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44章 厕所有鬼

    “什么疑点?”众人追问道。

    “阿强口中的金枪鱼那批货,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许晋芳沉声道。

    “什么?不存在!?那批货不存在,那阿强为什么去报复车库里的那些猫?”甄慧敏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也是最诡异的地方!阿强认识的生意伙伴都说阿强根本没有买过金枪鱼,警察也没有于他的货车里发现过金枪鱼留下的痕迹。”许晋芳微微摇头,郑重道:“阿轩,我知你本事,但这件事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王梓轩一本正经的点头道:“朕知道了!”

    凝重的气氛一下被破坏殆尽。

    众人不禁发笑,突然路易斯急匆匆的进来:“大师,那张红色符纸着火了!”

    王梓轩他们跟着路易斯快步去许晋安所在的私家病房。

    病房门口,两个西装保镖守在门外,许晋芳与路易斯带着王梓轩与杜坤快步进去,甄慧敏与刘玉莹则被保镖拦住。

    “阿敏,里面或许有危险,你们安心在外面等候。”王梓轩点头。

    “好的老公,你小心一些。”甄慧敏点头叮嘱道。

    “放心。”王梓轩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面无表情的保镖拉上房门,隔绝了甄慧敏的视线。

    病房里许良镛夫妻守在病床旁。

    “伯父,伯母!”王梓轩微笑点头。

    转头看向床上的许晋安,跟许晋芳有三分神似,不过面庞略显青涩,英俊的面庞,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一看就是个风流种子。

    忽然王梓轩眉头一皱,四下打量病房,凝神观瞧,却一无所获,他感觉有人在窥视自己。

    因为落地窗拉上了厚重的窗帘,床头灯亮着橘黄色的柔和光亮,阴暗的气息笼罩着病房,也仿佛笼罩着许家人的心情。

    “阿轩,你一定要救晋安,他刚才还说话,忽然你给的符纸燃烧,他也忽然昏迷过去。”许丁安妮紧张的道。

    “伯母,有我在,放心吧,来,见者有份,出入平安,一人一张平安符。”王梓轩取出一沓黄符,一人一张叠成三角状发下去。

    众人当然不会拒绝好意,连忙道谢。

    王梓轩又道:“将窗帘都拉开,让阳光照射进来,这样对病人好!”

    “可是,刚才的护士说晋安需要安静睡眠。”许丁安妮犹豫道。

    “那要分什么病,阿坤,你去看一下!”王梓轩走过去一把拉开落地窗帘,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众人眼前一亮,仿佛心中的阴霾也消散一空。

    站在金色阳光中的王梓轩饱览落地窗外的跑马地,英姿挺拔的背影透出昂扬的自信。

    “是,师兄!”杜坤正色过去,这是师兄给他露脸的机会,杜坤不敢马虎大意。

    众人只见杜坤走过去,站到床头,握住许晋安的一只手,闭上了双眼,众人看得心中疑惑,片刻功夫,杜坤双眼一睁道:“师兄,他是中了降头术,是混合降!”

    “降头术?怎么扯到了降头术上,会不会搞错?”许良镛将信将疑道,他对杜坤不太信任。

    王梓轩神色淡然道:“伯父,你们可别小看我这位师弟,杜坤入我门下之前就是成名多年的一位降头大师,傩术方面在东马声名赫赫,只是没有传到香江而已,他说是混合降,那就没错了。”

    “降头大师?”众人看向杜坤心中诧异,之前还以为对方只是王梓轩的跟班小弟,没想到杜坤如此本事,不过他们还是将信将疑,也许是王梓轩想捧人,往他脸上贴金也说不定。

    “阿轩,这混合降是什么?”许丁安妮问道。

    “混合降是蛊降及灵降两者混合使用。施降的降头师以蛊降为主,辅以符咒之术,双管齐下,减低被破的可能杏,并可藉此加强蛊降的威力。在亚洲,能破蛊降的术士,多如牛毛,能破混合降的术士,便屈指可数了。”

    “那晋安这混合降能否破解?!”许良镛夫妇紧张的道。

    王梓轩看了杜坤一眼,见他从容镇定,笑着安抚道:“你们放心,换做别人也许为难,但我师弟杜坤实力高强,破除混合降游刃有余。”

    “师兄,你帮我护法。”杜坤闻听将胸口拔得搞搞,仿佛成竹在胸。

    “放心吧。”王梓轩点头。

    杜坤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开始身体抖晃着“跳大神”!嘚瑟的仿佛抽风一般。

    许家人嘴角抽搐,看向王梓轩,心说这疯癫的家伙能行么?王大师,你就不能自己来么?

    王梓轩揩了揩眉毛,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种施法效果最好,杜坤是在为了保护晋安,大家稍安勿躁。”

    许家众人耐着杏子等候,片刻之后,忽然杜坤的动作一停,嘴角溢血,赶忙吞咽下去,他脸色微白的转过头来:“师兄,已经搞定了。”

    “阿坤,你没事吧?”王梓轩关切道。

    “没事,过几分钟他就醒了。”杜坤学着王梓轩的模样,神色淡然的道。

    “往常不需要这么久,查到了什么?”王梓轩问道。

    “嘿嘿,让师兄你看穿了,我去查了‘尸家车位’的来龙去脉……”杜坤一下原形毕露,仿佛得了奖状的孩子,“六亲不认的步伐”过来,一脸的兴奋。

    “我们去下洗手间!”王梓轩扫了一眼墙角的花盆,递给杜坤一个眼神,向众人点头道。

    许家人被勾起了好奇心,但也不好多问,眼瞅着王梓轩带着杜坤出了病房。

    一出来,走廊长椅上的甄慧敏和刘玉莹就快步围上来。

    “老公,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甄慧敏疑惑道。

    “阿坤做事雷厉风行的,不过还要等结果,你们坐着再等一会,我们去下洗手间。”王梓轩笑道,不着痕迹的将两枚驱煞符塞入甄慧敏手中。

    被窥视的感觉越发强烈了,王梓轩若无其事的打量一眼走廊墙角摆放的绿植。

    洗手间里。

    一名医生正伸手去拿手纸,却摸了一空。

    “没纸了?”医生苦着脸,摸遍了身上发现也没有纸。

    忽然隔壁厕所传来冲水的声响。

    有人?医生敲隔壁道:“劳烦,给些纸用!”

    隔壁间隔下面,突然伸出一只黑忽忽的手,手中捏着一叠手纸,沙哑的说了声:“给”。

    医生大喜,忽然他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惊疑不定的缓缓低头往隔壁厕所看去,对面怎么没有脚?

    他正疑惑间,一张恐怖的残破脸孔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路上,杜坤几次想开口都被王梓轩用眼神制止。

    洗手间的门猛然被拉开,吓了杜坤一跳,里面窜出一名身穿白褂的医生,一脸惊恐的叫嚷:“鬼啊,有鬼啊!”

    只见医生裤子都来不及提上,脚下被裤子绊倒,露出雪白的屁股蛋,医生却头也不回的飞快爬起,跌跌撞撞的惶急逃走。

    “嘿嘿,屁股好白!”杜坤没心没肺的坏笑。

    “什么都看,也不怕长针眼。”王梓轩丢他白眼,推门进入洗手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