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14章 桑冲迷魂

    许晋芳面无表情的打量他:“男人就像芒果,外面很黄,里面更黄。”

    王梓轩闻听有意逗她,眉飞色舞的道:“阿芳,告诉你一个秘密,很多情侣喜欢芒果,因为吃它体液会变甜,男女适用,想尝试么,人生需要尝试!”

    “滚!”许晋芳恼羞的推王梓轩,但还是被他翻身压在身下。

    不知过去多久,一台除了喇叭不响哪都响的白色跑车行驶在公路上,咣当一声,车尾的保险杠掉到地上。

    许晋芳狠呆呆的瞪王梓轩:“都是你干的,车都快散架!”

    王梓轩一本正经的回道:“老司机都知道,这是车子的问题,改造技术不过硬。”

    “老司机?老实讲,你在外面到底有多少女人?”王梓轩手法娴熟的像是欢场多年的风流浪子,令许晋芳起了疑心。

    这是送命题!

    王梓轩瞬间反应,叹息道:“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许晋芳愕然,关她什么事?

    王梓轩嘴唇哆嗦着,一脸悲愤的哭腔道:“前世找到一个不是你,找到一个不是你,害得我鞠躬尽粹,累到我英年早逝!”

    许晋芳笑到不行,质问道:“你还记得前生的事情?”

    “啊……只是可以影影绰绰的梦到一些。”王梓轩煞有其事的点头。

    他怅然道:“真是造化弄人,我决定一心一意的时候,结果你出现了,如果不是和你夙世姻缘,知道你是你,我不会碰你,我会和阿敏相濡以沫,白头到老。”

    “真的?”嘴上犹疑,许晋芳心里已经信了。

    “有骗你的必要?”王梓轩白她一眼,“天若有情天亦老,爱情这东西,我不敢再碰了。”

    “真的没有其她?老实交代!”许晋芳眯眼看他。

    王梓轩不吭声。

    许晋芳咬嘴唇看他:“既往不咎!”

    王梓轩瞄她一眼,勉为其难的道:“非要说有的话,勉强算是有吧。”

    “是谁!?”许晋芳眼睛一亮,好哇,真被她给诈出来了,她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许多靓丽身影。

    王梓轩沉吟良久,似乎羞于启齿的小声道:“五姑娘。”

    “伍姑娘?”许晋芳诧异道,她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这是谁。

    王梓轩开着车摇头晃脑的哼唱起来:

    她从来不爱花衣裳

    也不会嫌自己太胖

    她总是如此的端庄

    偶尔也放荡

    她长得好看还不贵

    各种姿势她都会

    只有她最明白我

    深锁着理想

    我的五姑娘

    她温柔又善良……

    许晋芳左思右想,看着王梓轩右手的上下动作,恍然大悟,脸色发红的捶打他,王梓轩夸张的哭喊救命,车子在公路上来回画龙,许晋芳咬牙切齿也没忍住笑。

    “让你什么都讲!”

    王梓轩撇嘴:“对自己女人偶尔放荡一下也不行?我又没对外人!”

    “以后你可以随便放荡。”

    因为出身豪门,三妻四妾或在外风流成杏的男人许晋芳见过太多,她知道风流是男人的本能。

    心态决定状态,心胸决定格局,眼界决定境界,这是许晋芳与甄慧敏的本质区别。

    “真的?”王梓轩眼睛一亮,还可以双飞?

    “嗯,当然是真的了,大家可以各玩各的。”许晋芳嘴角微扬。

    王梓轩瞪眼:“你敢!”

    “凭什么你们男人风流快活,却要我们女人守身如玉,这是什么逻辑!”许晋芳瞪回去,一副你以后敢寻花问柳,我就敢给你戴绿帽的架势。

    “是么?”王梓轩抬手系袖口的纽扣。

    “打屁狂魔”的招牌动作很唬人。

    “劳工,你得到什么祝福?”许晋芳妩媚的白他一眼,好奇的赶忙岔开话题道。

    许晋芳心胸广阔,但并不是心里不在意,没有女人会希望自己的男人大猪蹄子,她只是在表明态度。

    “桑冲迷魂!一个挺鸡肋的秘术。”王梓轩解释了一句。

    他祈祷想要晋级符咒,但老天奖励的是“桑冲逃命术”晋级,获得桑冲逃命术的分支秘术“桑冲迷魂”,此秘术只对女人有效,中招的女人会昏迷十二个时辰,人中刺血或“解魂咒”可解。

    两人正在车里打情骂俏,忽然后面的山道岔路又出现一台皮卡,福特皮卡四驱动,连蹦带跳跑的飞快,眼看追上来。

    “阿芳,你坐去旁边,抓紧!”王梓轩打量一眼后视镜,沉声道。

    许晋芳双腿麻木,好不容易才翻坐去副驾驶位上。

    她双手紧紧抓住车上的扶手,甚至都没机会扣上衬衣的纽扣,里面的风景就这样敞着,幸亏这里不是闹市区,否则就太难堪了。

    王梓轩脸色阴沉,阴魂不散,破坏二人世界的混蛋。

    “阿轩,他们是崇拜教的人?”许晋芳担心道。

    就算是商界女强人,阅历经历丰富,许晋芳首先还是一个女人,之前连番刺激的危险把她也给惊吓到了。

    “没错!”王梓轩伸手在许晋芳的手上拍了拍,“不用怕,有我在没事的!看我给你出气!”

    “阿轩,我们要不报警吧?”遇到这种事情,许晋芳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立刻报警,然后交给警察来处理。

    王梓轩不想这件事情交给警察,因为他知道以崇拜教在墨西哥城的势力,那些警察不可能奈何得了他们。

    “阿芳,这里不是香江……”

    王梓轩的话还没讲完,车子就被人从后面狠狠地撞了一下,整台车突然不受控制的朝前冲去,许晋芳惊叫一声,王梓轩此刻顾不得讲话,双手拼命把持着方向。

    连续几个急速转弯,车子几乎是堪堪沿着山岩擦了过去。

    后面的福特皮卡看到一击未中,再次冲了上来,轰的一声,直接将王梓轩的车撞的撞向山岩,跑车的左侧和山体发出摩擦,火花四溅,车身擦烂,同时玻璃也全都震碎了。

    许晋芳尖叫抬起胳膊护脸。

    王梓轩往边上一打方向盘,左手飞快掐算。

    他有意测试晋级后的,桑冲逃命!

    一脚油门,跑车往前窜出,躲过了皮卡车的撞击,猛地推开右侧的鸥翼车门,前驱一紧手刹,猛打方向盘,白色跑车旋转起来。

    时间仿佛缓慢了下来,只见面色冷峻的王梓轩迈步踏出跑车,掏出腰间的左轮手枪,砰砰砰砰砰砰!……一连六枪射出,旋转的跑车转了回来。

    王梓轩探脚、扭腰、送胯、低头、坐入驾驶舱中、右手拉上鸥翼车门,所有动作一气哈成!

    时间仿佛一下恢复正常,只见对面的福特皮卡左侧前轮忽然一垮,车子一横撞上山沿,滴滴答答的油箱忽然火起,紧接着轰然一团火焰。

    许晋芳惊呆,刚才的一幕极快的闪现,令她看得心中无比震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