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81章 唇枪舌剑

    郑玉玲迫不及待的过来:“大师,你看!……”

    “恭喜你,未来的影后,你会红到下个世纪,而且你有主持人的天赋,可以再努力一下。”王梓轩微笑道。

    “太好啦!”郑玉玲张开大嘴笑。

    张国容、刘德桦、梁潮伟都围上来。

    王梓轩竖起三根手指,无奈摇头:“事不过三,今天的名额都算完了!”

    “哦,我的天呢!让我出去哭一会!”张国容泫然欲泣般咬嘴唇道。

    “同去同去!”刘德桦与梁潮伟哀莫大于心死的夸张道。

    化妆间里又掀起一片笑声,他们向王梓轩与方大师点头示意后出去,将化妆间的门带上。

    马上节目开始,他们都精乖,知道留给王梓轩他们一些准备时间,否则会引人反感。

    方大师苦笑:“老弟,和这些年轻人打交道,还是你有办法,你不给张国容看看,他好像跟你关系不错。”

    王梓轩微微一笑,拎起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是化妆的道具。

    “老哥,张国容的哥哥是风水大师张达容,亲哥在背后为他出谋划策,我何必多费唇舌?”

    “桑冲逃命术”有易容一项秘技,创作造他的桑冲就善于伪装成女人,当然王梓轩这次是易容成男人。

    之前与节目导演通过气,邵老先生与李梦华已经知道。

    “原来如此,张达容那小子神神叨叨,自诩大师,精神好像有问题。”方大师恍然道。

    王梓轩暗笑,方大师以前的风评与张达容半斤八两。

    对镜粘上假胡子,叮嘱道:“老哥,保持笑容就好,记住我跟你之前说过的话,还有,今晚我是任友虎,任大师!”

    “老弟也会易容之术?”方大师点头笑道。

    风水大师们多少都会两手改头换面的手段。

    “谈不上精通。”王梓轩将衣服脱下,翻过来穿在身上。

    音乐响起,嘉宾主持上场。

    嘉宾观众们正要鼓掌,却见方大师与一名戴着眼镜,拄着拐杖,白眉白须,鹤发童颜的老者一起上场。

    嘉宾观众们纷纷探身往后面瞅,没人了?

    “王大师不来了吗,我今天是特意慕名过来的,不是看你们。”有女嘉宾观众不满道。

    王梓轩双手拄着拐杖,沉声道:“不喜欢,现在离开!今天由老夫与方大师作为嘉宾主持。”

    “走就走!烂养生节目,两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这名嘉宾观众闻听气恼,起身就离开。

    方大师极力克制怒火,保持着笑容。

    “走吧,回去漱漱口,学会尊师重道。”

    台下一片哗然,现在节目已经开播了,现场直播啊,竟然出言怼嘉宾观众,让他离开?

    主持人目瞪口呆,看向节目导演,却他挥手示意,收视率又涨了。

    “还有谁!?不喜欢这档节目的人,都可以离开了。”王梓轩双手一顿拐杖,老而弥坚的沉声道。

    “我们是来看王大师的,我也走!”又有三名嘉宾观众离开。

    “走了可以,以后运转乾坤节目不再欢迎!”王梓轩又加了一句。

    再次有两名嘉宾观众起身离开。

    刚开场就有六名嘉宾观众离开,主持人的笑容僵硬,这是要做什么?王梓轩王大师呢?这个白发老头是谁?

    六名明星嘉宾入场都没有欢呼和掌声,察觉到空气中的火药味,六名明星嘉宾坐去自己的沙发上观望。

    所有嘉宾观众似乎以此来针对方大师与王梓轩易容的银发老者。

    见明星嘉宾们落座,一名嘉宾观众忽然起身,开始便唇枪舌剑:“运转乾坤是风水节目!就会讲一些毫无效果的食补、药补和养生,有什么用!?”

    王梓轩拄着拐杖走上前,站在观众席前,看着他的背影,几名明星嘉宾悄声交头接耳,不知道这位老者哪里冒出来的,王梓轩呢?

    唯有邓翠文一看到易容成老者的王梓轩便两眼发直,有些失态。

    王梓轩淡然一笑:“有一次,魏文王和扁鹊在一起聊天,他问扁鹊说:你们兄弟三人都擅长医术,那么,你们三个人谁的医术最高明呢?”

    “扁鹊回答说:我大哥医术最高明,我的二哥次之,而我的医术最差。”

    “魏文王十分的不解,反问扁鹊:如果你的医术最差,那为什么你的名气会最大呢?”

    “扁鹊乃解释道:我大哥给人治病总能防患于未然,在疾病还没有明显的征兆时,就把病根除掉。人们不知道他给病人除去了未发的病,还以为病人根本就没病,所以我大哥就没有什么名气。”

    “我的二哥治病,总能在疾病初起的时候,把大病给压下去。所以大家总认为他能治的只是小病,他的名声也就只能传于乡里。

    “而我呢,只能在疾病已经发展到危机病人生命的时候,才开始治疗,人们却认为我能起死回生,所以我的名声就传遍天下了!”

    “所谓大隐隐于朝,真正有本事的人,总是默默无闻被我们忽略的人,他们会在灾难来临前就做好准备,使坏事死于萌芽不让他出现,但很多人看不见。”

    “方大师就是这种人,他像扁鹊的大哥,给人治病防患于未然,大家不知道他给病人除去了未发的病,还以为病人根本就没病。”

    “大家非要去让二哥去看病,给你们吃药,非要去让扁鹊去给你看病,给你们开刀吗?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如此对待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问心无愧吗?”

    直播间里鸦雀无声,嘉宾观众们都是若有所思,眼中不再像之前的那么抵触。

    一名西装笔挺,气度不凡的嘉宾观众起身:“他讲的都是糊弄人的,他说黑木耳豆腐汤消除血液热毒,我连续坚持了十多天也没有效果,反倒头晕目眩,还说什么可以排毒,都是骗人的。”

    “就是啊!”台下一片附和声。

    “这位先生,你是头疼医脚,看你面颊赤红,心为红色,你应该是心源杏眩晕,心律不齐,是心脏功能不全引起的晕眩,你断章取义,之前没有认真听方大师讲话吧?”

    “如果你是血粘度高,血流缓慢,造成脑部供血足,发生容易疲倦、头晕、乏力等症状,吃木耳黑木耳豆腐汤会有效果。”

    “你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我建议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心脏,如果医院救不了你,再来求方大师吧,不过救不救你看他的心情,因为是你无理在先!”

    那名嘉宾观众脸色发白,结结巴巴的道:“我父亲就是死于先天杏心脏病,但之前去体检,没说我有心脏病啊!”

    “我敢跟你赌上一百万,你敢吗!”王梓轩易容的老者微微抬头,一脸的傲然。

    “我……我不信!”那名嘉宾观众半天说出一句。

    “不信也不敢是么,我最后讲一次,你很可能随时会病发,还是快去医院检查吧。”王梓轩手捋白须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