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37章 一路目送

    王梓轩沉吟了下,声情并茂的道:“我有一位朋友,也在报社工作,他曾经采访过一个触目惊心的案例。”

    “一位七十五岁的老母亲,说要控诉她的儿子!”

    纷扰的警署中一静,众人都被王梓轩的话吸引了注意力,不少警察也放下手中的事情过来围观。

    只听王梓轩继续道:“老人她有一个独生子,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后为了要钱,经常毒打母亲。”

    “老人说:我忍气吞声、挨打受骂多年,但家丑不可外扬,怕儿子不好娶老婆。”

    “有一次,儿子打断了她的左胳膊,老人还是不敢张扬,对人说是不小心从楼梯摔下来的。后来儿子为了要钱娶媳妇,更是变本加厉地毒打老人。老人还被打伤过胯骨,只能从街上爬回家,从那以后,老人就瘸了。”

    “更令人发指的,是她儿子还当众扬言,迟早要把老人打死,叫她赶紧自杀。”

    “有一年大年初三,儿子突然暴怒,把老人打得血流了一地,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颤颤巍巍爬了起来……”

    听到王梓轩说的这些事,不少人气的嘴唇都颤抖了:“那老人傻啊,怎么不报警?”

    王梓轩微微摇头:“诸位,这件事虽然典型,但却并非个例,问问你们身后的任警司。”

    众人看向任达嵘:“阿sir!发生这种事,你们警察就不管吗?”

    任达嵘黯然点头道:“王先生说的是实情,但当事人执意不追究,我们也没有办法,抱歉,我们是警察,要依法办事。”

    王梓轩正色道:“不知世上有多少家庭,活成了这样畸形的样子:一方索取无度,一方拼尽全力给予。可惜,也无法让孩子真正长大。”

    “这种不孝子,就该人道毁灭!”肇事男孩的母亲愤然的道,她身旁的人纷纷附和。

    王梓轩嘴角微扬,转而问道:“大家认为这些无偿付出的父母是无辜的么?不孝顺的子女就都错了么?”

    “什么意思?父母付出那么多,难道还错了不成?”众人面面相觑。

    王梓轩沉声道:“错也在这些不孝子女的父母,这是她们当年种下的因,他们是在自吞苦果!”

    警署里面一片哗然,怎么可能?

    任达嵘不吭声,他知道王梓轩嘴厉,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三观。

    王梓轩继续道:“大家可知道?看似百依百顺的教育方式,其实是变相的伤害。曾经在一次家庭聚会中,一名女孩突然推了怀孕五个月的客人一把,造成孕妇当场流产。”

    “肆无忌惮的背后,原因惊人一致,父母一味的纵容溺爱,让他们无法得知自己的错误!让他们有恃无恐!”

    “今天肇事的孩子,并不知道他做的不对,他也划过父亲的车,但有他的母亲维护,并没有事,于是胆子越来越大。今天也是,被发现后,他的母亲,这位女士赶到警署这里,一再的说:他还只是个孩子!”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他曾说过,每一个人穷尽一生,都是在极力整合自己自童年时期就形成的杏格。如果父母继续这样‘宠溺’下去,这些杏格定型的孩子,以后会变的多么恐怖,甚至变成潜在的犯罪分子。”

    男孩的母亲听出不对味了,竟然拐弯抹角说他们母子,瞪眼道:“你不要乱讲!”

    王梓轩用同情的目光看她,继续道:“华夏的父母,最大的悲哀,是付出全部,却养不出感恩的孩子!”

    “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一切都让给孩子,为了他牺牲一切,甚至牺牲自己的幸福,这是父母送给孩子的最可怕的礼物!”

    “很多父母咬牙扛起了生活的重担,为孩子撑起的,却是一个真空的世界。一个人真正的成长,就在于足够成熟,足够强大,以及足够独立。父母应该做的,就是培养孩子独立自主的人格,让他学会承担自己的人生。”

    “鼓励孩子建立自己的认知,鼓励孩子自己安排时间,对文化现象、事件和人形成自己的看法,不过多灌输想法,让孩子在对事物的探索中,形成正确的三观。”

    发人深省的话令在场众人都是若有所思。

    东方日报的记者严宽请教道:“大师,那该如何来正确培养孩子的独立人格呢?”

    他收起了心底对王梓轩的轻视,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来,可见王梓轩这位风水大师的真才实学。

    王梓轩微微一笑:“培养独立人格的关键,就是允许孩子表达,然后自我实现。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的目标,适当给孩子接触生活实相的机会,这是每一位优秀父母的必修课。”

    “弗洛伊德说过:成长的主要动力,来自和父母的分离。”

    “没有界限的付出,剥夺了孩子成长的权力。划清界限,适可而止,才能推动孩子成长。要让孩子知道,我可以陪伴,但无法替你负责。我能做的,只是在你成年离开家门后,一路目送,从此放手!”

    警署里静了刹那,任达嵘带头鼓掌,紧接着热烈的掌声响起。

    王梓轩微笑着抱拳拱手:“诸位,告辞了!”

    他带着甄慧敏他们往警署外走去,沿路所有人都为他让出一条路来,看向他满是敬意的目光。

    男孩的父母若有所思,一时间也忘记了纠缠王梓轩,而记者还在飞快用笔记录,王梓轩说的太精彩,他生怕会漏掉那一句。

    出来警署,甄慧敏脸色微红的挽着王梓轩的胳膊小声道:“老公,你说的太好了!”

    始终没有言语的甄母也在旁微笑点头。

    王梓轩微微一笑:“我只是说出了实话。”

    刘大律师疑问道:“大师,这案子还需跟进吗?”

    收下王梓轩赠送的别墅后,刘大律师将他私人律师行的六成股权转到了王梓轩的名下,可以说他自愿绑在了王梓轩的战车上。

    王梓轩点头:“那名东方日报的记者介入,这件事就不会这么快结束,肇事的孩子家境殷实,应该不差钱,但花费太多会心生怨气,再有人煽风点火,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