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07章 一条龙脉

    娃娃岛码头,快艇上。

    许晋芳疑惑,“烟花?”

    王梓轩冷峻道:“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人,不付出代价!”

    十一名佣兵的死王梓轩表面淡然,实际上令他心中杀机四溢。

    马里修脸色微变。

    许晋芳美目盈盈,王梓轩的霸道令她心如鹿撞。

    王梓轩打了响指,遥遥一指!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娃娃岛都发生了剧烈摇晃,仿佛地震一般,运河里的鱼受到惊吓,在水莲之间跃出水面。

    数处河面出现了巨大的漩涡。

    马里修扶住摇晃的船板,脸上适时流漏出惊慌,心中却在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家伙在地下放了炸弹。

    王梓轩气定神闲的顺势将许晋芳搂在怀里,似笑非笑的看他:“干嘛这么紧张,难道你与崇拜教有关系?”

    “他与那些人有关系?”许晋芳立刻对马里修有了戒备。

    两人对视着,目光丝毫没有躲闪,马里修面无表情的道:“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王梓轩不置可否,两指比划自己的眼睛向着马里修,意思我会时刻盯着你,看你露出马脚。

    一名全身是土的巫婆,一边嘴里往外吐着黑血,一边踉踉跄跄的往码头奔跑,她的眼中满是愤恨,她的同伴都被活埋在倒灌河水的地下密室当中,包括执法曼特,只有她一个人侥幸逃脱。

    一定是那个年轻的东方术士做的!

    王梓轩看着巫婆跑近,看向许晋芳,又看向马里修。

    马里修抽出腰间的弯刀,头也不回的猛然向身后甩出,闷声惨叫,弯刀正刺入巫婆的眉心,后者眼中满是难以置信,扑倒在草地上,逐渐在阳光下融化。

    “马兄,你这么厉害的身手怎么被抓来的?”王梓轩愕然道。

    “我一觉醒来就到了那里,为什么不开船?”马兄?马里修黑着脸道。

    “我不会!”王梓轩正色道。

    马里修差点呕血,亏这家伙还能说得这样理直气壮,许晋芳收到王梓轩递来的眼神,会意,也为难的道:“我也不会!”

    马里修起身去了前面驾驶,他可不想再杀自己人来证明他的清白。

    快艇离开了睡莲范围,飞驰在运河之上。

    王梓轩与许晋芳坐到后面,指着运河两岸的美丽风景,仿佛观光客一般,马里修面无表情的专心驾驶,仿佛视若无睹。

    许晋芳小声问道:“阿轩,之前你还没讲,要怎么分别五行的阴阳属杏?”

    王梓轩亲昵状的附耳解释道:“干支表象,五行主体。人的生辰八字当中,木为少阳,火为老阳,金为少阴,水为老阴。土禀中气,亦阴亦阳。所以八字中有木、火,则不能算纯阴。八字中有金水,则不能算纯阳。土则阳壮随阳,阴健随阴。”

    许晋芳恍然,又小声问道:“那时辰和节令禀赋的阴阳深浅怎么区分?”

    有轰鸣的马达声响,两人的声音又小,她并不担心驾船的马里修听去。

    王梓轩想了想,轻声说道:“我打个比方,一个人的出生时辰不同,阴阳气质亦然不同。”

    “原则上从太阳升起开始,到太阳落山之前,阳气健壮,如果这个人出生在卯,直到申时,白天这段时间,就不能说纯阴,出生在从酉直到寅时的夜间,就不能说,这个人是纯阳。”

    “同理,出生在春夏之人,也就不能称为纯阴,出生在秋冬的人,则不能视为纯阳。”

    “因此,真正八字纯阴和纯阳的人很少,八字论命,纯阴纯阳,天干地支是基础,节令、时辰最重要,藏干和五行属杏次之。”

    “阿轩,生辰八字是不是很重要?”许晋芳想了想又问道。

    “当然了,内行之人从不算命,更不会轻易将生辰八字交于陌生人,因为那就是将自己的杏命福运交给别人。”王梓轩郑重道。

    “为什么?”许晋芳疑惑不解。

    王梓轩解释道:“譬如邪道的一种续命之法,八字必须得对要续命的人有用才行,就像骨髓匹配,不过续命是少数情况,这种事儿做了对方也不好,一般就是拿走一些你的好运罢了。”

    “而且很多巫术和法术都需要对方的生辰八字配合,再打个比方,生辰八字就像一个人的IP地址,知道它,黑客就可以对你进行攻击。”

    许晋芳脸色微变的道:“我妈咪以前给我起名字找大师看过生辰八字,相亲也到处拿我的八字给人看。”

    她怀疑自己这次出事,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八字被泄露招惹的祸事。

    王梓轩为微微一笑:“起名字具体到日期就打住,具体时辰自己胡诌一个就行,相亲也是,你看填表年月日,从来没有让你填写时辰的,便是如此。”

    “回去我就让路易斯联系律师修改生辰八字。”许晋芳郑重的道。

    “那你可以改成八字纯阳,你纯阴必阳,应该可以唬住很多人。”王梓轩轻声道。

    两人窃窃私语,王梓轩将去西非毛塔的经历讲了一遍,许晋芳更是心中感动王梓轩的赴汤蹈火,冷眼旁观的马里修却是不开心,两人当他船夫。

    “快上岸了。”马里修开口道。

    在公园的码头停靠,马里修带着两人往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一台样式科幻的白色的跑车停在路边,王梓轩打量标志,他竟然不认得。

    许晋芳秀眉微皱,“是Styli Garage的500 SEC Gullwi,这种车一般卖给中东皇室成员。”

    “这车贵在哪里?”王梓轩心中疑惑,他还真没听说过这个汽车品牌。”

    许晋芳解释道:“全是手工定制的,独特的鸥翼车门,这位马里修不简单,敢在墨西哥开这种车光是有钱还不够,还需要足够的背景和势力。”

    “这一点不用怀疑。”王梓轩更加断定这个马里修与崇拜教有关。

    “西非毛塔那个崇神教与墨西哥这个崇拜教名字相近,它们一样么?”许晋芳好奇道。

    王梓轩微微摇头道:“当然不一样,崇神教是糅合祖先崇拜,崇尚自然,信奉神灵,而这个崇拜教的信徒大多数都是无神论者,信奉的是利己主义,搞自我崇拜,信仰人就是神。”

    待王梓轩与许晋芳上车,马里修开车。

    马里修竟然带着他们位于墨西哥城查普尔特佩克山顶的查普尔特佩克公园,王梓轩下车后四下打量,不禁动容。

    查普尔特佩克意为“蝗虫山”,曾是阿兹台克人的圣地,其上的建筑物在历史上曾用于多种用途,包括军校,皇室住所,总统官邸,气象台,目前是国立博物馆。

    令王梓轩动容的是,这里竟然有一条龙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