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95章 黑的白的

    “谢谢老板!愿意为您效劳!”卡琳娜笑着道。

    话里的意思有些暧昧,佣兵们有人想要调侃一句,但还是憋住了。

    王梓轩示意林根宝与杜坤拎来两桶阴阳水,取出两张红符抖手自燃,缭绕着放入水桶之中,看向心中狐疑的十二名佣兵。

    “将你们的匕首和所有的子弹全部泡入水中!”

    有佣兵刚要问为什么,肿成猪头的3号佣兵就虎视眈眈的看过来,所有佣兵都禁声,各取匕首和子弹去泡水。

    王梓轩大棒加萝卜的下马威很成功,原本桀骜不驯的佣兵们都规规矩矩。

    中途加了几次油,倒卖了几次货物,分批买入了三百多吨粮食,飞机终于快要在毛塔的首都努瓦克肖特机场降落,杜坤透过舷窗好奇向外看去。

    王梓轩正在为众人科普:

    “努瓦克肖特,原本就是一块黄沙滚滚的不毛之地,经常受到风沙的侵袭,在毛塔的语言里是‘风口’的意思,所以记得带遮面的东西,否则容易吃沙子,毛塔每年此时的9月是最热的月份,平均气温34℃……”

    “毛塔号称是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甚至连经济以农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柬埔寨,都敢说比毛里塔尼亚至少富三倍。”

    “这里的羊,是吃垃圾长大的,这片不毛之地因为过度放牧,已经没有多少牧草了……”

    众人探头从舷窗看去,果然下面一片黄沙。

    “收起你们的猪肉罐头和美酒,在毛塔绝对不能吃猪肉,也不能喝酒,要是实在忍不住,就要有找人去监狱里捞你的思想准备,这里有严格的斯林习俗,想吃猪肉想喝酒。”

    “王,这些你怎么知道的?”路易斯忍不住问道。

    王梓轩当然不会说自己曾经来过,他看向舷窗外,悠悠道:“临行前我废寝忘食。”

    路易斯满心敬佩,原来王梓轩彻夜未睡收集毛塔的资料,众人也是心生敬意。

    飞机降落后,毛塔的外交部长乌尔德身穿白衣亲自率队欢迎,这次对外是以考察投资和香江慈善基金会进行慈善考察的名义,众人连连合影拍照留念,小学生上来献上鲜花,众人又是摆拍。

    路易斯与乌尔德部长亲切寒暄,私下里告诉对方,王梓轩是某个大老板出来游玩的“私生子”,希望给予一些方便,为此会赠送十吨粮食,乌尔德部长心中惊讶,粮食?

    当看到飞机货仓中三百多吨粮食,乌尔德部长热情了不少。

    王梓轩私下塞给一名将军两根金条,借了三部越野吉普车,有这么一架大飞机在这里,毛塔官员也不担心会被骗车。

    随手给金条的大方也坐实了王梓轩的“公子”身份,对他身边荷枪实弹的保镖也没有多问,乌尔德部长还为他们开具了相关证明文件。

    路易斯目送王梓轩等人离开,笑着与乌尔德部长等毛塔官员寒暄,说这次打算对毛塔的海鲜产品进行考察,希望保质保量,并且给予一些优惠,方便他们为毛塔的海鲜产品在世界各国打开市场。

