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93章 巫族部落

    “王大师,我们错了。”方纪然与金天命苦笑,方氏命苑里面隐隐传出李大师的咆哮声,另一位李大师李俊禅也只敢背后算计方大师,由此可见眼前这位王大师的厉害,他们心里生出了畏惧之心。

    王梓轩微微一笑:“做错了就该受罚,看在慧乐法师的面子上,罚你们去风水九龙堂工作一年,近距离接触方大师,了解他的为人,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将干戈化为玉帛。”

    刘大律师上前递上两份雇佣协议和钢笔,两人苦笑看了一遍,在协议上签了字。

    林根宝与杜坤在旁看着,张达容心中敬畏,王大师果然厉害,说疯了李兆天,劝退了万佛寺的慧乐法师,还让方纪然两人也束手认栽。

    王梓轩带着林根宝与杜坤离开,留下三人准备,明日去九龙风水堂去报道。

    方纪然回到方氏命苑,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他儒家至宝,中品法器的“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字画给人撕了,见李兆天瞪他,顿时明白是谁干的了。

    “李大师,这是韩愈的真迹,我的中品法器啊!”

    “一副破烂字画,还中品法器,你唬我!”李兆天一甩发辫,冷哼离开。

    方纪然欲哭无泪,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难道是法器有灵择主,违背“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的道理,受到了惩罚?

    车上王梓轩闭目养神,思考问题。

    电话铃声响,杜坤接电话说了两句,将电话交给王梓轩。

    “师兄,电话!是路易斯助理打来的,好像很着急。”

    路易斯?很着急?王梓轩皱眉。

    “喂,路先生?”

    “王大师,快救命,大小姐被人绑架了。”路易斯惶急的喊嚷道。

    “什么时候的事?”王梓轩语气平静的问道。

    “就在刚才,前天发生怪事,大小姐身上的符纸着火,她没坐的车子撞车,昨天也躲过两次,就在刚才,一些带着斗篷的人冲进酒店房间将大小姐带走了,保镖开枪了,子弹打在他们身上一点事都没有!”

    三张窥天符都用掉了?王梓轩脸色微变,“混账!怎么才跟我讲!我上午打电话的时候怎么没说!?”

    “大小姐不让,她不想给你添麻烦,重金请了当地的雇佣兵做保镖,我们已经安排了私人飞机,今天下午准备离开墨西哥,没想到刚要离开酒店就出事了!……”路易斯懊悔的道。

    “马上安排从香江到毛里塔尼亚的私人飞机,安排好后告诉我!”王梓轩沉声道。

    “什么?毛里塔尼亚?那不是非洲的……”电话另一端的路易斯懵逼。

    王梓轩皱眉:“废话少讲,办完事情,马上回香江见我,你身上已经出现问题,随时可能没命!晚了别怪我没时间帮你!”

    酒店里拿着话筒的路易斯脸色大变,身后声响,他回头看去,只见一名荷枪实弹的保镖,口吐白沫瘫倒在地毯上。

    “我马上就去办,大师,你可千万要等我啊!”路易斯额头发汗,都快哭出来了。

    电话刚挂下,许良镛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阿轩,你在哪里,晋芳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王梓轩淡然的道:“伯父,不用急,我们中环的周大福见!”

    放下电话,林根宝忍不住问道:“师兄,要去毛里塔尼亚吗,那个天视之眼大阵?一定要带上我!”

    林根宝一直记挂着李晓龙的死因,他查找了许多书籍档案,知道撒哈拉之眼在毛里塔尼亚境内。

    “这次去九死一生,根宝,你还是不要去了!”王梓轩沉吟道。

    林根宝的精武指还未练成,未来是他的极大臂助,王梓轩不希望他出事。

    “不行,我必须去,师兄你不能出事!”林根宝坚持道。

    “好吧,马上去中环的周大福金店,我们三个就一起去闯一闯毛里塔尼亚的巫族部落。”王梓轩凝重点头。

    “师兄,那里的巫族部落很强?”杜坤好奇。

    “那个巫族部落里有大量的巫师与巫婆,与崇神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王梓轩沉声道。

    “那个有数百万信徒,僵尸信仰的崇神教?”杜坤心中骇然。

    李晓龙的事情、托马斯博士女儿特蕾西的事情、现在又加上许晋芳的事情,王梓轩不得不冒险去使用天视之眼大阵,他原本想进入定气境再去。

    现在迫在眉睫,顾不了那么多。

    兰博基尼跑车很快来到周大福金店。

    王梓轩找到经理,直接取他定制的名片,这些名片的特点就是边沿是金箔的,这就是王梓轩前世随身携带的武器。

    王梓轩取了三盒名牌之后,往外走,许良镛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在店外,白手套司机拉开车门,王梓轩登车。

    许良镛目光如鹰:“听路易斯讲,你要他安排去毛里塔尼亚的私人飞机?”

    王梓轩沉声道:“没错,毛里塔尼亚是西非国家之一,经济不发达,有奴隶制残余,与阿尔及利亚、西撒哈拉、马里、塞内加尔接壤,伯父,再雇佣一支12名狙击手的国际佣兵,其中一名要女杏,还有足够的弹药,五十万美元的现金,还有十斤没有编码的金条。”

    “什么?难道你要去打仗吗?那也离墨西哥太远了。”许良镛闻听皱眉。

    “是那里在打仗,伯父不看国际新闻的吗?!临行前我还有事情要安排,告辞了。”王梓轩面无表的道。

    “我也会尽快安排!”许良镛听出王梓轩的不悦,原本一肚子的话收了回去,他原本想问去毛里塔尼亚与许晋芳被绑架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但王梓轩肯定有他的理由。

    之前王梓轩舍生忘死救许晋芳的事情他也知道。

    王梓轩让杜坤和林根宝去照他的指示分别去准备,他先给托马斯博士打电话,告诉他接下了解救特蕾西的委托,让他通知甄慧敏打车回家。

    托马斯博士心中暗喜,回到阶梯教室后,让甄慧敏收拾课本,王梓轩有事回家等她。

    王梓轩驱车回家,直接去见方大师。

    见王梓轩风尘仆仆的回来,方大师知道有事,赶忙将事情交给徒弟,和王梓轩来到他家里的书房。

    王梓轩正色道:“老哥,这是三张协议,你收下,好好用他们,有功赏有过罚,不要太苛刻,马上我要出一趟远门,凡事低调,尽量不要得罪人,有事等我回来之后再说!”

    “老弟,有什么事情,跟老哥说,别什么都一个人担着!”方大师看着三张协议,心中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王梓轩微微一笑:“没事,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安心守好家。”

    “放心吧老弟,老哥豁上这条命去,我也不会让人动你的家人!”方大师郑重的道。

    “好的,我还要画几张符。”王梓轩点头。

    方大师犹豫了一下,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盒,摊在掌心打开,里面是一枚叠成八卦状的紫色符纸,递给王梓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