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91章 摄魂之术

    张达容得意,摇头晃脑的道:“当然啦,王大师有所不知,这茶叶,出自海拔平均2公尺的梨山大禹岭地区原始森林,那里昼夜温差大,土壤有机质含量丰富,终年云雾缭绕。”

    “经雨雾滋养,其茶叶拥有叶片肥厚柔软富果胶质感的特杏,香气清雅,余韵浑厚,喉韵无穷更有高山茶王之称。”

    “达容居士在梨山大禹岭还有茶园?”王梓轩沉声道。

    “没有啊。”张达容摇头。

    王梓轩凝重的道:“达容居士你闯祸了,那缭绕云雾叫做云深迷阵,能防住常人、鬼魅和妖邪,但却防不住这些茶叶已被留下了追踪印记,你动了人家的茶叶,对方会找你来做一场,至少是定气境的高手!”

    “至少定气境?不是野生的吗!我看到一片茶园,就采了一旅行包。”张达容惊呆。

    “哦,一旅行包?”王梓轩不置可否。

    “王大师,这种好茶只有王大师这种高人才配饮用啊!”张达容飞快跑去房间,将一背包茶叶取来,这是烫手的山芋,赶紧推出去。

    王梓轩心中暗笑,对方如果找张达容算账,早就做了,估计是不当一回事,或者碍于身份,张达容祸水东引的小心思他岂会看不穿。

    刘大律师笑容满面的赶到,如今石澳村的海滨别墅群正在建设当中,他也参了一股,有林炳贤林老板的建筑公司接手修建,他轻松了许多,就等着盖完别墅赚钱。

    听王梓轩找,他立刻放下手中事物赶过来。

    刘大律师听完事情经过,迅速起草了三份协议,让张达容与杜坤两人过目。

    杜坤看不懂英文,直接将协议交给王梓轩,他相信师兄不会让他吃亏。

    张达容苦笑看完:“王大师,这工作三年……我也要吃饭的。”

    王梓轩微微一笑:“所以给你留下五成收入,共同富裕吗,九龙风水堂现在的生意都做不完,这五成绝对比你现在的十成要多。”

    “真的,王大师,我们也没什么仇怨,我十弟跟你不错的,你就放我一马如何?”张达容试探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说笑了,我没有为难你的意思,这栋大厦里,还有两位风水师,如果你能说服他们也去九龙堂工作,你就改为一年,如何?不过这协议还是要签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何况他那两人关系也不太好,张达容直接介绍道:“《方氏命苑》的方纪然,金言居士金天命,都在维安大厦,我带你们去!”

    张达容心疼自己的茶叶,王梓轩还好说,慢慢的品,林根宝与杜坤可就是牛饮了,听王梓轩说茶叶好,两人一杯接着一杯,也不担心上厕所。

    方纪然与金天命两人都在《方氏命苑》当中,两人私交不错,正品着茶,愁眉不展的苦思对策,原本想悄悄算计方殿友,结果被他发现,捅了马蜂窝,同行难算,不知风水九龙堂会怎么对付他们。

    他们两人的修为才是观气境中期,联合在一起倒不惧方大师,但风水九龙堂还有一位王梓轩,两人有些后悔听李俊禅的挑唆蹚浑水。

    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朋友,两人请出李兆天李大师来帮忙,对方一会就要过来,不知道这次要花多少钱才能摆平麻烦。

    “方纪然,给爷出来!你的事情犯了!”张达容在门外喊嚷道。

    方纪然与金天命对视一眼,这不是张达容的声音么?

    两人赶忙起身,却见张达容推开玻璃大门,走了进来,再看他身后,王梓轩四人,心里顿时一咯噔。

    “呀,都在?这下省事了,王大师,这个戴眼镜的马脸就是方纪然,那个小眼睛的胖子就是金言居士金天命!”张达容笑着道。

    两名风水师都是面色大变,东窗事发了,很心中恼恨张达容没节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王大师,不知何事登门?”

    “随便看看,你们谈你们的。”王梓轩走到算命馆的右侧,昂首打量墙壁上的书画。

    “听清了,跟我一起去九龙风水堂工作,三年后恩怨一笔勾销。”张达容笑道。

    “张达容,你之前骂方殿友骂的最凶,整栋大厦都在听你嚷!”方纪然冷笑道。

    “哼,我与方大师那是不打不相识,现在已经冰释前嫌,不像你们俩就会玩阴谋,呵呵,你们两个往日合伙对付我,想不到也有今天吧!”张达容自得道。

    “哼!”金天命气愤不过,取出玉蝉项坠往嘴里一塞,忽然双手剑指抵在太阳穴,双眼一睁,“摄魂术!”

    张达容本能去摸自己的金佛法器,一下摸个空,顿时傻眼,坏了!

    杜坤一拎张达容的身后衣领,和他互换了位置,精神秘术,杜坤最擅长。

    只见杜坤一双无比纯真的大眼睛,笑呵呵的看向金天命深邃的双眼。

    “你是女人!你是一个女人!……”杜坤重复说道。

    金天命脸上狠厉表情逐渐变的柔和,忽然轻轻捶打杜坤的胸口:“讨厌!”

    林根宝与张达容微微晕眩,清醒过来,听到金天命的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天命!快醒醒!”方纪然看得心中凛然。

    方纪然取了一杯茶水,掐诀诵咒,泼在金天命的脸上。

    “哎呀,你花了老娘的妆,跟你拼了!”金天命转过身,娇叱追赶。

    方纪然一脸骇然,竟然解不开?

    他愣怔的功夫,金天命扑上来,抓头发、挠脸,追的方纪然四下逃窜,算命馆中两人的徒弟看傻眼。

    杜坤抱着肩膀笑,看向张达容,后者心中恶寒,这杜坤都这么厉害,若无其事欣赏字画的王梓轩要有多厉害?

    事实上,单轮修为,杜坤仅差方大师一线,比王梓轩都高,但他的傩术被王梓轩克制,自己都认为王梓轩的实力高过他很多,无意中愈加将王梓轩衬托的高深莫测。

    “怎么乱七八糟的?”李兆天带着一名身穿黄色僧衣的和尚走进来方氏命苑,一眼看到追逐打闹的金天命与方纪然,皱眉道。

    王梓轩眼角打量,只见李兆天一身青色长褂,凝神望气看去,竟然修为大进,观气境巅峰,只差半步就踏入定气境。

    再看他身后的和尚手托鎏金铭文,紫铜钵盂法器,竟然是一件极品法器。

    一脸弥勒相的和尚脸上带笑,用木槌敲击手中钵盂,钵盂不大,但敲出的声音可一点儿也不小,如钟鸣之声,震慑人心。

    在王梓轩眼中,钵盂上的鎏金铭文随着音环化作金色的流光荡漾而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