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46章 乾坤借法

    “哇,这么厉害,师兄,你要教我啊,我最喜欢圈圈了,有了这东西,以后我可以放心施法呃。”杜坤摇晃王梓轩的胳膊,央求道。

    “嗯,看你表现了,现在开始对你进行考核,如果过关了,我就教你。”王梓轩板起脸孔,他实力还未恢复,需要两位师弟当MT。

    “没问题啊,师兄,你尽管考我。”杜坤信誓旦旦的道。

    “那个乔装大楼保安的家伙长什么样子?”王梓轩取了一张纸和一支铅笔问道。

    “是这样的……”杜坤回忆着描述。

    王梓轩依照杜坤的描述素描,很快一副老者的肖像画出现,左眼上一道疤痕,王梓轩不禁想起之前许晋芳的话,她见到的那位大楼的老保安,左眼就有一道疤痕。

    “我们回去!”王梓轩收起布阵的铜钱和袖珍小旗往外走去。

    “等我啊师兄。”杜坤屁颠颠的赶忙跟上。

    回到病房中,与许家众人打过招呼,发现许晋安已经醒过来。

    摘下近视镜的他面容憔悴,嘴唇干涩,却不妨碍他调侃人:“噢!我知道啦,你是大姐……”

    许晋芳瞪他,却并未能让许晋安止住声。

    他又故意拉长声音:“……口中的王大师,对不对?”

    “我是王梓轩。”王梓轩似笑非笑道。

    许丁安妮皱眉,轻声斥责徐晋安:“好好讲话!”

    又朝王梓轩笑:“阿轩,你们快随意坐,这次多亏了有你!”

    王梓轩凝重的道:“虽然将晋安从鬼门关拉回来,但这件事还不算完,对方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晋安只是暂时度过难关,事情有些棘手,他的生辰八字与毛发在对方手中,而且那名降头师与张大师一样,都是观气境界巅峰。”

    对方有养着一群童鬼,拿到这些东西难度并不高。

    “与张大师一样的实力?!”许良镛惊呼出声,“阿轩你可有把握?”

    许晋安脸色发白:“大姐夫,你别唬我,我胆子很小的,你一定要救我!”

    他又对许良镛夫妇发誓:“爹哋妈咪,我回去加州太平洋大学一定好好读商科,再不发癫找刺激!”

    “胡言乱语!”许晋芳白他一眼,“阿轩,有没有办法能解决?”

    “是啊!”许丁安妮也紧张道:“晋安会不会有事?”

    王梓轩看许晋安一眼,嘴角微微扬起,敢调侃他,是要惩罚一下的,不过就凭叫他一声姐夫,这件事必须得管。

    见众人紧张,他又安抚道:“有我在,不用担心。”

    许家人见他从容淡定,都安心下来。

    只见王梓轩转身看向门外。

    众人心中疑惑,也看了过去。

    下一刻房门被敲响,许良镛双目如鹰,沉声道:“请进!”

    保镖开门进来,躬身道:“老爷,外面有位任达嵘任警司要见少爷,说是调查高街车库的案子,还有养和医院的李院长要进来查看少爷病情。”

    “不见!通知律师去应对,将李院长请进来。”许良镛沉声道,他现在没心情应付警察。

    “伯父,这位任警司是我的朋友,让他进来吧。”王梓轩微笑道。

    “哦?既然是阿轩你的朋友,那就一同请进来吧。”许良镛转而和颜悦色道。

    门口的任达嵘眉头紧锁,他刚调任刑事情报科的D组主管,位置还未坐稳,没成想上面就指派了一个棘手任务。

    刑事情报科由一名总警司担任主管,由一名高级警司担任其副手,管理及策划整个刑事情报科的工作。下分7组,即A、B、C、D、E、F及G,每组分别由一名警司担任主管,领导该组警员,而任达嵘负责的D组是行动组。

    “尸家车位”这种邪门透顶的案子,要他一个月内解决,怎么可能?任达嵘脸色发黑,心里将他的上司骂了个半死。

    “任警司,李院长,你们请进!”保镖轻声道。

    整了整衣服,任达嵘让其他警察在外面等候,推门进去,许氏在香江是举足轻重的豪门,就是警务处长也不敢怠慢,李院长已经先一步进门。

    王梓轩对李院长颔首致意,又对任达嵘笑道:“任警司,恭喜高升。”

    “王大师,我也正想找你!难怪看到弟妹在外面。”任达嵘喜形于色。

    李院长进来先去检查了一下许晋安:“已经无事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需要静养,王大师妙手回春啊,真是高明,大师,医院的男洗手间好像有些脏东西,能不能帮忙看一下。”

    “脏东西?”众人闻听脸色微变。

    王梓轩淡然一笑:“李院长不用担心,刚才我们去了一下洗手间,已经顺道全部清除,应该不会再有,只是洗手间里有些灰烬需要清扫,还有大理石地板不小心踏碎了几块,需要多少钱,我会照价赔偿。”

    “王大师开玩笑了,几块地板而已,我该厚礼感谢你才是。”李院长喜形于色,赶忙道。

    “举手之劳,那李院长也不用客气了。”王梓轩抱拳。

    李院长暗道王梓轩会做人,又有些尴尬的道:“那王大师,……我还有个不情之请,那个女洗手间,是不是也帮忙给看一下?”

    “咳咳,这个,这就不必了吧?”王梓轩虚拳抵口咳嗽道,众人听得忍笑。

    “大师,女医生和护理胆子小。”李院长也尴尬笑道。

    王梓轩心思百转,以后免不了受伤生病,交好养和的李院长很有必要,他取出一沓黄符纸,一本正经的忽悠道:“李院长,你将这些符纸,一张一间房,口喊:乾坤借法,诸邪避退!用力甩出一张,就无事了。”

    “哦,那可真是太感谢了,那我就先告辞了。”李院长赶忙双手将黄符纸接过去,仔细查看,却没有察觉什么异样,心中啧啧称奇,他笑着向众人告辞,暗道王梓轩果然名不虚传,真正有料的风水大师。

    许家人也暗自宽心,许晋安的紧张感也消散了不少。

    “任警司,请问有什么事情?”许良镛见李院长出去,收起了和颜悦色。

    “许先生,我来问一下许公子同学的案子,您看是否方便?”任达嵘笑着道。

    面前的这位是香江大佬,一句话就可以断了官路,不敢轻忽大意。

    “晋安他什么也不知道,他现在需要休息,任警司有事情可以问我的律师。”许良镛不咸不淡的道。

    被警察问询,好说不好听,而且平白落了身份,任达嵘虽然是一名警司,但在香江有数的大佬许良镛面前还不够看。

    “伯父,我来说吧。”王梓轩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