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22章 引爆全国

    “不必了,那名候选圣女血脉不纯,作用不大,香江是各国关注的焦点,而且东方是个神秘的国度,不要过多浪费精力。”马里修拿起引爆器,猩红的双眼闪过一丝寒芒,都是这些该死的红衣祭司。

    王梓轩桑冲搏命跑得太快,包括马里修的崇拜教众人都没有发现他们离开,还以为两人已经在尸潮中丧命,尸骨无存。

    马里修忽然感觉有些不想摁下起爆器,隐隐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看到遍地的尸体,马里修心中一狠,摁下了起爆器。

    “不!”

    还魂尸潮中的十多名崇神教的女巫师们预感到不好,想要冲出来,但挡路的还魂尸太多,轰隆隆巨响,一朵蘑菇云骤然升起,她们瞬间身陷火海。

    花园里灰绿色的大棵龙舌兰忽然炸成碎片。

    终于铲除了强敌,残存下来的崇拜教成员们热烈欢呼起来,所有人都并未理睬大棵龙舌兰的异样。

    马里修举着“恶魔之角”手势,看向下面欢呼的教众,一时间踌躇满志。

    教众们的欢呼还未落下,巨大的震动仿佛起了连锁反应,墨西哥城的整个大地也剧烈颤动起来,无数巨大的烟柱拔地而起,清晨晴朗的天空顿时扬起阵阵灰黄色的尘雾。

    整个墨西哥城一片混乱,到处是一幅幅惨不忍睹的末日景象。

    站立不稳的马里修扶住栏杆,目瞪口呆,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手里的遥控器,目光怔然的看向白发巫师,他刚才做了什么?怎么好像引爆了全国?

    马里修忽然感觉心脏砰砰飞快跳动,噗呲一声仰天喷出鲜血,而他身边的白发巫师心脏也在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捂着胸口无比痛苦。

    看到残存的崇拜教的教众们一个个捂着胸口跪倒下去。马里修双眼猩红,抹去嘴角的血迹,满眼恨意的看向白发巫师,“你就是内奸!”

    白发巫师想要辩解,却捂着胸口讲不出话,仿佛理屈词穷一般。

    “这一切的一切,巫阵被毁、项链被换、这些红衣巫师杀手,只有你才能做到,这么多人都死去,只有你平安无事,你还有什么解释?”马里修掏出手枪顶在白发巫师的眉心。

    白发巫师目光呆滞,还不待他开口,嘭的一声,脑后血花喷溅。

    马里修还不知道,在这场大地震之后,还有余震38次,墨西哥受灾面积32平方公里,全市陷入瘫痪,日后被墨西哥人称之为“最悲惨的一天”,而这一切因果大多都背在了他的身上。

    王梓轩躺在休息室的床上,虽然感觉虚弱无力,但已经感觉好了许多。

    许晋芳依旧一脸紧张的守在王梓轩身边。

    王梓轩见她紧张,虚弱的笑着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现在还有心情讲故事……你讲吧,我听!”许晋芳幽怨的看他一眼。

    “1944年夏天,Y国遭受空袭时,一所出租公寓被炮弹击中,硝烟散尽,人们发现,皮特的祖父不见了。”

    “救护队忽然有人听到废墟中传来笑声,于是从厕所的残砖碎瓦中挖出了毫发未损、正咯咯大笑的老人,问他为何如此。”

    “老人回答:“我一嗯抽水马桶,房子都倒了……哈哈哈……”

    许晋芳笑的花枝乱颤,一来她体会到王梓轩的苦心,二来笑话也确实好笑。

    王梓轩幸灾乐祸,他将崇拜教埋下的遥控炸弹,在龙脉的阵眼龙舌兰哪里放了一个,自挂东南枝的感觉一定很酸爽吧?

    忽然王梓轩仰头喷出一口鲜血,他定睛看向头顶,福运和功德组成的庆云飞快的在消逝,他检查自己的身体,脸色发黑,他修为竟然也飞快在消失。

    “你怎么了?!”许晋芳尖叫道。

    同一时间,正在香大阶梯教室中的甄慧敏站起正要发言,忽然头一晕,昏迷过去。

    阶梯教室中登时惊呼四起,一片纷乱。

    最重要的是,福运不够命来抵!

    王梓轩心中苦涩,斩杀龙脉哪怕只是帮凶,竟然也会失去这么多的福运功德?

    乐极果然生悲,装B果然遭雷劈!

    现在必须立刻转移财产,否则福运不够无法镇压住,财富越多越是祸事,就像历史上的和珅,一个大浪打来他会一无所有,甚至丢了杏命。

    他拉住许晋芳的手,“没事,笑的太狠了,阿芳,有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你说吧!”许晋芳哪里还会拒绝。

    “我要将名下的资产转到你的名下,不要拒绝,经过这些事,我发现自己亏欠你很多,不要拒绝,否则我现在就死给你看!”王梓轩说着又呕出一口鲜血。

    “……我答应!”许晋芳感动的热泪盈眶,王梓轩一番深情如何能不感动。

    王梓轩观察着头顶的庆云,消散的果然慢了,修为也消散的慢了,但还不够。

    福运不够命来补!他可不想丢了小命,哪怕是减阳寿。

    “师兄,我听到你说话了,方便说话吗?”杜坤在低下喊了一嗓子。

    王梓轩眼睛一亮,“上来吧!”

    林根宝与杜坤爬上休息室,两人见王梓轩精神了许多,心中都是高兴。

    杜坤尤其高兴,挂着香肠嘴兴奋的手舞足蹈:“师兄,墨西哥城大地震啊,师兄你好厉害!”

    林根宝也是双眼放光。

    许晋芳满眼惊讶,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梓轩。

    王梓轩望着幽暗的舱顶,深邃的眼眸寒芒闪烁,自语道:“我欲仁慈,奈何时势所逼,我身边的人就是我王某人的逆鳞,老天你不要怪我无情。”

    对方强大,那也得干,忍气吞声受人欺辱?那不是他的作风。

    “阿轩。”许晋芳满心的自责和愧疚,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杜坤一双大眼睛烁烁放光,师兄这番话好霸气。

    “不必如此,这件事你们知道就好,千万不要传出去,否则会为你们带来杀身之祸!”王梓轩摆手。

    “是!”三人都郑重点头。

    王梓轩微微一笑,又道:“根宝,阿坤,这次你们做的不错,师兄向来是赏罚分明,回去,你们每人会得到一栋价值千万的海滨别墅!”

    “师兄,我们没做什么!”林根宝眼圈发红的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