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27章 黄仙迷人

    “张太哪里话来,事实上王某一直当张太自家长辈看待,从没当你外人过。”王梓轩抱拳拱手道。

    “现夫果然没有看错人……”张太眼圈发红,擦了下眼角,说道:“提起这玉镯法器,还有一份陈年恩怨,现在大多数人已经淡忘了,七五年,就在温莎大厦马上要完工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惨案——温莎大厦的谭婉娴裸shi案。”

    “当时先夫接手后,曾怀疑妖邪作祟,让我带阿明私下去调查,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六月五号,那位叫谭婉娴的新婚少妇当晚下班回家失踪,我和阿明去了她打工的在新蒲岗的工厂。”

    “听谭婉娴的工友讲,当天大厦小火,她提早一些离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温莎大厦的建筑工人进阁楼装修时,发现谭婉娴全身赤luo,手脚被绑、嘴被塞住、下ti还插着一条木棒,胸口有刀伤,si状极其骇人!”

    王梓轩好奇:“后来如何了?”

    “后来警方调查了十个月无果,七六年三月曾登报悬红缉凶,但至今仍是一桩悬案,有人曾怀疑死者与凶手熟识,自愿跟凶手去温莎大厦,但事实上谭婉娴的所有熟人我们都调查过。”

    “最关键一点,这谭婉娴没有被奸迹象,却是下体被弄上而死,这可能是泄愤的手法,情杀的可能杏很大,我们在警方之前调查了她的两位前度男友,一位移民M国,一名是玉器匠,不是他们,先夫说不算死人,我们便没再跟下去。”

    “这件案子一发生,让温莎大厦的老板苦不堪言,全香江的人都知道这里发生过惨案,以后谁还会来呢?他便想到要请风水师傅来帮忙,但一连几位成名的风水师傅都不肯接手,最后求到先夫这里。”

    “刚好先夫知道虎豹别墅附近有狐仙出没,常以“吓唬过路人”为乐,也算是祸乱一方了,先夫便告诉开发商可以供奉胡仙提高人缘,客人多了,钱自然就容易赚到了。”

    “就这样一番斗法,大小七只狐仙被先夫一窝端的‘请’到了温莎大厦,先夫知道她们野杏难驯,在临走前布下了一个‘困仙阵’约束它,这玉镯法器便是先夫当时布阵之用的阵眼法器。”

    王梓轩诧异:“布阵了,那后来怎么狐仙还闹出轩然大波?”

    “像温莎大厦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再周全的阵法也难保不会被人无意中破掉,果然到了81年,随着阵法逐渐失效,便有了的那些‘灵异事件’了。”

    “酒店的云石上,显现出狐狸形状,又是夫妻摆满月酒,结果当晚孩子就离奇死亡了,‘满月酒’却成了‘丧子酒’,一时间让‘温莎大厦有狐妖’的传闻愈演愈烈,就连酒店内部的气氛也越发诡异。”

    “当时先夫已经打算退隐,潜心修行,好突破定气境,几年间也一直在将所学传授给他的大徒弟阿明,街坊邻居上门来求做法事,也多半让阿明他们去做,他也算是半隐退了。”

    “等到酒店老板的儿子开车前来寻他,先夫才知道自己当年的一念之仁酿成大错,他便打算将狐妖全部斩除。”

    王梓轩疑惑:“我记得,当时有人说凡是那里摆满月酒的小孩都离奇死亡?”

    张太道:“当时确实有这样的传说,但从来没证据,只是大家茶余饭后胡乱说而已,真实只是发生了一例,好像是那家女主人犯了什么忌讳,事由两来,倒不全是狐妖的错。”

    张太微微摇头,又讲到:“听先夫讲,在野外修行的胡仙,多半是靠吸取日月精华,以及动物的精血来修炼的,但不能吃人,因为人乃万物之灵,一旦胡仙吸取了人的精血、尤其是婴童的精血,不仅功力大增,从此也将彻底堕入妖道,再无成仙的可能了。”

    “先夫带着大徒弟阿明赶往温莎大厦,急忙布阵做法,捉拿妖狐,却因为一名女服务员的好心干坏事,功亏一篑,逃走了一只狐妖,当时阿明来不及多想,竟然自己跑到了那扇门后面,拿八卦镜挡住胸前想拦下狐妖。”

    “阿明被狐妖击成重伤,但也终将胡妖拦住,胡妖走投无路发意念求救,TW的黄神婆受到感召连夜赶来,搬出正一道说情,待黄神婆把狐妖从后门带走后,先夫为了安抚围观的百姓,又故意假装开坛做了一场法事,目的当然是为了让人们相信,狐妖已被收服。”

    “阿明因为那次落下伤势,从此一蹶不振,而先夫也因那次元气大伤,修为再无存进,自知余生不能迈入定气境,也失去了上进之心,此后便在名利场里赚钱,但却凭借那次除妖威名,又有TW正一道在背后捧场,一举成为香江首席风水大师。”张太摇头。

    “那这半个玉镯法器是什么意思?”王梓轩问道。

    张太不好意思拍头:“瞅我这记杏,这是一个人情的信物,将来拿着它,可以让胡家帮忙做一件事。”

    “做一件事?什么事都行?那何不用它除掉贺老魔,为张大师报仇!?”王梓轩眼睛一亮。

    “贺老魔?我先夫不是马来降头大师?……”张太愕然。

    王梓轩摇头:“我也是事后才得知,张大师是被贺老魔算计,那两名降头大师也是贺老魔引来的。”

    张太眼中一寒,随后又叹息道:“有这信物也是无用,贺老魔如今的修为,胡家不会愿意冒险出手的,他们精通幻术和媚术,蛊惑人心还好。”

    王梓轩点头,郑重其事道:“张太莫急,终归自己的实力才最重要,靠别人都是虚的。待我突破定气境,贺老魔交给我来解决。”

    张太道谢不已,告辞离开。

    王梓轩将半个玉镯用红绳系好,戴在身上,这可是极佳的护身符,修行界多少要给正一道和胡家些面子。

    没过多久,方大师也过来,告诉王梓轩将破水障紫符送给他,这紫符在方大师手中作用不大,所以拿来还人情。

    而且方大师还将自己的修行心得交给王梓轩。

    方大师也是看出王梓轩前途无量,在投桃报李,加重投资。

    至于修行心得,貌似古板的“有点方”心里也打着小九九,王梓轩即将突破定气境,等他突破,将来她也有点理由借王梓轩的突破心得,兴许自己也突破了说不定。

    临走方大师道:“老弟,刚才有客户来请人治邪病,看样子是妖邪迷人,我要去一趟元朗。”

    “什么样的妖邪?”王梓轩闻听诧异道。

    方大师惯用“鬼门十三针”,又是暴脾气,说不定又会造杀孽,所以王梓轩问了一句。

    “客户就在风水堂,听他讲像是黄大仙迷人。”方大师点头说道。

    黄大仙有两种,一个是东北地区对黄鼠狼的保家仙尊称,一个是香江黄大仙庙信奉的一位得道的人仙,两者全无瓜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