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10章 皇宫布局

    许晋芳不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城堡东部保留原皇宫的大部旧貌,底楼陈列着老式马车数辆。向里依次可以见到皇帝夫妇的会客室,餐厅,钢琴室,客房与会议室。

    通往二楼的楼梯也是西式的,铸铁栏杆,很明亮宽敞。两边有石质的睡狮,体型较小,煞是可爱。

    有灵气,是镇宅法器,王梓轩上去打量抚摸着睡狮,不着痕迹的将灵气吸光。

    如果仔细前后对比会发现,可爱的睡狮变的庸俗了许多,仿佛失去了灵杏。

    来到二楼又见一个花园,是为屋顶花园,也是西式制式,两边廊檐宽大,廊柱林立,是一个柱廊园。廊壁饰以西式画像。长廊之内,是皇帝马西米连诺一世夫妇的寝宫,寝宫内全是欧式用具。

    城堡屋顶花园呈几何图案花圃,布局工整。由于是屋顶花园,喷泉小了许多,但仍有,花圃中心是一水塔,塔身为圆形的两层楼阁,也是整个屋顶花园轴线的中心。

    花园不大,四面种植低矮树种的黄杨树,四周长廊相围。

    王梓轩一路吸光巫阵的灵气,他用此法可可谓釜底抽薪,一路横扫,大肆破坏,外行人还看不出猫腻,他头顶代表福运的云团在一丝丝减少,但很快被补回来。

    “你快说呀。”许晋芳咬嘴唇,王梓轩似乎对壁画比对她还感兴趣。

    王梓轩换了一副壁画吸取灵气,回过头笑道:

    “骄傲的孔雀为何开屏?马里修泄露他的高贵身份,为的就是打你的主意。”

    “打我的主意?!”许晋芳秀眉微蹙。

    “没错!现在那位王子正准备套路,打算俘虏你的芳心。”王梓轩一本正经的道。

    “他想我做他的王妃?”许晋芳似笑非笑的看他。

    王梓轩左右看看,煞有其事的小声道:“想啥呢我的妹儿!西方贵族宁可近亲结婚生出低能儿,也要保持血统的高贵,何况是皇室成员。”

    “似乎,你对马里修有很大成见?”许晋芳笑着打量他,王梓轩吃醋证明在乎她,所以许晋芳很高兴。

    “对打自己女人主意的男人,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有好感,而我很Man!”王梓轩正色道。

    许晋芳玩味打量他下面:“Man在哪里?没有看到。”

    “下流,不理你!”王梓轩转身跑开。

    许晋芳不禁笑出声来,快步赶上。

    王梓轩心中暗笑:最牛的泡妞套路,是让妹子泡你。

    查普尔特佩克城堡的古董很多,灵气盈盈,王梓轩丝毫没有放过的意思,有窥天符示警,他敢大胆的吸收,而且他这样做,是要在皇宫里布下一个局。

    城堡的古董吸收完毕,王梓轩又牵着许晋芳的手出来城堡,往博物馆走去。

    “阿轩,那龙舌兰好大棵。”许晋芳指着一株龙舌兰道。

    “是不小。”王梓轩微微一笑。

    两名管理人员看他们两人出来,赶忙跑去安排,将本就不多的游客提前清场,无形之中更方便了王梓轩吸收灵气。

    灵力满满,装不下了,就像一个人带不了两百瓶矿泉水。

    王梓轩又给四神纹镜注入灵力,直到也装不下。

    日子有功下,他只差一个契机便能突破到观气境巅峰,福祸相依,这次墨西哥之行,王梓轩可以说是收获巨大。

    许晋芳问道:“阿轩,你很喜欢古董?”

    王梓轩正色道:“我只是在欣赏历史留下来的底蕴,这对我的修行很有帮助。”

    “只是摸摸看看,不想拥有收藏他们?”

    这个喜好有些特别,许晋芳越来越看不透王梓轩了,越接触越感觉他的神秘。

    王梓轩点头道:“没错!”

    “我会帮助你实现这个心愿。”许晋芳美眸闪动道。

    王梓轩悲天悯人的道:“谢谢你阿芳,我打算在华夏开办一些废品收购站与古董行,将华夏流落民间的古董收集起来,将他们无偿捐给国家,让这些瑰宝回归华夏。”

    许晋芳为王梓轩的情怀打动。

    “阿轩先生,许小姐,殿下在餐厅等候二位。”一名博物馆的管理人员过来,面无表情的躬身道。

    “好的,请先带我们去一下洗手间!”王梓轩点头。

    洗手间里,王梓轩洗完手,拿起毛巾擦了一下手,忽然心中一凛,他发现自己左手的掌心正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颗红痣。

    前世他左手正中就有这样一颗红痣,怎么这辈子也长出来了?王梓轩若有所思。

    却见许晋芳从隔壁洗手间出来,披肩的卷发已经盘了起来,华夏古时候女子在出嫁有盘头的习俗,王梓轩心中一暖,嘴角微微一扬。

    奢华皇家行宫后花园里,一形长条木桌,雪白的桌布,精致的银制餐具,丰盛的皇室家宴,六名身穿燕尾服的侍者恭候。

    王梓轩与许晋芳入座。

    后花园里小松鼠很多,丝毫不怕人,跑上餐桌想要混点吃的,马里修揪了一块面包给他,看着小松鼠吃了他给的东西,又爬回树上。

    再回头,马里修直眨眼睛,不禁心中叹气,他不明白,气质高贵的许晋芳,怎么会喜欢眼前这粗鄙的家伙。

    只见身穿黄色迷彩服的王梓轩,正抱着一只烤乳猪,毫无形象吃得油嘴马哈,与就餐姿态高贵优雅的许晋芳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许晋芳还偶尔拿餐巾细心的为王梓轩擦拭嘴角油渍,仿佛他的妻子一般。

    吃了几天的压缩饼干,嘴里淡出鸟来,王梓轩索杏也不装了,而许晋芳认为王梓轩是故意的,还在。

    王梓轩细看马里修额面:“马殿下的母亲去世的很早?”

    马殿下?马里修脸色发黑:“我的父母很早便去世。”

    王梓轩感叹:“弱肉强食的地方,人们不同情弱者!”

    对这句话倒是同感,马里修点头敷衍:“是啊!”

    王梓轩踌躇满志的边啃着烤乳猪,边鼓励道:“马殿下,你不要灰心,你看看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18岁我就出来闯荡,从以前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身无分文,我就是我,帅到自己都上火,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其实你也不必为眼前的不幸而哀伤,也许,明天就更绝望啦!”

    坐在王梓轩身边的许晋芳噗嗤一声,赶忙低头忍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