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01章 终南梦溪

    只好照办,将左手中指塞进嘴里用力一咬。

    令他惊愕的是,他的手指竟然不痛,更没有出血,而旁边的副机长却捂着出血左手手指,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滚烫的一杯咖啡浇了他一身。

    诡异的一幕令路易斯与卡琳娜面面相觑。

    王梓轩道:“你也咬!”

    副机长心中惊疑不定,也用力咬手指,这次机长也惨叫了出来。

    “噢,Shit !这是怎么回事?”出血了,荷兰机长疼的直甩手。

    王梓轩解释道:“这就是巫术的诡异之处,看着你在驾驶飞机往直飞,其实飞机一直在空中画圈,等没油迫降的时候,我们还会回到之前毛塔的努瓦克肖特机场。”

    “我需要怎么做?”荷兰机长额头发汗,这种诡异的事情他还是头一次遭遇。

    “按我说的做!”王梓轩微微一笑。

    按照王梓轩的话,飞机很快飞出了乌云,与此同时,女祭司手中的娃娃忽然眼中流出血来,异常的诡异。

    “现在我们安全了?”荷兰机长咬了一下手指发现很痛,安心的道。

    “听我的话,当然不会有错!”王梓轩笑道。

    虽然解除了危机,但荷兰机长还是满肚子的怨气:“谁被枪指着头,不会乖乖听话?何况会成为尸体被丢下飞机!这位先生,现在你可以将枪放下了吧心它会走火!”

    王梓轩笑着将手指拿开,亮给机长和副机长看,荷兰机长目瞪口呆,一脸的难以置信,副机长之前也看到的是王梓轩掏出手枪指着机长的头。

    “机长先生,你误会了,之前都是你们的幻觉,幻视幻听。”

    见路易斯与卡琳娜一本正经的点头,机长和副机长一脸懵逼。

    从驾驶室出来,卡琳娜看着王梓轩忍不住笑出声来,王梓轩明明之前用枪指着机长,中途换了手指,却将他们唬的一愣一愣。

    王梓轩看他一眼,微笑解释了一句道:“只是不想无谓的麻烦,卡琳娜,这次你赚到钱也够花了,收手吧。”

    卡琳娜摇头:“除了玩枪,我什么都不会。”

    王梓轩笑道:“你可以换一种枪玩!”

    卡琳娜玩味的看王梓轩:“你是认真的?”

    王梓轩一本正经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申请枪牌,开保安公司,解救人质,灾难救援,保护雇主,找物寻人,探险寻宝,这些都是工作。”

    “好像是这样啊。”卡琳娜点头,刀口舔血的生活她早就过够了。

    “你们聊吧,我们去说点事情。”王梓轩见杜坤醒来,叫上他和林根宝道。

    “大师,飞机现在正在赶往墨西哥,你有把握将大小姐救出来吗?”路易斯追上来问。

    “告诉许伯父,已经找到许小姐,她没事,我们这次过去就是将她救出来。”王梓轩微微一笑。

    “那就好!”路易斯喜形于色,他的前途可都压在许晋芳的身上了。

    来到机尾的货场,王梓轩示意杜坤,后者将李晓龙的事情说出。

    李晓龙是被人谋杀的!谋杀他的是休比尔,美国的一位亿万富豪,对方的儿子和女儿间接因李晓龙而死。

    休比尔调查得知李晓龙患上了脑肿瘤,为了加速李晓龙的死亡,休比尔重金找到了一位医术高超的脑血管专家,并收买李晓龙的助理配合。

    而当时RB人也在谋划暗害李晓龙,多种原因造成李晓龙就这样流星般逝去。

    “根宝,你打算怎么做?”王梓轩看向林根宝。

    “血债血偿,杀死比尔!师兄,你会阻止我吗?”林根宝眼圈发红。

    “当然不会,不过你不要轻举妄动,将自己再搭进去,有时间我陪你去一趟。”王梓轩道。

    “谢谢你,师兄。”林根宝点头。

    王梓轩微微一笑:“你们俩的符咒方面要努力了,尤其是根宝,你们师兄我最拿手的就是符咒。”

    “师兄,今天你用的那个四大神兽也是符咒?”杜坤眼睛一亮,今天四方神阵给他的感觉太震撼了。

    “是阵法,但符咒修炼不到家便无法布阵,可以说与阵法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王梓轩微笑道。

    “师兄你说说符咒啊!”杜坤兴趣大增。

    “嗯,好吧,符咒与法术相辅相生,法术以灵气借乾坤,符咒以灵纸唤阴阳。

    “符纸可分为黄,红,蓝,紫,金五色。

    “黄符动十步之气,止于镇宅定心,根宝现在你画的就是这种黄符。”

    “那师兄你现在用的红符、还有蓝符、紫符和金符呢?”杜坤追问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红符动一里之气,可降服鬼魅。蓝符动十里之气,可压制妖邪。紫符集百里之气,可逆天改命,请天兵临凡。金符威及千里,震动乾坤,金符一出,可令仙人却步。”

    “这么厉害?”杜坤像个好奇宝宝。

    “学无止境!”王梓轩微微一笑,“根宝,你去用驱煞符为他们驱除身上的煞气,再给他们每人一张安神符,让他们好好休息。”

    “是,师兄。”林根宝快步出去。

    “阿坤,说说周康节的事情吧。”王梓轩正色道。

    “呃,师兄,我没找到周康节这个人。”杜坤咧嘴。

    “没找到?那你遇到了什么?”王梓轩心中疑惑。

    “我找到了一些线索,就去了华夏,到了终南山一个叫南梦溪的地方,看着潺潺溪水,不知怎么,我就站在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睡着了。”

    王梓轩双眼微眯,“后来呢?”

    杜坤道:“忽然有人路过,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就回来了。”

    王梓轩沉吟道:“你不小心进了梦溪迷阵,遇到一位路过的定气境术士,送你回来。”

    “梦溪迷阵?”杜坤恍然,他发现自己阅历太少了,师兄竟然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

    “嗯,是迷阵的一种,曾经有修行之人陷入进去,一梦到死,下雨天被雷击,有些不清楚原由的常人还以为他渡劫失败了呢。”王梓轩笑道。

    “会一梦到死?”杜坤咽了一口唾沫。

    “很正常,世间很多人都在做梦,离世灵动才醒悟过来。”王梓轩淡然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