。

    任达嵘一个眼神过去,旁边全副武装,头戴黑色头套只露出眼睛的飞虎队员鸣枪示警。

    望远镜中,渔船一下慌乱起来,只听有人大喊:“慌什么,香江警察都是废物,不敢向我们开枪!”

    这时,渔船突然掉转船头绕过缉私艇,采取规避式航法朝公海逃去。

    缉私艇拉响着警笛疾追过去,从渔船右侧超越时,任达嵘一边喊话要求其立即停航,一边反复几次指挥缉私艇对渔船航向实施挤压。

    渔船狗急跳墙,为了挣脱控制,竟使了个右舵并开足马力朝着缉私艇的中间部位直冲过来。缉私艇差点被撞翻,船尖部位左侧钢板被刺穿了一道口子。

    众人越加确定这艘船上有猫腻。

    任达嵘眼中一寒:“开枪!”

    水警与飞虎队员们举枪向渔船进行瞄准射击。

    为避免渔船起火爆炸,他们将枪的准星对准渔船的驾驶台位置。

    一排子弹打出之后,渔船驾驶台侧翼的玻璃被击得粉粹,船上的人惊呼四起,竟然真的敢开枪!

    渔船的船速这才减慢下来,方大师和杜坤等人飞快强行跳上船。

    渔船上的人一个个双手抱头蹲在甲板上,负隅顽抗的也被打倒在地,偷渡客们暗叹倒霉,不知香江水警怎么了,今天会这么拼命。

    杜坤手持血如意四下里寻找,忽然眼睛一亮,指着一个男人惊喜的喊道:“就是他!”

    方大师等人赶忙围聚过来,将一名惶恐不安的中年男子团团围住,飞虎队员们的枪口也齐刷刷对准了他的脑袋。

    “别开枪!”中年男人吓坏了,眼前这帮人浑身杀气腾腾,仿佛随时会开枪。

    “抬起头来!”任达嵘沉声道。

    中年男人抬起头,杜坤一下目瞪口呆,“不是他!”

    “什么!?”众人面面相觑。

    任达嵘拿出王梓轩给出的素描画像仔细对照打量,真的不是,这人左眼上没有刀疤!

    “有可能乔装易容!”杜坤冲上去,在男人的身上摸索,在他的怀里一下找见了一个草人玩偶,脸色不禁大变。

    方大师脸色阴沉:“这是!……失传已久的李代桃僵替身术!”

    “李代桃僵?这个很厉害?”众人好奇问道。

    方大师点凝重点头道:“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

    见众人莫名其妙,他解释道:“意思是李树代替桃树被虫蛀而枯死,这是一种转嫁秘术,可以将人变成替死鬼,无论是灾祸还是厄运,都可以转嫁他人,传闻已经失传,没想到今天会遇到。”

    “说,这是怎么回事!”杜坤薅住对方的衣领问道。

    中年男人哆哆嗦嗦的举着双手道:“一位大师送我的,说我带着它出海可以保佑我一路平安……”

    “好狡猾的家伙!……”众人咬牙切齿道。

    方大师皱眉:“这是调虎离山!老弟危险了!”

    “任Sir!在渔船上发现这些东西!”一名飞虎队员抬着一箱东西,快步过来道。

    众人看去,只见一箱子白色粉状物,恍然明白了这艘渔船之前为何拼命,任达嵘看了一眼,没想到误中副车,此行即便没有逮捕那名降头师,但也能向上面交代了。

    “任警司,必须马上回去,他很可能要偷袭我师兄!”杜坤紧张的道。

    “王大师本事高强,宵小之徒能害到他?应该没事吧?”任达嵘诧异道。

    “有心算无心,关公都走了麦城,谁都有可能着了道,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方大师凝重的道。

    他有些话没讲,李代桃僵替身术不是什么人都会的,他现在真正确定了,对方实力至少是观气境巅峰。

    “留下五人控制渔船,其他人换船,我们马上回去!”任达嵘点头命令道。

    他也不希望王梓轩出事,又道:“还有,用警用电台通知养和医院的王大师小心提防偷袭!”

    ……

    养和医院,洗手间中。

    王梓轩心思百转,神色淡然的背负双手,微笑着道:“出来吧,我们谈一谈。”

    他背后的手悄悄掐算,尝试使用“桑冲逃命术”,这秘法最大的缺陷就是必须身边有女人才可以使用,现在他功力没有恢复,他只能希望隔壁的女洗手间里有人了。

    最后一间的厕所门被一脚踹开,一名头发花白,身穿保安服的老者,面色不善的走了出来:

    “王梓轩,你不该多管闲事!”

    老者边走,边取出一个额头贴着红色符纸的草人,掐诀诵咒,口中念念有词。

    王梓轩凝神观瞧,虽然看不仔细,但凭经验确定出,对方果然是观气境巅峰的修为,他修为没恢复,如今对付小鬼还行,这种BOSS大怪,硬扛就是送菜!

    “杀我你会后悔的,我们之间没有过节,相信我们可以合作。”王梓轩微笑着右边走去,面对墙壁停下,抬头看向一副画,将他的背后让给对方。

    “后悔?没有过节?你杀光了我所有的童鬼,怎么算?”见王梓轩如此做派,老者狐疑的停下动作,冷哼道。

    “杀你的童鬼,那些都是我大师兄王梓轩干的!”王梓轩头也不回地说道。

    “什么?你不是王梓轩!你的修为!?”老者上下打量王梓轩,目光闪烁,难以置信的道。

    “看出了吧,外表再像,但修为做不得假,我被易容成他的样子,而他易容成了我的样子,他这个人非常的狡猾,你要小心了!”王梓轩一本正经的忽悠道。

    白发老者仔细打量王梓轩,对方就是个有点灵气的普通人,好逼真的易容术,难怪他被骗了。

    “小心?他还不是上了我的当,他带着人去追我?”老者心中忐忑,脸上却是不屑的冷笑,试探的问道。

    王梓轩煞有其事的道:“没有,他看穿了你的替身之术,正在赶去你的老巢,布置阵法,因为他真正感兴趣的,是那块,聚阴宝地,而且他与虎豹别墅的那些妖精已经合计好,一起对付你。”

    他一本正经的忽悠着,眼睛却在不断打量头顶处的两尺见方,通向女洗手间的墙空。

    对面女洗手间里有人,所以他的“桑冲逃命术”起效果了,但逃命方位就是头上这个墙空,脱胎于桑冲逃命术的“油鬼术”练到高深,可以从门缝钻入,桑冲逃命术应该也能做到才对,但他没有试过。

    老者脸色微变,没想到他的李代桃僵替身术竟然会被识破,还准备布下反杀之局,更与那些妖精联手,这回遇到对手了。

    “王梓轩他是什么修为?”老者双眼微眯道。

    失去童鬼打探消息,老者感觉十分折手,不过眼前这个王梓轩的师弟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他正在突破定气境界!……”王梓轩转过身,凝重的道。

    他正说话间,降头师老者忽然出手,一掌拍在他胸口上。

    “你对我做了什么?!”王梓轩踉跄后退,骇然变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