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36章 莺鹊同林

    两名巡警捂着帽子快跑过来。

    划车的男孩被带去旺角警署,随后,男孩的母亲很快赶到旺角警署。

    由于涉及未成年人,东方日报的记者赶来对涉事男孩进行采访。

    男孩10岁,总共划伤了13台车,最便宜的车也价值10万元左右。警察询问小男孩了解到,小男孩在九龙真光中学(小学部)读书,补习班放学路上捡到一把螺丝刀开始划车。

    男孩一脸无辜的说,划车并没有什么目的,就是为了好玩,他以前划过父亲的车并没有事,他一路走一路划,当划到第13台车时,被坐在车内的车主发现。

    警方在对肇事男孩的家长进行批评教育,打算等下安排孩子家长与车主协商处理后续赔偿,但男孩的母亲与处理事情的警察吵了起来。

    有些事情要走程序,赶过来的刘大律师正在里面处理,王梓轩他们和众多车主坐在警署里的长椅上等候。

    甄慧敏打开纸袋给王梓轩看:“老公,你看在元合买的鱼饭、潮发的酱菜糕粿、烧味档的脆皮烧肉,我们还在摊档看到大明星周荣发了,他比《上海滩》里还帅,不过没有老公你帅!”

    “嗯,不错,阿敏你想说什么?”王梓轩打量一眼袋中的食物,起身递给直流口水的杜坤,微笑问道。

    “老公,我们不要他们赔了吧?”甄慧敏起身跟过来劝道。

    起先回来听到车子被刮花,甄慧敏也非常气愤,但看着可怜兮兮的男孩喊她姐姐,又心生同情。

    王梓轩微微一笑:“阿敏,做人要好好做人,但不能做烂好人。”

    甄慧敏不解道:“老公,你平时不是跟我说,好人有好报的吗孩子不懂事,看着挺可怜的。”

    王梓轩摇头说道:“好人是有好报的,可烂好人没有的!不过既然阿敏你说了,那就算……”

    办公室的门开了,一群人出来,肇事男孩的母亲叫嚷道:“我家小雄还是个孩子!一帮穷鬼,讹诈到孩子头上,缺不缺德?”

    “这位女士,请注意你的言辞。”人群中拎着手提箱的刘大律师沉声道。

    王梓轩看向甄慧敏。“阿敏,明白什么是烂好人了么?你好心,但人家未必承你的情。”

    甄慧敏也生气了,抿着嘴道:“阿姨,你家孩子真该管教了,划了我们的车……”

    “你叫谁阿姨!划你的车怎么了?!”

    男孩母亲一句话惹起了众怒,旁边的车主纷纷站起:“死八婆,小孩子就可以随便划人家车?!”

    男孩的母亲也瞪起眼睛,扯脖子嚷叫:“吵什么吵,还不是要钱!一个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孩子,瞅瞅你们这点出息?”

    “难怪熊孩子没家教,找到根了!”杜坤丢出好大白眼。

    “你说谁呢!说谁呢!?……”肇事男孩的母亲登时不干了,过来伸手要撕扯杜坤。

    警察们赶紧过来制止纠纷。

    刘大律师上前道:“王大师,我们可以离开了,车子上过保险,会有保险公司跟他们交涉赔偿事宜。”

    “王大师!?”人群中东方日报的记者闻听眼睛一亮。

    7号车牌座驾的车主?难道?!这是大新闻啊!

    记者跑过来:“王大师,没想到您在这里,方便做下采访么,几分钟就好?”

    王梓轩心中苦笑,和颜悦色的点头:“记者先生请问。”

    记者问道:“你也是被男孩划车的车主么?您的那台7号座驾?”

    “没错,我是受害者之一。”王梓轩点头。

    记者道:“您的座驾价值数百万,赔偿金一定不会是个小数目,你打算让孩子家里来赔偿吗?”

    “数百万的车?”男孩的母亲脸色微变。

    记者目光同情的看她道:“没错,王大师是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单是香江唯一的无字头7号车牌,就价值过百万,而这台超级跑车是手工制作,全球不超过七台,整个香江甚至是整个亚洲也仅此一台,你的儿子划坏了劳斯莱斯幻影,兴许也不用赔那么多钱!”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再看向王梓轩无不眼光大变,风水大师?有这么赚钱吗?

    王梓轩深深看了东方日报的记者一眼。

    这家伙在搞事情,男孩划车只是一个引子,是非平地起风波,莺鹊同林的卦象应在这位记者的身上,如果处理不好,会麻烦不断。

    王梓轩微微一笑:“还没请教贵姓大名?”

    记者笑眯眯的道:“免贵姓严,严宽,严格的严,宽厚的宽!在下是东方日报的记者。”

    “严先生,我补充一下,这台车是我一位朋友送给我的,而车牌也是朋友送的!”

    “朋友送的?王大师真是交游广阔啊!可不可以说出来,让我们见识下。”记者似笑非笑的道,他倒是与王梓轩没仇,只是职业习惯的在挖掘新闻素材。

    “你真想知道?”王梓轩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不方便的话,王大师可以不说。”记者笑着道。

    “譬如车牌是麦……”

    “咳咳,怎么回事!”王梓轩话还未说完,站在人群后面看戏的任达嵘沉不住气了,王梓轩的车牌是麦港督特批,警务处长送给王梓轩的,但公开讲出来不妥,毕竟那车牌是顶的风水钱。

    警署第一戒,世上无鬼神!

    刘大律师上前道:“任警司,我当事人的车子有保险,随后会有保险公司派人过来解决。”

    “你们可以走了。”任达嵘面露微笑的装作不认识众人。

    “我想起来了,他是九龙风水堂的王大师?……”警署里的人们交头接耳的看向王梓轩等人。

    男孩的母亲叫嚷道:“还风水大师?什么大师!我儿子划家里的车,他父亲都不跟他一般见识,大家快来瞅瞅,跟小孩子一般见识的大师哦!……”

    警署里的人们议论纷纷。

    “师兄,几个钱不要算了,这阵子运气不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杜坤小声道,想要息事宁人。

    王梓轩轻声道:“你们想的太简单了,树欲静而风不止,记住,可以给予弱者同情和友好,但面对无故挑衅,必须狠狠打击,这就是人善受人欺的道理!”

    记者严宽巴不得将事情搞大,双眼放光的道:“王大师,你是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