    乌尔德部长满口答应,还答应帮忙将飞机上带来三百多吨粮食换成等价的毛塔最优质的海产品。

    毛塔连年干旱,最缺的就是粮食,说服路易斯之后,乌尔德部长喜形于色,马上派车来托铀粮食。

    而他身边的将军也立刻去抽调部队来保护飞机。

    虽然毛塔穷,但并不是一无是处,鱼类海鲜类产品丰富,青龙、红龙、章鱼、海马、海参、鲍鱼等干货极其低廉,运去欧洲可赚百倍利润。

    许家一进一出又是大笔赚钱,路易斯婉拒乌尔德部长的亲切邀请,送走他们之后,他便一边检查货物,一便在飞机上等候,准备好随时起飞。

    一群人除了王梓轩,都是第一次来毛里塔尼亚满是好奇,三台军用敞篷吉普车开出机场,便被一群手上捧着罐子的孩子围住。

    佣兵卡琳娜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罐头,想扔给一个瘦弱的可怜孩子。

    王梓轩一把将她的手摁住。

    “放开,你干什么?这是我的食物!”卡琳娜阴沉着脸看王梓轩。

    王梓轩沉声道:“收起你自以为是的同情心,好心做的不一定就是好事,你是团队的一份子,不要为整个团队找麻烦!”

    “好吧!……”卡琳娜点头,待王梓轩收回手,忽然她将罐头丢了下去,得意的看向王梓轩,似乎在说,我就愿意给,你能怎么着?

    王梓轩揩了揩眉毛,如果不是此行就12号佣兵卡琳娜这一个女人,他真心想一脚将这白俄女人踹下车。

    “快开车,马上离开这里!”王梓轩大声命令道。

    “怎么了?”佣兵们面面相觑,心中疑惑。

    卡琳娜也心中疑惑,她忽然看得咽了一口唾沫。

    只见得到罐头的孩子正挥舞手中罐头,告诉他身边的孩子,而其他的孩子都在奔走相告,很快几条街的孩子黑压压的大片蜂拥扑来。

    吉普车飞快加速,但还是被不怕死的孩子们团团围住难以脱身,众人扔下不少食物才终于出了城外。

    “停车!”王梓轩忽然道。

    三台敞篷吉普车戛然而止,王梓轩扭头看向卡琳娜。

    “你!……”

    卡琳娜刚要说话,便被王梓轩抓住手腕,拉倒在车上,卡琳娜刚要挣扎,王梓轩左手一扣她的脉门,后者登时全身酸软无力,王梓轩右手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屁股上。

    “狗娘养的!……”卡琳娜愤怒嘶吼,扭脸吐王梓轩口水,被他轻易躲过。

    王梓轩的左手仿佛钳子一般,将她牢牢控制住,难以挣扎半分。

    又是一顿狠厉巴掌,看的佣兵们眼角直跳,身为战斗种族的卡琳娜可不是善茬,一只手就她制住?

    王梓轩沉着脸道:“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滚下去!”

    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就不能给好脸色。

    卡琳娜自知理亏,垂头跳下车,悻悻地去了第二台敞篷吉普车。

    佣兵们并不认为王梓轩做错,食物在沙漠里就是杏命,打屁股教训一下已经算是轻的。

    越野吉普车继续前往毛塔的阿德拉尔省,车队带起一路烟尘,他们要赶赴阿尔及利亚西南部棕榈丛林居民点,那里的人口约两万人左右,可谓地广人稀,撒哈拉之眼就在那附近。

    毛塔人都是头顶东西的高手,杜坤坐在中间第二部吉普车上,看向许多蒙着纱巾,头顶巨大包裹,坦胸的黑人妇女。

    见他好奇张望,黑人妇女们纷纷对他咧嘴笑,露出满口白牙,热情奔放的向他勾手,吓得杜坤赶忙收回目光。

    “小子,不喜欢黑的,还有白的,你需要这个!”7号华裔佣兵递给杜坤一个杜蕾斯套子,瞥了一眼他身旁的卡琳娜,冲他眨眼睛。

    正在气头上的卡琳娜一拳打在他的腹部,坐在车后座上方的华裔佣兵抱着肚子哈腰干呕。

    “我更喜欢黄的,这是什么?”杜坤好奇的撕开塑料包装袋,兴奋道:“气球哎!谢谢你,我最喜欢玩气球了。”

    华裔佣兵闻听差点仰面栽下车去,听到后面的吉普车爆笑,王梓轩微笑看过来,众人赶忙禁声,吭哧吭哧憋得不住咳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