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40章 一箭四雕

    一群记者想要上来动手,严宽赶忙将他们拦住,如今可不是靠拳头说话的时代。

    “你打人的事情,明天整个香江都会知道!你等着!我不止要你赔偿医药费,还要你身败名裂!”严宽恨恨地冷笑道。

    “东方日报是你家的开的?”王梓轩神色淡然的道

    “不知道吧,我们东方日报的伟总对我言听计从!”严宽晃了晃腕上的劳力士手表,得意的道。

    “你的意思,东方日报的那位副总裁牛志伟是你的傀儡?”王梓轩惊诧道。

    “哼,有些你没必要知道!”严宽察觉自己吹的有些过了,没好气的哼声说道。

    不作不死,王梓轩打量牛志强铁青的脸色,心中暗笑。

    “阿强,我送你回病房?”王梓轩笑着道。

    “不用了,谢谢你阿轩,我想再试一试自己走路。”牛志强笑着摆手。

    “阿强,那我们告辞了,我们在这里,这些记者会打搅到你!”王梓轩神色淡然的道。

    忽然闪光灯亮起,王梓轩沉着脸看过去,严宽正端着照相机拍照,牛志强脸色阴沉,因为残疾,他行事低调,最讨厌拍照。

    “把胶卷交出来!”甄慧敏娇叱道。

    “这是新闻自由。”严宽摸了摸松动的槽牙,冷笑道,之前还留些余地,但双方已经撕破脸,那就不用再给对方留面子了。

    “阿轩,你们走吧,这里我来解决!”牛志强十指交叉淡然道,身上散发出上位者的气势。

    “你?”甄慧敏愕然。

    “那我们就告辞了。”王梓轩微微一笑,背过脸丢给严宽一个挑衅的白眼,拉起满心疑惑的甄慧敏离开。

    临进养和医院的正门,甄慧敏还回头打量,好奇的问道。“老公,这个阿强是谁啊?”

    “东方日报的背后是牛家,而是他是牛家的话事人!”王梓轩坏笑道。

    “啊?!”甄慧敏惊呆。

    严宽等人刚要跟上王梓轩两人,牛志强沉声道:“你们都给我站住!”

    “怎么着?你个残废还想怎样?”严宽诧异的道。

    “残废?!”牛志强面无表情的看他。

    一名西装笔挺的中年人带着两名黑衣保镖从养和医院正门出来,四下打量,一眼瞅见牛志强,快步跑过来。

    “大哥,到处找你,你怎么在这里,咦,严宽?你们在这里做什么?有采访任务?”

    “伟总?大、大哥!?”严宽脸色大变。

    “跪下!!”牛志强脸色铁青的怒喝道。

    牛志伟脸色一白,本能的咕咚一声跪到地上,心说怎么回事,是谁惹大哥不高兴了?

    “牛氏双雄”潜逃后,牛志强开始接管牛家产业,包括东方日报的事务,虽然身有残疾,可牛志强却异常的聪明,又积极好学,虽有各种头衔,却时常礼贤下士向专业人士请教问题,而对外却非常低调,几十年都鲜有他的什么绯闻与不良报道。

    勤奋加天分,让牛志强很快在家族企业内如鱼得水,并且获得了元老们的一致拥戴,在他的带领下,《东方日报》从原来的三流报纸,一跃成为了香江销量第一的大报。

    去年,由于东方报业公司一切事物均已运作成熟,而弟弟牛志伟也从国外留学回来,牛志强却打算功成身退,逐步将公司交由几位兄弟姐妹,而自己则准备离职退居幕后。

    虽然牛志强双腿残疾,牛家这一代都异常敬重牛志强,而且由于牛志伟从小被他带大,他对这位大哥除了敬重,还有长兄如父的敬畏。

    “阿伟,我才将东方日报交给你一年多,你就重用这种败坏我牛家声誉,为我牛家四处树敌的奸谗小人?”牛志强恨铁不成钢的道。

    “小人?大哥!是不是哪里误会了,这个严宽因为业绩突出,是董事会研究决定让他暂代副主编,我向你请示过的啊!”牛志伟撞天屈的道。

    严宽身后的一干记者面面相觑,公司老总跪在这位脚下,他们在这看着好吗?

    而严宽浑身微微发颤,眼前一幕幕闪过,他恍然大悟,嘶声力竭的喊道:“王梓轩!你坑我!?”

    牛志强皱眉看了一眼,继续教训弟弟牛志伟:

    “看看你选的什么货色,叫你亲君子远小人,你就是不听,罢了,还是缺少历练啊,明天去下面,给我从记者干起,磨砺好了再回来!”

    牛志伟脸色一垮,他这副总裁马上要转正,竟然飞了,牛志伟差点当场哭出来:“大哥!……我知道了!”

    他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严宽一眼,后者无端打了个激灵,一下瘫软到地上。

    “扶我起来,那个王梓轩的事情你知道?”牛志强问道。

    牛志伟会意,从地上起来搀扶牛志强道:“是的,大哥,前一阵子我们的记者去邵氏片场采访被龙虎武师赶出来,而何氏在濠江也不给我们报社的记者面子!”

    “这位王梓轩是两家的风水顾问,所以我和叔伯们开董事会研究过,打算一箭四雕!”

    牛志强微微诧异,饶有兴致的道:“哦,哪四雕?”

    看来自己悉心栽培的弟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窝囊废,牛志强火气消去了不少。

    见大哥脸色和缓,牛志伟心中暗喜,压低声音道:“掌握尺度稍微打压一下这位王大师,等邵氏与何氏出面说情的时候放过他,让两家承我们的情,以后下面的业务也好开展,这是前二雕。

    “我再亲自登门赔罪,给足王梓轩面子,再在报纸上说些他的好话,让这位风水大师领我们的人情,趁机跟他不打不相识,结交一下,更让所有人见识到了我们东方日报的厉害,令员工们提高对公司的认同感,这是另外二雕!”

    牛志强微微点头,做的可圈可点,还算不错,他转而诧异道:“结交一下?这王梓轩能让两家为他出面?”

    “何止何氏与许氏两家,据我们的调查,这位王大师王梓轩虽然很低调,但本事当真了得,被他看过风水的几家,如何氏、许氏和邵氏无不行情看涨。”牛志伟凝重的道。

    “说详细些!”牛志强面无表情的道。

    如果真那么厉害,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难道是想要借刀杀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