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35章 文王八卦

    王梓轩在为他的房产造势,虽然他将房产过到十人名下,但附加了一条协议,三十年内不能将别墅转卖或租借他人,三十年后房产才真正落入他们手中,否则有权收回房产。

    他的大浪湾7号山头一直留着,

    邵老先生意动道:“哦,大师,这里的别墅可否卖我一栋。”

    王梓轩微笑道:“这些房产都已经被我送给亲戚朋友名下。”

    “送人?这一栋别墅要近千万吧?”邵老先生有些看不懂了,这里面有什么深意?

    “没错,我王梓轩从不会亏待自己人。”王梓轩微微一笑,说道:“而且这里的房子格局太小,六叔要真是有心,可以在附近的龙脊处买下山头,修建半山豪宅。”

    “这样也好。”邵老先生微微点头。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到了离别的时间,众人对今天的游艇海上烧烤之旅意犹未尽,都说有机会愿意再来一场游艇海上烧烤。

    众人先后告辞离开,王梓轩开着跑车回家,杜坤去看女友,王梓轩顺路捎上他。

    如今杜坤天天练车,但驾驶技术还是不过关,何孝哲在看了他的“酒驾”车技后,坚决不帮杜坤拿到驾驶证,说是不想他害人害己。

    路过九龙城菜市,甄慧敏要去陪甄母买水果。

    无字头7号牌照的白色跑车停到路边。

    这台限量版兰博基尼跑车价值五百多万港币,整个香江只此一台,十分的拉风。

    王梓轩与杜坤坐在车里等候。

    杜坤捂着脖子龇牙咧嘴。

    “怎么了?”王梓轩道。

    杜坤哭丧着脸道:“师兄,我刚才吃烤鱼烫了嘴,喉咙又卡了鱼刺,这也太邪门了,从毛塔回来后,我这阵子喝凉水都塞牙,非常倒霉!”

    王梓轩一本正经的幸灾乐祸道:“早就说过你,吃东西要细嚼慢咽,你看我怎么没事?咳咳……”

    正说着他被口水呛到。

    杜坤忐忑道:“师兄,我们不是被下了诡异的诅咒了吧?可能西方的巫术跟我们的巫术不同,所以我们没有看出来。”

    “咳咳……”,王梓轩感慨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杜坤咔吧着大眼睛,半晌才道:“师兄,我读书少,拜托你讲白话。”

    王梓轩揩了揩眉毛,深有感触的道:“意思就是说,时运佳时,天时地利的优势都会被占尽,时运不佳,茫茫碌碌打拼的英雄也不由自主,这句诗深刻的描述了时运的重要杏。”

    “阿坤,我是送你千万豪宅,但阿坤你时运不济,福运不够,你镇不住,所以,你适应一下吧。”

    他心说话,他的别墅可不是那么好拿的,需要替他分担,说白话就是为他挡灾!将一份灾祸化为十份出去,大麻烦就变成了小麻烦,我真是天才!

    “啊?这要多久啊?”杜坤哭丧着脸道。

    “关键还看你们的福运,都是些小麻烦,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过去了。”王梓轩悻悻地道,他心里也没底:“我用文王八卦算一下。”

    “文王八卦?我以前学习傩术,听人说起过,但师傅不让我分心,师兄,文王八卦怎么算啊?”杜坤满脸好奇的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这个其实很简单,只要有一枚硬币都可以算,我来教你。”

    “师兄你说!”杜坤赶紧掏出小黑本记录。

    王梓轩翻手取出一枚一毫硬币。

    “用一枚硬币,随意向空中抛出,看其落地后是图面朝上,还是字面朝下。如果是图面朝上,为阳爻,在纸上画一圆圈;如果是字面朝上,为阴爻,在纸上画一叉。”

    “这样连续抛出六次,或圈或叉从右到左画完六次为止,为一卦。对应着六十四个卦自己找‘吉凶祸福’”就可以了,一般算命先生要显得专业一些,就要将六十四卦辞都背下来。”

    杜坤一脸兴奋:“师兄,让我试试啊!”

    他祷告一下,连着抛了六次硬币:“圈叉叉叉叉叉!师兄,这是什么卦啊?”

    王梓轩微微皱眉道:“文王六十四卦的第六卦,山地剥卦。莺鹊同林。”

    “什么意思啊师兄?”杜坤茫然。

    王梓轩抬手边掐算,边为杜坤解释道:“剥者,落也,阴升阳落,故有莺鹊同林之象,如同有一小鹊,天晚枝宿大林之中,不想有莺在内,莺见鹊即生恶意,占此卦者,主小人暗算,干事无成之兆。”

    “象:鹊遇天晚入林中,不想内里先有莺,莺见小鹊生恶意,口舌是非不见轻。断:莺鹊同林不相合,占的此卦琐碎多,恩人无义反为怨,是非平地起风波!”

    “小人?哪里来的小人?”杜坤疑惑道。

    王梓轩手上掐算一停,嘴角挂着苦笑的看向车窗外。

    车外忽然响起刺耳的划车身的声音,杜坤打开车门,看见一名男孩正用一把螺丝刀划他们的车,一条白色的划痕在车身清晰可见。

    杜坤登时就怒了,他赶紧制止了男孩的行为,并且抓住了他。

    “你干嘛呢?!”

    他往后面看去,整条道路的车都被这熊孩子用螺丝刀给划了,但车主大多没在现场。

    这台兰博基尼超跑全球限量,整个香江唯一的一台,杜坤看着车上被划了长长的一道伤痕,他非常伤心。

    杜坤气势汹汹的瞪着大眼,男孩被吓哭。

    不少路人听见男孩哭闹围上来,纷纷斥责杜坤。

    “你干什么,他还是个孩子!……”

    “快放开他!……”

    “穿的人模狗样,兴许是人贩子!”

    “快去报警!现在坏人太嚣张了……”

    杜坤瞪着大眼道:“了解情况吗你们就乱讲,孩子就可以随便划人家的车?”

    划车?!众人疑惑。

    坐在车里的王梓轩扶头叹气,这倒霉催的,拿起移动手机,拨通刘大律师的电话。

    杜坤指着车上的划痕,气愤得道:“我要不是在车里坐着,车被划了是谁干的都不清楚!”

    众人看去,白色的兰博基尼跑车,无字头7号车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跑车一定很贵吧?

    再看,整条街上的车都被男孩给划了,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没家教,这下闯了大祸了。

    后面的车主回来,满脸愤怒的也找了过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