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89章 暗器偷袭

    自导自演《警察故事》的陈龙,特意安排了譬如林倩霞穿睡衣被追杀等衣着暴露的剧情,折腾她与张曼盈,加床戏和亲热戏,有乘人之危之嫌。

    林倩霞两女闻听嘴上不说也心中反感,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大师说得在理,我回去修改剧本。”陈龙心中暗汗,他倒不是怕王梓轩,而是担心真如他所说影响自己的前途。

    女人再好,在陈龙心中也没有自己的事业重要。

    餐后,大家告辞,陈龙带着林倩霞和张曼盈与一楼的助理他们会和,王梓轩也带着林根宝和杜坤驾车离开,准备去湾仔的维安商业大厦,到张达容的算命馆看看,而且之前算计方大师那两位术士也在那栋大厦。

    在车上,杜坤迫不及待的询问拍掌招蝶的技巧。

    王梓轩耐心讲解:“就是采集诸多花蕊阴干,研末备用,唤蝶时,先以川椒末涂手,继而涂上花蕊粉,搓手拍掌。”

    “或采诸花蕊阴干研末拌蜂蜜备用,用时,将蜜膏涂手心,搓手拍掌唤蝶,清朝的乾隆有位香妃,就是用类似之法,吸引蝴蝶。”

    “这么神奇,有机会我也试试。”杜坤兴奋的道。

    想起之前的心悸不安,王梓轩打电话给甄慧敏,没有事,身边一切正常。

    王梓轩又打给许晋芳,接到王梓轩的电话,许晋芳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惊喜,并且告诉王梓轩一切顺利,让他不用担心,生意谈的很顺利,明天就会回到香江。

    剩下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王梓轩暗笑自己太小心。

    湾仔前称“下环”,位于港岛北部,东由坚拿道起,西至军器厂街,南至宝云道,北为维多利亚港。

    张达容在湾仔维安商业大厦开设张达容占卦算命馆,一天只接待一位客人。

    算命馆中,张达容捧着一个鎏金铜佛,口中念诵经文,警惕的打量房内四周。

    厉鬼凶残,这厉鬼上门,竟然将他的两名女助手都吓跑,难缠的很。

    当当房门声响。

    “终于忍不住了?看我金佛镇鬼!”张达容一开门,将鎏金佛像丢出门去,忽然关上。

    鎏金佛像是铜制法器,他也不担心会损坏。

    王梓轩见门一开,刚要往里走,忽然一物丢了出来,有埋伏!?

    林根宝手速极快,砰地一声抓住鎏金佛像。

    “师兄!”他将金佛递给王梓轩。

    王梓轩拿着鎏金佛像打量。

    利用水银加温黄金,便其熔化,并涂抹至铜佛像表面,再经过高温返原,得出的带金质的铜佛像叫鎏金佛像。

    这尊印度鎏金佛像造型优美、纹饰绚丽、宝光四射,是一件中品法器!

    好东西啊!

    王梓轩暗运“敛字诀”,很快将上面的灵气吸收干净,然后若无其事的将鎏金佛像交给林根宝。

    张达容动手在先,他占着理,有便宜不占不是王梓轩的作风。

    “啊!”门里正念诵经文的张达容嘴角溢血,满脸惊骇,他的金佛法器被废掉了!

    厉鬼这么厉害?!

    只听门外王梓轩义正言辞的呵斥道:“张达容,你什么意思?怎么拿暗器偷袭我们!”

    “暗器偷袭?”张达容懵逼,赶忙开门。

    他看清王梓轩三人,看向林根宝手中的鎏金佛像一声惊叫:“我的金佛!”

    “为什么偷袭我们?”林根宝质问道。

    “我,你毁了我的金佛法器!必须赔我!”张达容怒视林根宝道。

    林根宝愕然,他手上的极品法器秦皇玉韘这么厉害,自己不小心将这鎏金佛像抓坏了?

    “敢讹诈我二师兄?看法宝!”杜坤掏出一颗石头丢在张达容脑门上。

    后者惨叫捂头,脑门登时起了一个大包。

    “你敢打我?!”张达容怒视。

    却见杜坤,一声惊叫,将身边三人都吓了一跳:“你、你毁了我的舍利子,你要赔我!”

    舍利子?张达容愕然低头看了一眼,差点呕出一口老血:“这就是石头,你唬我?”

    “这就是印度佛像,你唬我们?”杜坤瞪起天真无邪的大眼。

    僵持瞪了半天,一张圆脸肌肉抽搐,双眼瞪出泪水的张达容败下阵来,哭丧着脸转向王梓轩道,他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憋屈感:“王大师,我这真的是法器,还是中品呢。”

    “师兄,我的真是舍利。”杜坤一本正经的卖萌道。

    张达容嘴角抽搐,心说这人太无赖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如果张达容知道林根宝跟王梓轩学了腹黑,而杜坤是与王梓轩学了无赖,一定呕血三升。

    王梓轩不置可否,哈腰捡起地上的红色雨花石,凝神打量,我勒个去,杜坤不愧是带着福运,这还真是一颗舍利子,而且是佛舍利。

    “阿坤,这块佛舍利也许是哪位德道高僧留下的,要好生保存。”王梓轩将红色“雨花石”递给杜坤。

    里面的灵力相当于中品法器了,好东西啊,可惜是自己人的,不好吸收。

    “是?”杜坤暗赞师兄演技一级棒,毕恭毕敬的双手将舍利子接过去,他在石澳海滩看到有漂亮石头随手捡的,怎么可能是佛舍利?

    “王大师,你这是帮你师弟欺负我这外人吗?”张达容气愤的道。

    “张大师,这真是佛舍利。”王梓轩正色道。

    舍利,又称舍利子,意为身骨,为梵文音译。

    很多修行者遗体火化后会有舍利,佛舍利指德道高僧入灭火化后遗存的固体物质。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张达容哼声道。

    王梓轩正色:“当然可以证实,不过会毁掉这块佛舍利。”

    “我差点就信了!”张达容冷笑。

    “师兄,你来证实,如果毁了,你陪我!”杜坤瞪眼,将舍利塞给王梓轩。

    张达容沉声道:“好,如果这是真的,我赔你,金佛法器也不要了,不过如果是假的,你们必须赔我法器!”

    王梓轩道:“我们进去说,找个锤子来,再找一枚受孕的鸡蛋过来。”

    “好,自己倒茶,我去准备东西。”张达容深深看了一眼王梓轩,起身回房。

    王梓轩带着林根宝两人进来算命馆,四下里打量,七十多平米的算命馆不算大,而且有些狼藉,一些资料散落一地。

    张达容很快回来,拿来一个锤子和一枚受孕的鸡蛋,“正好施法用,不然受孕的鸡蛋还真耽误事。”

    王梓轩并未接,将舍利子交给他,“用锤子敲碎他。”

    “啊?这不是舍利子么,用锤子敲?”众人惊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