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73章 根宝突破

    “只是防患于未然,一路顺风。”

    王梓轩微微一笑,预警符就是窥天符,担心许晋芳传出去会招惹麻烦,所以并未讲明。

    许晋芳将锦囊收好,吻了王梓轩一下,深深看他一眼,拿起手袋,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王梓轩也只是在许晋芳的面相中看出她命里有劫难,但究竟是什么他也看不透,神仙也有漏算的时候,何况他并不是神仙。

    甄慧敏走进病房,将把手挂上免打扰的牌子,关上房门,看向昏迷状的王梓轩,“你眼皮下的眼睛在动!”

    自从上次王梓轩昏迷,被小护士揭穿,甄慧敏就学会了。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病房秋睡足,窗外日迟迟!”王梓轩伸展懒腰道。

    “老公,我想跟你谈谈。”甄慧敏道。

    “谈什么?”王梓轩嬉笑样。

    “许小姐……”

    “哎呀,头好疼!”王梓轩手扶额头,摇摇欲坠。

    甄慧敏却无动于衷。

    沉默半晌,她苦涩的道:“老公!你这么优秀,会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那我怎么办?”

    王梓轩不暇思索:“被我喜欢!”

    甄慧敏刚想开口,王梓轩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吻上她的嘴唇,王梓轩翻身压上去,一时间满室皆春。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做上一回。

    甄慧敏小鸟依人的趴在王梓轩胸口上,纤细指尖轻轻刮在杏感异常的人鱼线上。

    “老公,你爱我吗。”甄慧敏轻声问。

    “爱是做出来的,这个我最擅长!”王梓轩斗志昂扬,握拳道。

    “老公,今天还要去苏富比参加拍卖会呢。”甄慧敏啼笑皆非。

    王梓轩真能做出来,但她可吃不消。

    车祸事故上了新闻,王梓轩这个受害者没有追究,货车司机自然不会自找麻烦。

    方大师带着杜坤与林根宝去调查冰箱从高层落下的事情。

    事情很快调查清楚,一对夫妻吵架,丈夫一怒之下将冰箱扔下来,并不是蓄意谋杀,警方的调查结果也是如此,但方大师告诉王梓轩,白头翁李俊禅曾经在大厦附近出现,一切太过巧合了。

    李俊禅?!

    托马斯博士来电话,希望王梓轩有空回香大一趟,有事找他商议。

    现在霍金斯等人被开除学籍,香大校风为之一清,舍堂的风气也为之一正,再没有欺负新生的现象发生。

    王梓轩因此在学生中的名声更为响亮,学生会已经不再打压他,据说下次学生会会长竞选,王梓轩的呼声很高。

    “早上老王来练腰啊……”一大清早,神清气爽的王梓轩来到养和医院的露台准备打太极拳,他心情愉悦的哼着小调。

    林根宝与杜坤已经等在上面。

    “我就说师兄一定没事么,就是吐口血,我经常吐都没事。”杜坤笑呵呵道。

    王梓轩心里丢他老大白眼,谁能他比,吐血跟水娃似的,他要是没有老婆外挂,半个月都起不来床。

    “师兄没事我就放心了。”林根宝一脸笑容。

    王梓轩凝神望气,仔细打量他,微微一笑:“突破了?”

    “是的师兄,昨天晚上心血来潮,忽然就突破到了养气境。”林根宝挠头道。

    “我都快到观气境巅峰,二师兄你要加油了。”杜坤心中得意,林根宝脸色却一僵。

    王梓轩可不想杜坤滋生骄傲之心,淡然的道:

    “修行之道在于厚积薄发,根宝你的根基很扎实,要继续稳打稳扎,以后前途不可限量,阿坤,你的根基不扎实,以前以传功类的秘术取巧了吧?”

    杜坤尴尬挠头:“师兄,我以前的师傅去世之前将法力全传给我了。”

    王梓轩心中恍然。

    他语重心长的叮嘱道:“阿坤,先稳下来,向你二师兄学习,多念经诵文,打坐入定,扎实根基,否则你是自毁前途,一辈子也难以进入定气境。”

    “是!”杜坤诚恳点头,又好奇问道:“师兄,为什么你这么厉害?”

    王梓轩一本正经的道:“就是因为根基扎实,修行就如同修建大楼,根基越扎实楼盖的就越高,而且术法威力也越强。”

    林根宝与杜坤都是点头,认为有道理。

    杜坤左右看看,脸色发红的欲言又止。

    见他如此,王梓轩与林根宝对视一眼,都是心中疑惑。

    “有什么就说,这里又没有外人。”王梓轩道。

    “师兄,二师兄,你们那个多久啊?”杜坤眨着大眼睛小声问。

    “那个?”王梓轩与林根宝莫名其妙。

    “就是,跟女人那个啊……”杜坤一脸尴尬道。

    “这个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一个小时吧。”林根宝自得的道。

    “不算前戏?”杜坤眼睛瞪的老大。

    “呃……二十多分钟应该没问题的。”林根宝有些脸红的道。

    王梓轩心中好笑,四十分钟的前戏?却见杜坤目瞪口呆,“那么久吗?”

    啊?他问道:“阿坤,你呢?”

    “我……”杜坤缓缓竖起三根手指。

    “三十分钟,不错了。”王梓轩点头。

    杜坤瘪嘴,摇头。

    “三分钟?”林根宝错愕道。

    杜坤快要哭出来,竟然又摇头。

    “……”王梓轩与林根宝面面相觑。

    “我是不是有病啊。”杜坤一脸沮丧,生无可恋的模样。

    “可以心无杂念,安心修行,也有好处。”王梓轩抿嘴道,心说话,这是病,确实得治。

    “师兄,你多长时间。”杜坤沮丧的问道,林根宝也好奇看过来。

    “我?呵呵。”王梓轩意气风发。

    “多久啊?”杜坤追问。

    “我的不看时间。”王梓轩揩了揩眉毛。

    “不看时间?”林根宝与杜坤惊呆,这怎么可能。

    他们不知道,王梓轩的“桑冲逃命术”就是采花贼桑冲从易经悟出来的逃命秘术,更是一种双修之法,所以王梓轩前世最不怕的就是女人,而这辈子因为八字纯阳,还要再加上不怕鬼。

    王梓轩笑道:“看欲望和体力!”

    “师兄你教我啊!”杜坤抓住王梓轩的手哀求道。

    “师兄,我也想学。”林根宝道,没有男人不希望自己更男人。

    “想学,那我就教你们。”王梓轩微微一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