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92章 祝由嫁病

    王梓轩袖中左手掐算,倏然向方纪然的女助手迈出一步,恰好被墙壁挡住了音波金光,又迈回原地,和尚脸上笑意更浓,心中却对王梓轩重视起来。

    耳边仿若惊雷,金天命一下清醒,愕然的放开薅住方纪然头发的手,茫然问道:“方兄,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

    方纪然满脸挠痕,心中哀怨,转头怒视杜坤等人,“就是他们!李大师,慧乐法师,你们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降头师?在香江撒野!”李兆天白眉一挑,口中念念有词,抖手一张定身红符自燃,“定!”

    杜坤一脸惊愕,他发现自己全身僵硬,不能动了。

    张达容脸色发白,悄悄往后退了退。

    李大师果然厉害,方纪然两人心中大喜,面色不善的看向张达容。

    李兆天负手看向杜坤,一派大师的威严气度,他如今实力大进,半步定气境,更被麦港督暗中承诺首席风水大师,可谓意气风发。

    “孽障说谁?”身体被定住,杜坤犹自嘴硬,要知道他可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放开我师弟!”

    林根宝一声怒喝,食指一弹,煞气逼人,精武指!

    李兆天故技重施,定身符纸,“……定!”

    精武指却顿都没顿一下,电光火石一般戳向李兆天的眉心。

    千钧一发之际,李兆天身后的慧乐法师出手,紫铜钵盂竖立旋转着,双手一拍,当的一声响。

    慧乐法师身体往后一滑,脚尖擦地,卸去力道,打眼瞅见紫铜钵盂底部的凸痕,心中暗凛。

    他心疼法器,这要是多戳几下,他的宝贝法器兴许就被毁了。

    冷眼旁观王梓轩暗自点头,精武指并未练成,便有如此威力,精武指的煞气令林根宝免疫绝大多数法术,近战极少有术士和巫师会是他的对手,甚至可以越级战斗。

    林根宝从身后抽出双截棍,舞动如风,一端夹入腋下摆出架势,便要全力出手。

    “住手……林根宝,你是杜坤?”李兆天忽然一怔,杜坤身上的变化太大,他仔细打量才认出,但林根宝他可是知道,王梓轩代师收徒的师弟。

    “二师兄,揍他们!”杜坤兴奋道。

    林根宝可不管李兆天是谁,李兆天与慧乐法师不敢怠慢,准备应对招架。

    “根宝!”王梓轩轻声喝止。

    林根宝霎时收手,将双截棍掖去后腰,恭敬站好。

    李兆天这才发现后面抬头正欣赏一副字画,莫测高深的王梓轩。

    王梓轩特意收敛身上气息,这时候才被李兆天发现,而慧乐法师之前敲钵之时已经发现。

    “阿弥陀佛,这位是九龙风水堂的王大师?”右手托着紫铜钵盂的慧乐法师疑问道。

    他心中对王梓轩的评价再上一个台阶。

    王梓轩悄悄吸光眼前韩愈的真迹,“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字画上的灵力,默念解定身咒,转身走来,路过杜坤的时候在他肩头一拍,对慧乐法师微微点头:“慧乐法师,久仰大名。”

    对方在香江万佛寺修行,看境界也在观气境巅峰,实力不容小视,传闻行事谨慎的烂好人一个,应该是被李兆天忽悠来的。

    杜坤身体恢复行动,与林根宝站到王梓轩身后。

    李兆天双眼微眯,回过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与王大师有些事情要谈!”

    林根宝与杜坤看向王梓轩,见他摆手,带着张达容出去。

    方纪然与金天命也叫过徒弟跟着慧乐法师出去。

    “王大师,刚才多有得罪,千万海涵啊,哎,我这人朋友多,死要面子活受罪,如果知道他们两人得罪的是王大师,我一定不过来。”见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李兆天赶忙满脸恭维笑道。

    王梓轩打量他额面:“你用祝由嫁病之术,将邪毒转嫁到狗的身上?”

    李兆天头顶的云团是一只狗的形状,再综合杜坤告诉他的事情,王梓轩就推断了原因。

    “王大师厉害,没错,我将邪毒转嫁了!”李兆天心中得意。

    “你还选的一条大狗?”王梓轩又道。

    “王大师,究竟怎么回事?”李兆天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梓轩叹息道:“我的话不听,现在好了,那三条狗该谢谢你们师徒了,摆脱畜道,下辈为人,而你们下辈子为狗,你选的大狗,也就几年的寿命了。”

    “下辈子做狗,还有几年寿命?”李兆天难以置信到目光呆滞。

    “你们用的祝由嫁病之术是做过手脚的阉割版,副作用极大。”王梓轩淡然道。

    “该死,这帮混蛋!”李兆天咬牙切齿,但那些马来巫师都死了,找他们报仇也不行了。

    李兆天看向王梓轩,仿佛在看救命稻草:“王大师,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麦港督答应让我成为香江首席风水大师,以后你说东我一定不向西……”

    “那些虚名有什么用,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啊,现在除掉贺老魔才是关键,而你的时间不多了。”王梓轩拍李兆天的肩膀,啧啧可惜,趁他克制怒火,不着痕迹的取走一根头发。

    李兆天来回踱步,恨欲发狂,看到墙上那幅“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字画极为刺眼,一把将其撕扯下来,王梓轩微笑出门,看向金天命与方纪然。

    两人被他看得面色如土,慧乐法师手托紫铜钵盂上前,笑着道:“王大师,早先听张大师说起过你,果然不凡。”

    王梓轩微微一笑:“大师慈悲,我听张大师讲起过,慧乐法师是得道高僧。”

    慧乐法师笑着点头:“阿弥陀佛,王大师过奖了,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位金居士是我一位老友的后辈,可否将化干戈化为玉帛?”

    “慧乐法师慈悲心肠,真乃我辈楷模,此次我过来的目的就是如此。”

    “只是这位金天命先生太过激动,或许是认为有所倚仗,使用‘摄魂术’偷袭达容居士,我师弟及时出书,修为高过他,令金天命遭受反噬。”

    王梓轩大义凛然的转过脸,忽悠道:“金天命,方纪然!你们二人为何要针对方大师,不要想着说谎,因为结果我已经知道。”

    “呃……”方纪然与金天命犹豫了一下,苦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是李俊禅李大师鼓动我们算计方大师,说事后会指点我们修行。”

    “白头翁李俊禅?阿弥陀佛,王大师,寺里还有些事情,贫僧就告辞了。”慧乐法师不打算牵扯是非当中,转身便走。

    王梓轩似笑非笑的看向方纪然两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